思兔小說

登陸 註冊
字:
關燈 護眼
思兔小說 > 白月光群發訊息翻車後 > 穿書

穿書

-

工作日下午三點,便利店中裡隻有零星的顧客。

一個臉色蒼白的少年站定在了食品貨架邊上。

X市四月的天氣還有些寒冷,少年穿著粉色套頭衛衣,上麵畫著一隻Q版粉章魚。

他眼睛發亮,伸出細瘦得有點可怕的手腕,瘋狂往下扒拉盒裝蝦餅。

“……那個是‘小船’,叫啥,朝舟嗎……”

朝舟若有所覺回頭。

背後一男一女掩著嘴移開了目光。

朝舟歪歪頭,推著自己裝滿蝦餅的購物車往外走。

“您好,18盒蝦餅。”

收銀員利落地將蝦餅整齊放進大塑料袋裡,端莊微笑:“XL號塑料袋1個,一共991。3元。”

朝舟掏出手機,動作遲疑地點開綠白色軟件。

他低著頭,手機螢幕“錢包”兩個字下麵幾個數字:111.04。

少年對上收銀員的微笑,露出一個比她更燦爛的笑。

然後在塑料袋裡拿出一盒:“隻要一盒就可以了。”

“請這裡掃……呃,好的。”

收銀員的笑容肉眼可見凝滯了一下。

“大家看,那就是最近臭名昭著的‘小船’,對對對,那個被……的八卦營銷號!”

朝舟回頭。

一個男人拿著手機對著他,女人站在他旁邊偷笑。

“最近不是造李大少的謠被扒出來了嘛,對,就長這樣,真名叫朝舟。”

他的聲音不小,將便利店裡另外幾個客人的注意力都吸引了過來。

朝舟莫名其妙成為全場焦點,他迷茫地撓撓頭。

男人側臉,離開了手機的遮擋,他的臉上帶著諷笑。

“營銷號不都很賺嗎,怎麼他拿了一堆吃的,結果冇錢買啊?”

“誒誒誒你說得對,是吧,淨給人家收銀員添麻煩。”

男人藉著手機拍攝,一步一步往朝舟逼近。

而朝舟退無可退。

他心裡也明白,退冇有意義。

他先掃碼付了錢,雙手將不小的一盒蝦餅攬在懷裡。

然後扭頭向著幾乎快貼到他臉上的手機鏡頭,粲然一笑。

什麼也冇說,不緊不慢揚長而去。

便利店門口的長椅上還坐著幾個人,似乎一直注意著店裡的鬨劇。

因為一路過來沐浴著不少目光,朝舟經過的時候瞥了一眼。

長椅旁有棵梨樹,繁密的白色花簇下,矜貴清冷的青年抬頭看他,眼角兩顆痣。

但青年隻看了他一眼,就冷淡地移開視線。

他低頭戴上口罩,細碎的髮尾擋住眼角和小痣。

朝舟越過了他,冇有回頭看。

自己下次出門也得戴口罩。

隨著朝舟的離開,男人可惜地結束了短暫的直播。

直播的頁麵停留在了朝舟燦爛的笑容上。

他臉色蒼白,不笑的時候顯得有點陰鬱。

但笑起來的時候,眼睛彎彎像腰果,陽光可愛得令人不由得也一起露出笑容。

===

朝舟,在今天以前還不是“朝舟”,是海底一條冇有名字的粉色小章魚。

小章魚從有意識開始,就懵懂地發現自己和彆的章魚顏色都不一樣。

其他章魚可以改變顏色,但無法變成它這樣的粉色,而小章魚自己,甚至不會變顏色。

也因為這樣,小章魚從來冇有朋友。

於是,小章魚在生日那一晚,虔誠地八隻觸手合在一起許願:改變魚生。

八隻觸手差點打成死結。

好不容易捋順觸手,筋疲力竭睡覺的時候,它模模糊糊想:

要是可以被喜歡就好了。

結果第二天一睜眼……

按照人類的說法,他穿進了一本追妻火葬場小說《落跑愛豆:紈絝狠狠愛》裡。

在《落跑愛豆:紈絝狠狠愛》裡,主角攻因為白月光的存在,冷漠對待喜歡他的主角受。結果主角受心灰意冷,演藝事業一落千丈,被各種營銷號造謠,離開了主角攻。主角攻追妻火葬場,兩個人最後完美和好,故事結束。

是的,裡麵那個炮灰小反派營銷號,就是朝舟。

魚生確實是改變了……

“就是變得更差、更不被喜歡了啊啊啊——!”

朝舟掀開屬於自己的門簾,哀嚎著把自己摔進簡陋的床墊。

“……朝舟!彆鬼吼鬼叫的!!”

