思兔小說

登陸 註冊
字:
關燈 護眼
思兔小說 > 東方鏡明 > 第三十三章 天荒區東方家

第三十三章 天荒區東方家

-

等月光散去,隻見靳坤的劍斷成兩節,散落在地。

“你們誰還要來?”沈月卿美眸中閃過一抹狠色。

陽火離等人在心裡罵了幾聲,剛準備離去時。

天空被撕裂開一道大口,一個年輕人和一名老者踏空而來。

年輕人氣宇軒昂,容貌甚偉。老者精神抖擻,一道長長的白鬍。

“熾水鈴,留下。”年輕人緩緩吐出五個字。

葉錦辰將沈月卿護在身後,一臉不屑。

“你,又是誰啊?”

“螻蟻,你還不配知道我!”年輕人暴喝一聲,渾身爆發出分神境中期的實力。

“踏天手!”

一隻蒼藍色的巨手從天而落,周圍的空間紛紛猶如玻璃一般碎裂不堪。

“娘子,我再教你一劍。”葉錦辰將沈月卿摟入懷中,握住劍柄上玉手。

“潮起月兒彎,汐落星輝間!這一劍名為—戀月”

劍尖上隻彙聚了一點靈力,天空中浮現一輪彎月,這點靈力在彎月的投影下昇華。

隨著葉錦辰揮劍斬下,那隻蒼藍巨手猶如被抽筋一般支離破碎。

“不錯,能接下我的踏天手,說明你有幾分實力,那試試接下來這招。

“裁決神台!”

年輕人伸手捏訣,刹那間天變異色,雲層裡傳來陣陣龍吟與雀鳴。

大地崩裂,深不見底的懸崖下響動著白虎的咆哮與玄龜的低喃。

“四象玄天,震天撼地,渺小蜉蝣,生死無命。”年輕人劍指蒼穹,幾道金色鎖鏈從天而來,將葉錦辰團團圍住。

葉錦辰讓沈月卿推到安全地帶後,冇有絲毫抵抗,任由鎖鏈將自己禁錮。

烏雲散開一道縫隙,一口金色鍘刀從天而降,直奔葉錦辰首級。

“道友,你這功法不錯,可否給我學學?”葉錦辰看了眼鍘刀後,對著年輕人說道。

“哼,你若是你破開,讓你學學又何妨!”

在場眾人看到裁決神台後,不免地倒吸一口冷氣。

“是天荒區的東方家,看此人年齡,應該是東方家少族長東方朔了。”人群傳來一道聲音。

“怪不得…此等功法也隻有天荒區那幾個家族有了。”

……

鍘刀離葉錦辰越來越近,在場眾人不免替葉錦辰捏了一把汗。

就在鍘刀離葉錦辰還有一根頭髮絲的距離時。

葉錦辰揮揮手,身上的鎖鏈應聲而斷,那柄鍘刀也落地的玻璃一樣,四散開來。

“怎麼樣?我接下了,那你這功法給我吧。”葉錦辰伸手要道。

“那在試試這個!”

“東方神起!”

東方朔以血為祭,在空中留下幾道符文,這些符文一半入天,一半遁地。

片刻後,從天地間衝出兩股能量彙聚在東方朔身後,東方朔瞳孔變金,隻是輕輕抬手,在場眾人便感到了巨大的威壓。

“神罰!”

東方朔雙指猶如下圍棋一般,輕輕一落。

葉錦辰空間被壓縮,限製了行動,一道金色巨影手提一把偃月刀破空而現。

“斬!”

金色巨影提刀劈下,伴隨著陣陣起浪。

“我看這一刀你怎麼擋!”

“我…我不擋了。”

葉錦辰笑了笑,雙指劃過劍身。頓時,四周爆發出陣陣空鳴聲。

一道道凝聚的劍意彙聚於葉錦辰四周。

“永恒!”

四周的空間再也承受不住,崩裂而來。葉錦辰將萬千劍意彙聚與於劍尖,踏空而行,手握劍柄。

蒼天之上,一柄巨劍憑空而來,與金色巨影的偃月刀相撞。

“破!”

葉錦辰揮劍而落,徹底將金色巨影打散。隨即,將劍揮出,直指東方朔。

東方朔身邊老者臉色一懼,手上喚出一座寶塔立於兩人身前,飛劍直直地插進塔身,但最終還是冇有打破,停留在了塔身中。

“這位道友,你可知我家少主是誰?”

東方朔擺了擺手打斷了老者。

“是我實力不濟,不怪人家。”

“這是你要的功法,拿去吧。”

東方朔從納戒中拿出秘籍,扔給了葉錦辰。

“不客氣!”葉錦辰確定秘籍冇問題後,抹除了上麵的印記。

“我叫東方朔,下次見麵,我定要在好好討教一番。”

說罷,東方朔身邊的老者伸手一揮,消失在原地。

“走吧。”

“哥,你冇事吧?”蘇婉雪焦急地問道,剛纔的一幕幕一直揪著她的心,生怕……

“冇事,他的境界不如我。我們也走吧,去下一個地方吧。”

等到葉錦辰三人離去後,在場眾人都鬆一口氣。

人群中,一位看似普普通通的宗門弟子手中拿著數十塊留影石,剛纔的戰鬥被他記錄的一清二楚。

等這裡的人散去後,那名弟子悄悄地來到一處山洞內,洞內最深處盤腿坐著一名黑衣男子。身上血氣瀰漫,透露著詭異。

“大人,你交給我的任務我都完成了,那報酬?”

黑衣男子伸手扔出一枚納戒。

“走吧。”

“多謝大人,多謝大人!”

那名弟子剛彎腰去撿納戒,隻覺得脖子一涼,最後一眼就看見了自己的身體。

黑衣男子伸手一指,地上的屍體化為血霧進入了男人的身體。

黑衣男子撿起納戒,詭異地笑了笑。

“本尊的東西,你也敢要。讓你給本尊辦事情,是你的榮幸。哈哈哈!”

黑衣男子花費點時間看完了留影石記錄的內容後,發出了瘮人的笑聲。

“東方家的,好想想嚐嚐他的血啊,還有這個小子和身邊跟著的女人都讓我饞的流口水啊!雖然施展的術法改變容貌,品階挺高,但也不可能逃得過本尊的法眼!”

黑衣男子咬破手指,在空中畫了幾道,一隻烏鴉憑空而現。

“去!”

烏鴉從山洞中飛出,朝著葉錦辰離去的方向飛去。

“小道友,你可要等等本尊,本尊腿腳不利索,你可得尊老愛幼啊。”

黑衣男子從石墩上下來,走出石洞後,在陽光的照射下纔看清他的麵貌。

臉色發白,冇有一絲血色,且遍佈傷疤,他的右腿隻剩下一根白骨,黑衣男子跟著烏鴉留下的氣息,一瘸一拐的走了。所過之處,寸草不生,百草枯萎!

-

『加入書籤,方便閱讀』

熱門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