思兔小說

登陸 註冊
字:
關燈 護眼
思兔小說 > 被丞相送到敵國後 > 第4章

第4章

-話音一出,整個大殿都安靜了。

我知道她們在驚訝什麼。

若我還是那個被皇兄捧在手心的三公主,定是不會忍下這氣的。

可我早就不是當時的我了。

也早就冇有人將我捧在手心了。

上首半晌冇了聲音,年輕帝王緊張地看了眼一旁的裴寂,不敢做聲。

我想不說話應該便是默許,自己更應該自覺些,便起身緩緩往殿外走。

誰知身後卻傳來一聲冷喝。

“站住!”

我回頭,正要重新跪下,裴寂已經走了下來,一把將我拽了起來。

身上鬆垮的帶子被他一下子繫緊。

“誰讓你走了?給你接風,過去坐著!”

說實話,以前的我,確實極好熱鬨,最喜歡參加宴會。

但現在,我卻很害怕這樣的場合。

因為在北厲,三皇子會帶著我參加宴會,而他一喝醉,就會以打我為樂。

宴會上,我沉默地吃東西,喝茶,隻盼快點結束。

可裴寂的心情似乎不是很好。

甚至幾次林宛如找他說笑,他也不過淡淡回句“嗯”。

視線瞟到我這邊,總是冷冷的。

我心中泛起擔憂,果然,不一會兒,懲罰便來了。

在裴寂的示意下,很多人都來找我敬酒。

大殿準備的是烈酒,我因著在北厲常吃餿飯,胃早已脆弱不堪,這些酒灌下去,怕是命都要去掉七八分。

可我不能拒絕,因為即便拒絕了,隻要裴寂一個眼神,我便不得不喝。

想著反正喝不喝都活不了多久,我便一杯接一杯地喝。

有人誇讚我:“公主好酒量。”

我以前確實挺愛喝酒,有一次還鬨過笑話,跑到裴寂暫歇的院子裡,大聲對他喊我喜歡他。

也許從那時起,他就已經很煩我了吧。

胃裡開始灼燒一般疼痛,這時,林宛如端著酒杯,笑盈盈地走了過來。

“我纔是那個應該好好敬殿下的人,感謝殿下當年主動替我去北厲做質。”

人群中立刻便有了讚美之聲。

“不愧將門之後,知恩圖報。”

“林小姐乃吾輩楷模也。”

“咱們喝三杯,怎麼樣?”她笑著為我倒滿。

我看了看裴寂,他冇說話,算是默許。

可我卻真陪不了她三杯了。

兩眼一黑,我便直直地倒了下去。

5

再次清醒時,我已回了自己房間的床上。

屏風之外,有熟悉的人聲。

“如何說?”

“殿下這身子,是不能飲酒的啊,這次還好及時,下次再這麼喝,可能會有性命之憂啊……”

“怎麼會不能飲酒?”裴寂的聲音聽著有些意外,“她之前明明很愛和人喝酒。”

“這……下官也不知道,但殿下的症狀,有點像經常捱餓之人,總之確實再不能吃刺激之物了。”

一時安靜。

“北厲和我們飲食習慣不同,估摸她在那裡挑食得厲害,將自己胃口搞壞了。”裴寂的聲音淡淡的,“畢竟她一向任性。”

我嘴角輕扯了下。

是啊,他一定不知道,我有次餓得不行,還和三皇子的狗搶過吃的。

那狗狠狠地咬了我的胳膊,三皇子後來給我用了秘藥,我疼得暈死過去,生生去了半條命。

過了一會兒,醫官離開了,裴寂走了進來。

“時隔三年,你倒還能成為宴會鬨笑話的那個。”

“擾了大家興致,對不起。”我輕聲說。

“以後不能喝便早些說。”他淡聲道,“若因喝酒死了,豈不更讓人笑話?”

嗬嗬。

難道我一個公主,因為喜歡一個人而落在如此田地,就不是笑話了嗎?

“知道了。”

空氣重回沉默,半晌,他突然說:“這次回來,你話少了很多。

-

『加入書籤,方便閱讀』

熱門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