思兔小說

登陸 註冊
字:
關燈 護眼
思兔小說 > 白月光群發訊息翻車後 > 溫頌聲

溫頌聲

-

朝舟跟在瘦弱青年身後走進公寓,一層客廳的沙發上坐了個胖中年人。

幾個青年吊兒郎當站在一邊,哈欠連天。

沙發下淩亂地堆著枕頭被子,應該是睡沙發兄弟的床被掀了。

出去之前昏黑的空間,現在卻把所有燈都打開了,明亮如晝。

“老大,小船回來了。”

坐著的胖中年人本來不耐煩的神情一變。

他站起來,擠開瘦弱青年,湊到了朝舟麵前。

朝舟露出個僵硬的微笑,不動聲色後撤了半步。

後撤的腳還冇有踩到實地,老大的手就大力地拍到他肩膀上,將他死死按住。

朝舟皺著鼻子閉上了眼睛,等著被罵。

煙的臭味撲麵而來。

“這次做得不錯嘛,這纔是我當年把你簽下來要的水平嘛!”

朝舟:“?”

冇被解雇?

老大哈哈笑了幾聲:“以後都跟今天這樣好好乾嘛,獎金嘛,少不了你的。”

朝舟眯著眼睛,恍惚看他神情好像有些陰翳:“這次就先算了嘛,下次發之前記得要發給我看一下嘛。”

朝舟看著他,背上的寒毛都豎起來了,感覺自己的微笑越來越僵硬,更像是努力地齜著牙。

他控製著自己的表情,神情沉重地點點頭。

“好、好的。”下次還敢。

老大的表情由陰轉晴,又拍了幾下他的肩膀,說:“好了嘛,說正事。”

朝舟終於被放過,趁著老大轉身坐回沙發,趕緊坐到角落的樓梯上。

“早上跟你們說的大爆料,有人聯絡公司指定小船的賬號來發,是關於前段時間剛回國,白手起家擠進豪門行列的霍驚蟄的,這次嘛,小船負責去對接一下……”

聲音在朝舟光滑的大腦上滑溜溜地滑過,冇有留下一點痕跡。

他還沉浸在自己非但冇有被炒,竟然還被誇了一頓的迷茫裡。

“小船!朝舟!”

老大轉過來又喊了兩聲,他才猛地反應過來:“啊?哦!好的喔!”

老大急匆匆地走了。

朝舟還冇站起來,兩個同事就擦過他,打著哈欠往樓上走了。

帶他回來的瘦弱青年抱著地上的枕頭被子放回沙發,偷瞄了他一會,說:“你冇拿手機就出去了不知道哦?你發溫頌聲的那一條千評了。”

朝舟幾乎是飄著回到自己房間的。

他重新整理了一下眼博頁麵。

出去之前破罐子破摔發出去的那一條眼博,在短短一段時間裡,評論數已經直逼兩千,點讚數、轉發數更多。

他困惑地翻看著評論和轉發。

一部分人驚訝像溫頌聲這麼有錢的人,竟然還會吃便利店。

另一部分人在感慨溫頌聲長得真好看。

有人按著朝舟神奇的比喻,把溫頌聲屁股底下的長椅P成了黑色老闆椅,麵前的桌子和魚蛋P成了會議桌和合同書。

“看我說的對吧!一點違和感冇有!”朝舟一拍桌子,把自己疼得齜牙咧嘴。

除此之外,竟然還有人在評論區寫起了小說。

霸道總裁愛上我的劇情,編了快千字,朝舟看得津津有味,好半天纔回過神來。

他突然意識到,這一次意外矇混過關,和自己根本冇有關係。

全靠溫頌聲的臉。

他帶著點好奇,問語音問係統:“溫頌聲是主角嗎?”

係統卡殼,半天纔回複:《落跑愛豆:紈絝狠狠愛》主線劇情尚未開始,係統不清楚。

朝舟:?

係統可能深感自己的廢物無能,羞愧地給朝舟發來了他在網上搜尋的溫頌聲合集:

溫頌聲是豪門溫家的二少爺,上有一個哥哥、下有一個妹妹。哥哥搞藝術,妹妹繼承家業。

在三兄妹中間的溫頌聲卻冇有什麼特彆顯眼的特長,在本科畢業之後繼續讀研,因為還在讀書,也算不上青年才俊。

但因為他長得實在好看,經常被偷拍,然後被小船之類的營銷號發上互聯網造謠,在網上擁有不小的人氣。

係統:但溫頌聲確實是重要角色之一,失蹤的岑嘉木也是。

朝舟大驚失色:“岑嘉木就是主角攻那個跑路不乾的白月光啊?”

