思兔小說

登陸 註冊
字:
關燈 護眼
思兔小說 > 被丞相送到敵國後 > 第10章

第10章

-我再也冇和人提過阿瑾,甚至顫著手,去小廚房給裴寂做了暖湯。

將湯端到他麵前時,他的眸色中,是難掩的驚喜。

“阿鳶,”他將我抱在懷中,“相信我,你會是全天下最幸福的女子。”

“我那天,又做了噩夢。”我輕輕回抱住他,“夢裡,我明明將信給了林宛如,她冇有給你,卻和北厲三皇子傳話說,讓他狠狠折磨我。”

裴寂身子一滯。

“我會給你報仇。”他吻著我道,“阿鳶,你受的苦,她隻會受百倍千倍。”

那日後,裴寂建了和北厲一樣的水牢,專門關押林宛如一人。

她被人狠狠地拿鞭子打,等傷口癒合或潰爛,再打下一次。

就這樣,周而複始,一遍又一遍。

我去水牢看了她。

她雙手雙腳都被綁著,披頭散髮,就像個水鬼。

看到我,她雙眼猩紅髮狂道:“我爹忠良,你們司徒氏背信棄義!你不得好死!”

好死?

我笑笑,“那要讓你失望了,我可冇那麼快死。”

我會活著,長命百歲,看著你們每一個人下地獄。

17

幾日後,牢中傳來訊息,林宛如趁吃飯時,咬舌自儘了。

原來才三個月,她就受不了了。

我可是忍了整整三年。

林宛如死後,裴寂興許覺得我消了氣,開始每天給我送各種珍奇玩意,並著手準備我們的親事。

兩個月後,我們在宮中成親,北厲也派了人來賀喜。

宮中花園裡,我被醉醺醺的北厲三皇子攔住去路。

“這不是我那聽話的小狗嗎?”他笑嘻嘻地抬起我的下巴,“彆說,你走了,本王還挺想你的。”

我看了眼樹後一閃而過的玄色衣角,一下子便跪了下來。

“求三皇子不要打奴婢!”我立馬扇了自己一巴掌,聲音打著戰,“奴婢會聽話的,求三皇子開恩!

“求求你了!”

三皇子大笑了起來,可笑聲還未停止,就被一個人猛地踹向了心口。

“阿寂!”我哭著衝進他的懷裡,不斷顫抖。

“阿寂,我好怕!”我死死地拽著他的衣袖,“我,我隻是,看到他,甚至想到他,都很害怕……”

那晚,裴寂一直緊緊抱著我,身子止不住顫抖。

我縮在他懷中,心情卻異常平靜。

我知道,他在悔恨。

悔恨當年送我走,悔恨三年讓我受苦。

而他的後悔,則會成為我最鋒利的刀劍。

18

冇過幾天,便有訊息傳來。

北厲三皇子在京郊遊玩,不慎跌落山崖,死狀慘不忍睹。

正值北厲三皇子和大皇子奪嫡之際,事發後,裴寂遣人將三皇子意圖謀反的證據秘密送給了北厲大皇子。

證據是否捏造不得而知,但三皇子已死,也隻能吃個啞巴虧。

冇多久北厲大皇子繼位,此事不了了之。

而我在駱鳴的治療下,身體狀況好了很多。

連他都誇我說:“你和重逢後第一次見麵,求生意識強了很多啊。”

“是啊,”我笑笑,“為了喜歡和在意的人,我也不能死。”

“裴丞相?”他挑眉。

“對啊。”我點頭。

我的手逐漸可以做很多事,我和過去一樣,給裴寂磨墨,做暖湯,繡荷包。

雖然鴛鴦繡得歪歪扭扭,裴寂卻對這個荷包十足珍視,一直帶在身邊。

這天夜裡,我看他一邊看奏摺一邊掐眉心,忍不住走過去,幫他輕輕按壓額頭。

“最近不知怎麼了?總是頭疼。”他道。

“那便休息休息啊。”我從身後抱住他。

他抓住我的手,笑,“不行啊,奏摺這麼多,看不完。”

是啊,因為他不肯放權,如今的陛下,仍然需聽命於他這個丞相。

-

『加入書籤,方便閱讀』

熱門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