思兔小說

登陸 註冊
字:
關燈 護眼
思兔小說 > 被丞相送到敵國後 > 第8章

第8章

-“你說什麼?”他不可置信地看向我,“雪山?”

“可你呢?非但不報答她的救命之恩,還將她送到北厲受折磨。”

“折磨?”裴寂愣愣道,“什麼折磨?我們有兩國文書約定,她隻是去做質。”

駱鳴冷笑一聲。

“阿鳶,”裴寂快步走過來,“這不是哪裡都好好的……”

“裴丞相還要騙自己多久,你其實也察覺到了,公主和以往不同,所以纔將我叫來宮中的不是嗎?”

駱鳴沉聲道:“北厲宮中秘藥,上藥後劇痛不已,但會令皮膚宛如換新,完全看不出毒打痕跡,公主這樣子,至少受的折磨不下百次。

“看著冇有任何傷痕,其實身體早如枯葉殘風,這樣下去,怕是一年都難以支撐。”

“不可能!他們怎麼敢對我天齊公主……”

“怎麼不敢,你親自讓林宛如傳的話,不是嗎?”我淡聲道。

“我冇有,我從未傳過這樣的話。”他渾身都在顫抖。

我伸出手,“若不是得到天齊的允許,三皇子怎麼會那般折磨我?

“你知道為什麼這雙手再也繡不了荷包嗎?因為這雙手給三皇子洗腳時,水溫不合適,他便一根根打斷我手指,再給我用北厲秘藥,讓傷口一點都看不出來。

“不光如此,我身上的每一處都被打過,每一處都是結痂,上藥,再結痂,一遍遍捱打,一遍遍上藥。”

“怎麼可能?怎麼可能?!明明她給我傳話你過得很好……”他身形不穩,一下子扶住桌子,大口喘氣。

駱鳴歎氣。

“若她本就康健還好,可她卻在雪山受過寒,如今除非能找到稀有藥草,才能延壽。”

“當年,雪山……”裴寂轉頭,呆呆地看著我。

“是我去雪山求了駱先生的藥,救了你。”我張口。

“我當年和你說過的,你不信。

“但當年救你的人,確實是我。

“這也是我這輩子,最後悔的事。”

12

那之後,裴寂像是變了個人。

他全力去尋那些珍奇草藥,殺了那些怠慢我的侍女,每日都來看我。

他甚至尋了一隻新的小白貓給我。

隻是我從不與他說話。

這天,他又來了,說了好多話。

“阿鳶,我其實,這三年來,很是想你。

“我承認之前是覺得你煩了些,覺得你像個甩不掉的尾巴,總是跟在我身後,可你離開後,我卻發現,其實我早習慣了有你的日子。

“這三年,我時常會想起我們過去在一起的日子,我寫字時,你會跑到一旁靜靜地磨墨,但往往堅持不了多久,便會趴在我旁邊睡著。

“可我當時後悔也無用,三年為質是兩國盟約寫的,我並不能提前接你回來。

“我以為……你在那裡,過得並不錯,我怕你記恨我讓你做質,又怕你在那邊忘了我。

“可怕什麼來什麼,你回來後,那副拒人千裡之外的樣子,我真的受不了,所以才向你發脾氣。

“鳶兒,”他拉起我的手,“是我的錯,我不該不信你,林宛如我已經抓起來了,這件事,我一定給你交代,好不好?

“我一定找到那些藥草,治好你。”他抓住我的手胡亂地吻,“你放心,這天下,冇有我辦不到的事情。

“你以後,想做什麼我都答應你。”

我靜靜地看著他。

“我記得……”我張口,“行宮有溫泉,可以療傷,我可以去用嗎?”

他愣了下,隨即欣喜地摸上我的發。

“當然可以,我陪你去。”

13

裴寂並冇能陪我一起去。

出發當日,陛下突然肚子痛,裴寂不得已留下了。

馬車行至郊外,我喊停了車伕。

“我頭有些暈,想下來透透氣。”

-

『加入書籤,方便閱讀』

熱門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