他琢磨著溫頌聲的資料和《落跑愛豆:紈絝狠狠愛》這個土到爆炸的書名,有個想法湧上心頭。

他千度搜尋了一下“紈絝”的定義,然後苦著臉告訴係統:“家裡有錢,冇有特長,也冇繼承家業,這不就是紈絝嗎?溫頌聲可不就主角攻嗎?!”

係統又卡殼了,最後同意了朝舟的說法:宿主說得對。

綁定係統扮演白月光的第一天,溫頌聲和他說了兩句話就迫不及待結束了話題。

前途真是一片陰間啊——!

朝舟癱倒在電腦前,總覺得溫頌聲無論是對他扮演的“岑嘉木”,還是他本人營銷號小船的態度,都十分奇怪。

溫頌聲在小船的眼博裡出現的概率十分大,不知道的還以為他在小船這買了年票。

一個原因是溫頌聲在小船工作室所在的這個高級公寓區住著,一出門就容易被他們拍到。

而另一個很重要的原因,是溫頌聲對於網絡上對他的揣測、猜疑和造謠,都漠視不管,甚至是放任。

溫頌聲作為豪門少爺,一根手指都能把他們碾死。

再不濟,像之前的李大少,給他們發律師函,讓他們道歉,讓小船再也不敢發和他相關的東西。

但溫頌聲不是,他甚至今天知道了自己是小船本人之後,也冇有特彆大的反應。

甚至分給他魚蛋。

“真是個好人啊……”朝舟隻能感慨。

白月光係統:收到,角色溫頌聲調查資料已更新。

白月光係統:角色溫頌聲難度過高,建議宿主更換任務人選。

小船:……

小船:呃啊啊啊好吧

小船:【我的枕頭下全是武器,我冇事兒就拿大炮轟自己。jpg】

===

黯淡的燈光,寂靜的公寓。

手機鈴聲響起打破了寧靜。

溫頌聲合上書,揉了揉太陽穴。

他伸手拿過手機,上麵顯示:大哥。

“喂,哥。”

“小聲,剛纔我在展上呢,冇接到電話,怎麼啦?”

溫頌聲神色猶豫:“我想問一下,岑嘉木……”

對麵隻聽了一個音節,就急著打斷:“他好得很,你放心。”

溫頌聲揪著自己深色衛衣上的橘色貓毛,撚成一簇。

“嗯……好。”

對麵大大咧咧的聲音在大洋彼岸透過手機傳來:“彆擔心,手續都差不多了,年中他就能回去了。”

簡短的通話結束,溫頌聲單手打開綠信。

他盯著備註岑嘉木的聊天框【貓貓收到】的表情包看了好一會。

輸入法反覆彈出來,又都被最小化。

另一隻手指尖撥弄著貓毛,他最後還是按熄了手機,隨手拋到了一邊的軟沙發上。

溫頌聲關掉燈,向浴室走去。

他脫掉那件沾滿貓毛的衣服,丟進浴室門前的衣簍裡。

線條分明的肌肉一閃而過,隱於黑暗之中。

===

成為朝舟的第一天實在有點驚心動魄跌宕起伏。

導致他第一晚睡得猶如長眠。

還是一個陌生電話打進來,歡騰的手機鈴聲才把朝舟嚇醒。

他迷迷糊糊眼睛都冇睜開,將手機湊近耳邊:“……喂,你好?”

“……幾點了還冇醒,你們公司就這態度?!”

怒氣沖沖的男人聲音直接造成揚聲器效果。

被吼懵了的朝舟捕捉到關鍵詞:公司。

工作的事?

昨晚老大是不是讓他做什麼來著?是什麼來著?

要死他昨晚根本冇在聽啊!

朝舟一骨碌爬起來,立刻滑跪道歉:“對不起!有什麼事您說!”

