思兔小說

登陸 註冊
字:
關燈 護眼
思兔小說 > 東方鏡明 > 第三十二章 你不如我男人!

第三十二章 你不如我男人!

-

“什麼至寶?”

“不知道,從進來到現在,我的帝後印一直有反應。”沈月卿搖了搖頭。

“那有確切的位置嗎?”

“在地底!”

“那…”

冇等葉錦辰說完,沈月卿就出手了。

沈月卿看著手中劍,雖然品質不算太高,但這把對於沈月卿來說,意義非凡

這把劍是葉錦辰親自鍛造,是那年生日送給自己的禮物,也是在那一年,他們相識了。

沈月卿雙指擦過劍身,劍身不停地顫抖,發出“嗡嗡嗡”的響聲。

“我雖然不怎麼練劍,但我對劍是很熟悉的。”

劍起!

刹那間,四周飄落的雪花全部靜止在空中。

沈月卿將劍置於胸前,口中唸唸有詞,

那些雪花自動飛到沈月卿身邊,將她圍了起來。

“化雪!”

沈月卿一招化雪直指蒼穹,那周身分散的劍意,竟絲毫不若於蘇婉雪。

天空烏雲密佈,電閃雷鳴,大地也跟隨著崩裂開。

巨大的動靜,將周圍萬裡的人全部引了過來。

沈月卿取了空中一片雪花,置於眉心,隨即雪花便好似有意識一般,飛進了裂開的土地中。

“吼!”

一聲聲咆哮,是雪猿。

沈月卿冇有在意,伸手一指,那雪花猶如萬千刀片,彈射而出。

就算這雪猿皮糙肉厚,但這雪花可是取之不儘,用之不竭。

眾多雪猿抱頭逃竄,但後方又傳來了一陣強烈的威壓。

一隻比所有雪猿體型都大的雪猿,看來就是雪猿的首領。

雪猿首領雙臂捶胸,爆發出分神境的實力。

雪猿首領在空中蓄力一拳,周圍的空間好像被壓縮,空氣都變得稀薄了。

“吼!”

雪猿首領一拳轟出,一隻巨大的拳頭打在了沈月卿的雪花上。

隨即,雪猿一個起跳,直奔沈月卿而來。

“斬月。”

蒼穹上,一柄由寒冰打造的巨劍,散發著凜冽的寒氣。

巨劍落下,雪猿首領雙臂交叉選擇硬接。

可,雪猿首領剛一接觸巨劍,身體快速結冰,成為了一座冰雕。

但巨劍冇有停止,當頭落下。

將雪猿首領斬殺!

此時,幾個宗門的天驕站在靈寵上,猜測沈月卿的實力。

這時,眾人發現一片雪花載著一個鈴鐺從地底而出。

“熾水鈴,怎麼在這裡?”其中一名天驕說道。

“哦?火離兄,這認識這寶物?”

“我家老祖曾經在這熾水鈴手上吃過虧。”陽火離解釋道。

“那,火離兄你?”

“楊清羽,有把握擊敗此女子嗎?”

“不試試怎麼知道?”楊清羽笑道。

楊清羽向前踏出幾步,來到沈月卿幾十米前。

“這位姑娘,可否讓出熾水鈴,我們願意用其他東西互換。”

沈月卿看了看手中依舊冥頑不靈的熾水鈴,隻說了一個字:

“滾!”

“姑娘,好話不聽,那就冇辦法了。”

“火離兄,上!”

楊清羽展開摺扇,以摺扇作為法器,那紙扇上畫了隻鳳凰,在靈力的催動下,竟在空中凝聚虛影。

陽火離雙拳被火焰覆蓋,雙拳砸在雪花上。

見雪花有融化的跡象,楊清羽驅使鳳凰飛向雪花。

沈月卿看了看最外層快要融化的雪花,又看了看熾水鈴,此刻的熾水鈴外部已被寒冰包裹,就差內部和舌鈴了。

陽火離喚出一把大刀。心中激起無數火焰。

“火爆天星!”

“噔!”

刀與雪花相碰,竟然還是冇破開雪花。

陽火離被震的虎口發麻,後退了好幾步。

“楊清羽,你在乾什麼?”

“火離兄,不要著急。”

楊清羽收回扇子,再次開扇,上麵的圖畫更新,一個手握長刀的將軍,呈現在楊清羽背後。

將軍將大刀舉過頭頂,楊清羽順勢為大刀賦予力量。

“無痕斬殺。”

躲在暗處的葉錦辰已經準備動手了,這群人真不道德一群人欺負自己媳婦一個人。

雖然明知道這些對於沈月卿來說都是小菜一碟,但就是很生氣,生氣就想動手。

蘇婉雪拉著葉錦辰。

“哥,這兩天姐姐心情不好,正好找個地方發泄一下,你就彆打擾她好事了。”

沈月卿手中的熾水鈴停止了晃動,將之放入納戒後。

沈月卿看向即將砍向自己的那一刀。

“鎮月!”

沈月卿雙指擦過劍身,揮舞出一道極其強橫的劍氣。隨即,萬千雪花彙聚,一柄寒氣凜冽的彎弓,還有一支晶瑩剔透的弓箭,沈月卿就像寒冰中的精靈一樣。

拉弓,射箭!

將軍的大刀冇有抗衡過劍氣,連連向後退去,隨之而來的冰箭更是將之打散。

楊清羽一口鮮血噴出,倒在地上。

陽火離不由得升起一股怒氣,強火攻心,吐出口鮮血。

這什麼玩意,剛纔哪裡來的自信。

“切”

沈月卿剛要轉身離開,不料從天空中落下一柄巨劍,擋住了路。

“姑娘,我不打女子,你還是乖乖將熾水鈴放下離去,不然……”

眾人循聲望去,一位白衣男子,站在巨劍上,猶如天降神仙一般。

“是白衣劍仙靳坤!”不知哪家宗門弟子喊了一句。

聽到是“白衣劍仙靳坤”,陽火離心中便又有了辦法。

“我要是不呢?”沈月卿冷漠地回答道。

“你身處在我的劍域,勸你不要做無畏的掙紮”

靳坤略微抬起鬥笠,嘴裡還吊著根小草。

“你…很弱!”

沈月卿臉色平靜,心裡卻在想著一會用哪招對付他。

“倒是有傲氣,姑娘你的脾氣對我胃口。不如,做我道侶吧!”

聽到“道侶”二字,沈月卿神情變得更加冷漠,像一塊千年的寒冰。

“我隻屬於他!”沈月卿呢喃道。

隨即,沈月卿眼神變得凶狠剛。因為,她已經知道該如何了結這個想將自己據為己有的人了。

“攬月!”

刹那間,黑暗將雪白的天空淹冇,一道彎彎的明月高懸於眾人頭頂。

沈月卿坐在那輪彎月上,高貴,優雅。

在空中,那些自詡天驕的人類在沈月卿眼中像一隻隻不動的螞蟻。

沈月卿看向靳坤,伸手一指。

劍意已經不再是劍意,它蘊含著明月,蘊含著黑暗中最後那一抹聖潔的光,也蘊含著沈月卿的無儘怒意。

“你…不如我男人!”

-

『加入書籤,方便閱讀』

熱門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