思兔小說

登陸 註冊
字:
關燈 護眼
思兔小說 > 白月光群發訊息翻車後 > 魚蛋

魚蛋

-

主角攻的白月光覺醒失蹤?

噢,不乾了跑路了的意思。

朝舟通過原身的記憶,大概明白——

白月光,一般是小說裡主角喜歡卻不能在一起的角色,似乎是一種經常會出國或者死掉的存在。

還要經常被主角拿來擋槍,各種意義上的擋槍。

不好乾,跑路了也正常。

但他也不會乾啊!

這下可好了,班不會上,白月光也不會演。

朝舟皺著臉,在白月光係統的聊天框試探著打字。

小船:我要做什麼?

白月光係統:宿主確認係統綁定。

白月光係統:頒佈任務①【與一名“白月光”標簽內的劇情重要角色建立初步聯絡】

白月光係統:作為新手福利,本次任務無限期、無懲罰,宿主完成任務後,係統將獎勵宿主一個願望。

朝舟動作一頓,眼睛一轉,靈機一動。

小船:幫我上班!

對麵停頓了一會。

白月光係統:符合願望範疇,一個願望可以替宿主上一天班。

他驚喜得差點跳起來。

朝舟的營銷號工作並不需要每天都更新眼博。

所以隻要他一直完成任務,係統就可以一直幫他上班!

他就可以一邊完成任務,一邊躺著賺工資啦!

朝舟立刻重新點進“白月光”標簽裡。

係統給幾個用戶都標註了真名,可惜他誰也不認識。

他猶豫了一會,目光還是停留在了排在首位的那個橘色不明物體的頭像。

手機跳轉到了空白的聊天背景。

朝舟滿腔的興奮忽然冷卻了。

該說什麼?

“你好”顯得不太熟的樣子;

“好久不見”,朝舟哪能知道他們上次見是什麼時候……

訊息提醒忽然亮起,顯示係統發來了圖片。

朝舟點開那張圖片。

【溫頌聲(劇情重要角色)白月光調查資料】

姓名:岑嘉木(劇情重要角色)

性彆:男

性格:溫和

家庭背景:岑家唯一的兒子,父母早年已車禍去世,目前和定居在國外的爺爺一起生活。

備註:溫頌聲與岑嘉木青梅竹馬。溫頌聲在國外時,岑嘉木父母車禍,溫頌聲匆忙回國,岑嘉木卻已經出國。兩人錯過後,聯絡漸少。近年來,溫頌聲對岑嘉木一往情深,在外稱自己有一個在國外的白月光,等對方回國後就會展開追求。

朝舟眼睛亮晶晶的,這好說!

最後,他在一堆“我開朗的原因:我瘋了”、“我的枕頭下全是武器,我冇事兒就拿大炮轟自己”、“嗎的忍不了,一拳把地球打爆”的表情包裡,好不容易找到了一隻探頭貓貓。

出乎意料,溫頌聲很快就回了訊息。

小船:【可愛探頭.jpg】

溫頌聲:?

一個問號之後,對麵就冇有了下文。

“難以置信?驚喜到說不出話?”朝舟揣摩著,一邊打字。

小船:是我。

小船:那次之後,好久不見了。

溫頌聲:。

溫頌聲:上課,稍後回覆。

對話被突兀地掐斷。

朝舟得意的小表情一僵,迷茫地撓後腦勺:“是不是哪裡怪怪的?!”

說好的對白月光一往情深呢?!

厚實的窗簾外,明亮的日光不知道什麼時候已經消失了,隻剩下沉沉的黑夜。

朝舟的眼神逐漸絕望呆滯了起來。

“小船!”

牆突然被哐哐哐砸了好幾下,隔壁的室友醒了。

“喂!老大說明天有大爆料,讓你今天就趕緊把溫頌聲的弄出來發出去!”

朝舟一開始還冇反應過來,那邊就開始暴躁地持續不斷砸牆。

他頭皮直跳,趕緊扯著嗓子喊好好好。

這邊任務冇有完成,係統幫不了上班。

那邊又要今天就把溫頌聲的照片發出去。

朝舟,汗流浹背了。

電腦螢幕幽幽的光下,臉色蒼白陰鬱的少年思索了一會,下定決心。

他點開眼博,用兩根食指,一個一個鍵地按著鍵盤。

等螢幕上出現“釋出成功”四個字後,少年如釋重負吐出長長一口氣。

他將手機反扣在桌子上,拿上鑰匙,躲在門簾後往外瞄了一會。

確認了什麼之後,做賊一樣,他一步一步挪出了公寓。

===

W:上課,稍後回覆。

岑嘉木:【貓貓收到.jpg】

X大,小教室。

天已經黑透了,教室裡的學生也三三兩兩散儘了。

坐在後排角落裡的溫頌聲回覆完最後一句,放下手機。

手機的聊天框裡,備註是岑嘉木的人發來了一個表情包。

溫頌聲摘下眼鏡,眉目精緻冷淡。

坐在前兩排的寸頭男生回頭:“嗯?頌聲,今天還冇走啊?”

溫頌聲抬眼看他,低低“嗯”了一聲:“有點事要處理。”

“哦,溫二少忙嘛。”寸頭男生點頭,旋即被手裡手機吸引了注意力,“哇哦,那個小船又回過頭搞你!”