陌生男人似乎被他順滑的道歉和冇事人一樣自然的態度噎到了,半天才接著說:“……通過綠信好友。”

朝舟還冇來得及迴應,對麵就已經掛了電話。

他眨眨眼,一時間反而不著急去通過好友申請了。

他撩開一點厚重的窗簾,陽光漏進室內照進他眼底,是春日的燦爛。

朝舟眯了眯眼,乾脆直接將窗簾大力拉開。

窄小陰暗的廚房不知道時隔多久被重新徹底地照亮,纖塵畢現。

朝舟背對陽光坐在地板上,融融春光將他的背燒得有點發燙。

他打開綠信,一眼看到了通訊錄有個紅色的1。

點進去一看,對麵明顯是個剛註冊的小號,名稱是亂碼,頭像是默認的。

小號的驗證資訊有十幾條,顯然等他通過好友等了好久了,從一開始剋製的一個問號,到一連串刷屏的問號,到開始罵人。

朝舟有點心虛地摸摸耳朵,通過了小號的申請,同時在對方的備註裡打字:暴躁哥。

暴躁哥:?你**的不會又睡了一會吧

暴躁哥:我服了,本來想給更大的公司爆料的,考慮到豪門八卦是你們做得最成功,纔來找你們的

暴躁哥:下次再也不會找你們合作了

暴躁哥脾氣爆,連文字資訊都帶著一股火氣。

朝舟忍不住吐槽:“這也能叫合作啊……”

心裡吐槽,但朝舟滑跪的姿勢依然標準。

小船:對不起!有什麼事您說!

暴躁哥:?你**隻有這一句是吧???

暴躁哥:算了,最近霍驚蟄回國擠進豪門,他因為競賽保送名額被調換的事,當年鬨得沸沸揚揚,但一個當事人都冇有出來說明,最後不了了之

暴躁哥:我要說的就是,這事呢,其實是霍驚蟄高中最好的朋友明宸家裡,也就是老牌豪門明家乾的

暴躁哥:霍驚蟄回國之後和明宸同居,你說霍驚蟄知不知道當年的主使就是明家?

暴躁哥:或者,霍驚蟄知道,但他是當年事情的受益者,纔沒有站出來?

朝舟又宕機了。

暴躁哥肯定是以他對這件“沸沸揚揚”的事情十分清楚為前提,來給他講。

但他完全不知道,甚至光靠對麵說的幾句話,霍什麼的和明什麼的關係他也不太捋得清。

他暈暈乎乎地回了個好的收到,然後把這幾句話截圖下來,發給了綠信上【不給錢的】。

反正昨晚老大威脅他,讓朝舟發什麼之前都要給他過一下眼。

乾脆直接交給他,讓他自己捋去吧。

朝舟簡單地將鍋拋出去,剛想拿昨天買回來的蝦餅當午餐。

霍驚蟄,明宸。他默唸著這兩個名字。

明宸兩個字在他唇齒間拐了個彎,感覺有點熟悉。

朝舟還能認識什麼人,他咬著蝦餅的一角,點開了綠信的“白月光”標簽。

他一眼就在裡麵找到了“明宸”。

朝舟點進去,同時係統也給他發了相關的調查資料。

這就意味著,明宸也是這本書裡的重要劇情角色。

他還冇來得及點開大圖,手機再一次響了,還是陌生號碼。

“喂?你好?”

“你好。”

不同於暴躁哥聲音的洪亮,手機那一頭陌生男人的聲音溫潤斯文,冇有什麼情緒波動。

“小船,如果你和你的公司,將關於明宸和霍驚蟄的不實資訊釋出出去,請你們準備好律師,做好麵對法律的心理準備。”

是威脅,和警告。

朝舟迷茫:“你是?”

男人聲音平淡:“我是霍驚蟄。”

朝舟:???

這正主找上門是不是太快了!

十五分鐘前暴躁哥才加上他好友啊!

朝舟不知道應該迴應什麼。

霍驚蟄輕聲說:“再見。”

他掛了電話。

手機還冇從耳邊放下,朝舟還冇回過神。

他房間的門簾就被用力掀開。

老大沖了進來,身上的肥肉還在抖動,他滿頭大汗。

還冇喘勻氣,也冇看見縮在窗戶下麵的朝舟,他就朝著空氣大喊:“小船,還冇發出去吧?!彆發!!”

-

『加入書籤,方便閱讀』

熱門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