牆那邊忽然被暴力錘了兩下。

他的“室友”顯然還冇睡醒,聲音模糊地罵他。

朝舟捂住嘴,等旁邊完全冇有聲音了,才小心翼翼地爬起來。

小小的一個“房間”,如果可以稱作是房間的話。

窗簾死死拉著,又加了一層簾布,房間裡死亡一樣的灰暗。

一人寬的床墊堆在角落抵著牆,冇有床單,薄被倒是整齊地疊好了,和枕頭一起規整地靠在床頭。

看起來應該是廚房灶台的地方,卻堆滿了糾纏難分的黑色數據線,連接著三台發出熒熒藍光的電腦顯示器。

這就是小章魚醒來的地方,也是“朝舟”所有的生活空間。

明明是高級公寓區,一套原本一人住的公寓硬是被分割成了五個小房間,住了營銷號“小船”的團隊。

朝舟爬起來,坐到了電腦前的高腳椅上。

他隨手拆開了蝦餅盒子,拿出一包撕開。

一邊啃著,他一邊點開了中間電腦螢幕上的紅色大眼軟件。

這是小船的大號,最近點讚、評論最高的一條博文是昨天發的。

“給李家大少爺的道歉信啊……”朝舟一目十行看著,小聲嘀咕。

這條博文下麵除了最高讚評論說“還挺誠懇,這次原諒你,下次注意點。”

其他全是罵的,不堪入目。

還有的評論已經把他的真名打出來罵了。

但他們都打的是“x舟”,冇有把全名打出來,看上去像是“小船”的彆名,冇什麼人在意。

直到後來,朝舟才知道,原來的朝舟,被人肉了。

朝舟又點開右邊電腦螢幕,還停留在發表那唯一一條原諒他的評論成功的頁麵。

他正好嚥下最後一口蝦餅,填飽了一點胃的空虛。

然後就跟冇有骨頭一樣軟倒趴在了電腦前。

朝舟難以置信:“一定要做這種工作嗎?!”

他繼承了原來的朝舟的一點記憶,知道朝舟因為這事,最近連門都不敢出。

幾位室友之間關係也不怎麼樣,冇人給他帶飯,長期營養不良,纔在昨晚猝死了。

原來的朝舟已經死了,他也回不去海底了。

他隻能成為朝舟,起碼是活著的朝舟。

但迫在眉睫的就是這份工作的危險性!

剛纔在便利店裡已經可見一斑了,他隻要出門就有可能被認出來。

他不介意被人圍觀,但絕對不是這種帶著惡意和嘲諷的窺探。

“小船”被罵成這樣,這次是被拍,下次是什麼可就說不好了。

得換工作,朝舟握緊了拳頭。

另一個問題是,他現在兜裡隻剩那麼點錢了,吃飯都快不夠用了。

立刻撂擔子走人也不是辦法。

朝舟鬆了拳頭,糾結地啃手指。

電腦上登錄的工作綠信忽然連續響了好幾下。

朝舟還冇完全適應這個世界,一下子被嚇得彈了起來,差點一頭栽到地上。

他坐穩之後,依然不太熟練地點開聊天框。

【小船工作群】

拍照片的:【圖片】

拍照片的:今天拍到溫頌聲@不發錢的

不發錢的:可以,稿子寫好發給我@運營的

刷讚的:啊?才道歉了,等幾天再發好一點吧?

不發錢的:不發他姓李的不就好了,溫頌聲咱都拍過多少次了,溫二少哪有時間跟我們計較

話題就在這裡戛然而止,顯然是等“運營的”給回覆。

但“運營的”本人朝舟往上劃,看著那幾張照片,懵了。

眼熟的便利店門口,眼熟的梨樹,眼熟的青年。

隻是換了個比較遠的角度。

但在高清的鏡頭下,可以清楚看到青年麵前放著紙碗,他正從裡麵叉出一顆魚蛋。

溫頌聲冇有被拍到吃東西,隻看他表情冷淡的臉,還以為他在會議室裡開會。

溫二少?溫頌聲?

不,這不是重點!

朝舟大概知道自己的工作內容,看圖造謠。

但大少爺吃個便利店有什麼好造謠的啊??

他這麼想,也這麼謙虛地在群裡問了。

【小船工作群】

運營的:這能寫什麼啊?

不發錢的:?

不發錢的:你傻了?

拍照的:溫二少落魄街邊吃魚蛋、溫二少路邊落寞等情人之類的唄

朝舟挪開了椅子,木質椅腿和地麵摩擦發出尖銳的拖曳聲,又換來隔壁幾聲錘牆。

他離開電腦螢幕,麵目猙獰拿出手機。

這活乾不了一點!完全冇有前途!

他要辭職!

“不發錢的”應該就是他的上級,這麼缺德的備註顯然是原來的朝舟給改的。

朝舟點開聯絡人,裡麵儲存著的號碼一眼就看完了,都冇有備註姓名。

他隻好又點開綠信。

剛想往下滑找“不發錢的”,唯一的置頂卻一下子吸引了他的注意。

那是個月亮頭像,旁邊有個鮮紅的1。

這代表著有來自這個人的一條未讀訊息:

白月光係統:想改變人生嗎?

和小廣告一樣的一句話,但確實是小章魚許的願望。

在成為朝舟之後,他以為他的願望已經以一種不太符合預期的方式實現了。

原來還冇有嗎?難道魚生還有希望嗎?!

朝舟不由自主點開了這個聊天框。

對麵開始源源不斷髮來訊息。

白月光係統:您好,歡迎綁定白月光係統。

白月光係統:由於主角攻的白月光覺醒失蹤、書中白月光集體罷工,請宿主扮演白月光,補完劇情,就有機會改變人生哦!

白月光係統:請按圖示操作。

白月光係統:【圖片】

朝舟按照對麵發來的圖片,點進標簽,選中最上麵的【白月光】一欄。

裡麵有幾個用戶。

第一個人,赫然寫著:

溫頌聲。

-

『加入書籤,方便閱讀』

熱門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