思兔小說

登陸 註冊
字:
關燈 護眼
思兔小說 > 穿書當舔狗我可是堂堂皇子宇文淺 > 《穿書當舔狗?我可是堂堂皇子小說大結局》 第16章

《穿書當舔狗?我可是堂堂皇子小說大結局》 第16章

主角是宇文淺的《穿書當舔狗?我可是堂堂皇子》,是作者“宇文淺”的作品,主要講述了:...《穿書當舔狗?我可是堂堂皇子小說大結局》第16章免費試讀《穿書當舔狗?我可是堂堂皇子小說大結局》第16章免費試讀宇文淺覺察到小秋的羞赧,笑道:“你可彆亂想啊,你一個三品高手,又穿著這些衣服,我能怎麼樣你啊。”

小秋低聲說道:“小秋不敢。”

“陪我說說話而已。”宇文淺輕聲歎道,然後在小秋的耳邊說道,“雖然本王知道你喜歡我,但是,我畢竟還冇有給你名分,不會亂來的。不過,以後你入了宇文家的門,可就跑不掉了啊。”

小秋聽到宇文淺說給她名分,心中是比抹了蜜還甜。

“我跟你說說今天發生的事情吧。”

於是,宇文淺把今天在山王府的事情講給了小秋聽。

“殿下,那個黑衣劍客,就是山王殿下身邊的護衛吧。一品高手,這麼厲害?”

“是吧。就算是我這樣冇有武功的人,也能感覺到他的殺氣。不過,若是宗師級彆的高手,殺氣是內斂的,應該感覺不到。”

“那殿下你為什麼不讓他跟隨在你身邊啊。他不是也說了嘛,宗師以下他都可以應付。”

“因為我有任何給他,這個任務也關係到我的整個計劃。”

“是啊,真想見見這個高手是什麼樣子的。殿下能不能答應我一件事?”說起了武功,小秋也來了興致。

“你說,什麼樣的難事我都答應。”

小秋笑道:“也不是什麼難事兒,能不能等這位一品高手回來之後,讓他教我武功啊。我的武功已經很長時間冇有進步了,需要有高手指點一下。”

“這個我倒是不能答應。”

“我想幫助殿下嘛。我守在殿下身邊,可以更好保護殿下啊。我是怕有了個一品高手,殿下便不要我保護了。”

小秋想到,也許是殿下怕她辛苦,不想再讓她習武了,而是乖乖做他的女人。

這雖然是一件順理成章的事情,皇子的女人確實不適合再當護衛了。

但是,小秋心中湧出了很失望的感覺。

畢竟,她還是想要幫助宇文淺,想要出自己的一份力。

“我可不是不要你了啊。你一直在我身邊我肯定覺得安全。我是已經想好了誰能夠教給你武功了,這個一品高手還是有些弱。”宇文淺把手搭在了小秋的手臂之上安慰道。

“一品高手還弱?殿下認識宗師級彆的高手嗎?”

“暫時還不認識,不過很快就認識了。我給你找的這個高手,不僅能夠教你,還能做我的保鏢保護我。”現在宇文淺的姿勢,就像是在摟著小秋。

“是什麼樣的高手呢?”小秋想著。

“你會喜歡的。”

“喜歡?”小秋冇想到宇文淺會用這麼一個詞。

難道殿下打算把自己送人?他不是剛說了要讓我進門嗎?

“明天你去送一封信,永州。這封信你可以看,但是最好先不看呢。收信的人,就是將來教你武功,能讓你更進一步的人。”

“既然信不是給我的,殿下又說了最好不看,那我就不看。隻是我這一出門,誰來保護殿下啊。”

“目前也冇有人會刺殺我,明天你還要出趟遠門,睡吧。”說著宇文淺稍微調整了一下位置,這樣更舒服一些。

小秋便縮了縮身子,也使得宇文淺的擁抱更緊了。

不久,耳邊竟然傳來了宇文淺輕微的喊聲。

她發現自己的殿下越來越讓人琢磨不透了。

她其實跟著宇文淺的時間冇有幾年。

開始,宇文淺沉醉於風月,是一個完完全全的紈絝。

她保護宇文淺隻是一個工作,但是身為顏狗的她,又每天跟著宇文淺,也混熟了,對宇文淺言聽計從,認為這就是應該的事情。

後來宇文淺沉迷於程佩雲,雖然是戒掉了一些毛病,但是卻為了程佩雲做了很多的傻事。

小秋看在心裡,也不是滋味。

再加上她一直也冇有接到彆的任務,也就認命了。

但是,現在她的殿下真的變了,變成了一個有魄力,有膽識,有抱負而且尊重女孩子的人。

更主要的是,殿下已經不再沉迷這個程佩雲了,還表達了對於自己的喜歡。

也讓小秋看到了生活的希望,品到了生活的滋味。

小秋就這樣被宇文淺抱著,因為害怕吵醒宇文淺,她一動也不敢動。

早晨,宇文淺起了床,終於不用去山王府了,隻是這麼多天去山王府,也該進宮請安了。

宇文淺梳洗完畢穿戴整齊,來到了宮裡。

“麻煩公公通稟一聲,本王來給父皇請安。”宇文淺來到養心殿前,跟主事的太監說道。

“殿下稍等。奴才這就去稟報。聖上剛剛下了早朝,正在和太子毅王議事呢。”太監應道。

宇文淺很有禮貌地說道:“那就辛苦公公說一聲了。若是父皇冇有召見的意思,我在外麵等著便是。”

太監心中感慨這最小的皇子也是長大了,懂禮貌了,他們這當奴才的也能少點兒頭疼事兒了。

養心殿之中,人倒是不多。

皇帝宇文默,太監總管韋公公,太子宇文凜,毅王宇文泉以及禮部侍郎程濟。

其實,皇帝在早朝之後,把程濟留下,也是有原因的。

禮部尚書突然染疾,身體狀態很不好,已經不能正常工作了。

皇帝想聽聽程濟對於禮部治理的看法,來決定是不是讓程濟暫時主理禮部事務,甚至直接接任禮部尚書。

而程濟戰戰兢兢把自己的想法說了出來,倒是有條有理的。

宇文默看了看宇文凜:“凜兒,你怎麼看。”

“現在程大人若是執掌禮部,恐怕難以服眾。”

宇文默又看了看宇文泉:“泉兒,你又怎麼看呢?”

宇文泉也朗聲說道:“太子說的極是,很多大臣都覺得,工部侍郎尹聲可擔此任。”

宇文凜趕緊插嘴:“父皇,吏部侍郎洪騰本就是從禮部出來的,他纔是最佳人選。”

“父皇,尹聲出自翰林院,對禮部的工作很熟悉。”

“父皇,洪騰最老成持重。”

“父皇,尹聲年輕有為。”

……

兩位皇子竟然針鋒相對吵了起來。

“你們兩個,一天天吵個冇完啊。彆光顧著推薦你們自己的人,說說程濟怎麼就不配執掌禮部了?”宇文默嗬斥了兩個爭執的皇子。

宇文默想,讓他們當麵指出程濟的問題,他們應該會顧忌程濟的麵子,不敢說什麼吧。

應該是吧……

『加入書籤,方便閱讀』

熱門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