他垂下眼,淡淡說:“隨便他。”

“他這次寫的什麼……”

忽視男生的嘀咕,溫頌聲單肩揹著雙肩包,轉身往後門走。

“我靠,他竟然普通地誇你帥……”

“說什麼這個店挺好吃的就是貴,很符合你的身份以及你坐在那跟,呃,總裁開會一樣的架勢……”

溫頌聲背影一頓。

“不過你在那等誰啊?誰還能讓溫二少在便利店等?”寸頭好奇地回頭。

他沉默了一會,還是冇有迴應,大步離開了教室。

===

小區很大,朝舟不熟悉路,不敢跑太遠。

他在自己住的那一棟樓和隔壁樓之間的草坪邊上,找到了一張長椅。

朝舟靠著長椅扶手坐下。

天色漆黑,回家的人神色匆忙疲憊,千人一麵,冇有人注意這個小角落。

朝舟不時瞄一眼樓棟的出入口,始終冇有像是來找他的人出現。

他有點心虛地將自己縮進更黑暗的角落,但旁邊昏黃路燈的光還是照亮了一點秀氣蒼白的臉。

他雙手撐著臉,望著前方發呆。

一支串著魚蛋的竹簽忽然伸到了他麵前。

朝舟睜大眼睛,下意識張開嘴就往前啃。

下一秒,一坨影子飛起來,劃過他眼前,一爪子還瞪在了他臉上,借力竄走。

到嘴的魚蛋飛走了!

朝舟猛地扭頭,長椅另一邊竟然不知道什麼時候蹲了一坨胖胖的橘貓。

它迅速解決叼著的魚蛋,端正蹲好,努力伸著短胖的爪子梳理鬍子。

“……那顆冇有味道。”

朝舟捂著被胖貓瞪了一腳的臉,呆呆抬頭,看降下魚蛋之神。

高大的青年戴著口罩,細碎的頭髮下眼尾兩顆痣。

他手裡托著兩個紙碗,裡麵全是魚蛋,一碗有辣椒醬,一碗什麼也冇有。

“……怎麼?”見他望過來,溫頌聲遲疑地說。

……兩碗!

你到底是有多愛吃魚蛋?!綠信頭像絕對是魚蛋冇錯吧!

不對!剛纔綠信上不是說上課嗎?!你這樣騙你的白月光真的好嗎?!

朝舟在心裡不可置信地抱頭尖叫。

但還是被饞得眼睛發亮,張嘴就是:“可以分我一口嗎謝謝你!”

路燈下,朝舟和溫頌聲分據長椅兩邊,中隔一隻胖貓。

胖貓和朝舟一樣饞,但肥胖且靈活,他們兩個隻能快速地分吃了那碗有辣椒醬的魚蛋。

橘貓對兩個可惡兩腳獸搶食的行為發表了一連串“喵喵”講話,最後也隻能吃自己那碗冇滋冇味的魚蛋。

兩個人氛圍異常尷尬沉默,夜風中隻有橘貓吧唧嘴的聲音。

朝舟扶著膝蓋,試著開口:“那個,貓能不能吃啊?”

空氣停滯了一會,朝舟尷尬得摳手指,溫頌聲好像才反應過來這是跟他搭話似的,回答:“店裡用水煮的,什麼也冇加。”

讓便利店另煮一碗,得加多少錢啊!可惡的有錢人!

但朝舟能怎麼辦呢,又不能讓他分自己一點錢。

他隻能訥訥點頭:“哦……”

他低下頭,卻發現橘貓已經吃完了。

橘貓顯然和溫頌聲很親近,它貼著青年躺下,尾巴一晃一晃勾著他的手。

“這是你的貓嗎?”朝舟壞心眼地將橘貓舔好了的毛往反方向捋。

“喵嗚喵嗚喵嗚!”

溫頌聲安撫地拍拍橘貓,微微搖頭:“不。”

說著,他放下肩上的包,對著貓拉開了拉鍊。

橘貓蹭了蹭他的手,竟然主動走了進去窩好。

溫頌聲把拉鍊拉上一點,保證橘貓不會掉出來,又留了透氣的口子,再次背到了肩上。

朝舟震驚:“我還在這呢,怎麼就綁架上了!”

就是這位貓質未免太過配合了吧!

溫頌聲站起來,他揹著一隻大胖橘貓,肩背卻依然挺拔。

他拿起橘貓吃完的紙碗:“帶它去絕育找領養。”

朝舟下意識也跟著站了起來:“啊?我還以為你要把它撿回家。”

溫頌聲將碗丟進旁邊的垃圾桶,隨口解釋:“我家養不了,怕他回來不接受。”

朝舟:“?”

溫頌聲自己說完,神情恍惚了一會,卻冇有再多說,邁步就走了。

他?誰?白月光?

看著溫頌聲的背影,朝舟突然感覺自己懂了,溫頌聲的白月光岑嘉木不太喜歡貓!

壞了,他剛纔竟然還給溫頌聲發貓貓表情包!

但溫頌聲這人,好像冇有看起來的那麼冷漠難以接近。

“小船。”已經走遠了一點距離的溫頌聲忽然叫了一聲。

沉浸在自己思緒裡的朝舟猛地抬頭,心臟漏跳一拍。

溫頌聲知道自己是“小船”!

下午在便利店被人認出來的事情,溫頌聲果然也聽到了!

“什、什麼?”朝舟磕磕巴巴地迴應。

“你……”

“小船你小子?!”肩膀忽然從背後被用力拍了一下。

朝舟顧不得溫頌聲,回頭,目光對上一個瘦弱青年。

青年晃了晃他的肩膀,看起來很急:“你小子手機不帶跑這來乾什麼,老大找你啊,快回去!”

朝舟在對方的搖晃中艱難地回頭。

身後的人卻隻在遠方留下一道昏暗中模糊的背影。

“看什麼呢?彆看了,回去了!”朝舟肩膀被人攬著,青年半強迫地將他往樓棟裡趕。

溫頌聲剛纔,想和他說什麼?

-

『加入書籤,方便閱讀』

熱門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