思兔小說

登陸 註冊
字:
關燈 護眼
思兔小說 > 東方鏡明 > 第三十四章 落花仙子秦君予

第三十四章 落花仙子秦君予

-

不久,三人便來到一處山穀內穀內鮮花遍地,香氣撲鼻。

“這裡便是落花穀了。”

“相傳,每當紅塵中有一用情至深,卻又因情而死的女子,這裡便會生出一朵落花,但隻會綻放一次。據說,落花的花瓣隻要用心頭血滋養,隻要讓所愛之人吃下後,那人心中便隻有對方。”

“嘖嘖,問世間情為何物,大概你我都說不清吧!”葉錦辰一副高深的樣子,好像看破紅塵的大師一般。

“哥,你好逗啊,我和姐姐不就是你的情嗎?”蘇婉雪打趣道。

沈月卿聽後冇說話,隻是地站在一旁看著。

葉錦辰聽後,笑了笑,隨手摘了花,彆在了蘇婉雪與沈月卿的發間

“娘子,笑一笑,彆板著了臉,”葉錦辰捏了捏沈月卿的小臉,沈月卿臉一紅,冇有理會,拉著蘇婉雪向穀中深處走去。

“這傻丫頭。”葉錦辰笑了笑,快步跟上兩人。

山穀中心,一道白衣倩影快速移動,身後跟著幾個宗門弟子打扮的人。

“小美人,彆跑了,要是打傷了你,哥哥可是會心疼的。”

白衣女子以樹枝以踏板,一個大跳,回身釋放數十道劍波,一氣嗬成。

不過,都被身後幾人躲開。

為首男人見此情形,給身旁兩人一個眼神,兩人立刻心領神會為男人搭了一個人梯,男人的身體彈射而出,在空中快速捏訣。

“修羅掌!”

白衣女子單手捏訣形成一道護體罡氣,藉助“修羅掌”威力,瞬間提速。

“小美人啊,這麼心急去乾嘛啊?”

說罷,男人遞給同伴一個眼神,兩名同伴隱匿身形,從不同的方向離開。

看著離開的兩人,白衣女子眉頭一皺,但此時此刻也來不及去多想。

看著身後緊追不捨的男子,白衣女子單手掐印,口中唸唸有詞,一道道金色的咒印從白衣女子身後展開,將身後的男子圍住。

不過,也隻是攔了男子片刻而已,眼前前方便是懸崖,白衣女子一步登天,要跨過懸崖時,突然,兩個人影從崖底飛出,打了白衣女子一個措手不及。

白衣女子手持三尺青鋒,麵對二人的夾擊之勢似乎不怕,強大的劍意肆虐而出,一套劍法出神入化,將那二人打得節節敗退。

“落花有意,流水無情。斬情”

隨著白衣女子一聲“斬情”,穀內狂風四起,滴滴血雨從天而落。讓這原本生機勃勃的穀內失去了顏色。

空中的血雨滴在白衣女子的三尺青鋒上,白衣女子手腕一翻,劍指天穹,氣勢非凡。

“落!”

白衣女子向下揮劍,要將眼前二人斬殺時。

一根銀色的細針從暗處飛出,不偏不倚刺進了白衣女子的眉心。

頓時,白衣女子隻覺得四肢無力,頭暈目眩,那道威力無窮的“斬情”也如樹葉一般輕飄飄地打在二人身上,不痛不癢。

漸漸地,白衣女子的視野變得模糊,周圍的聲音也越來越小。

“哈哈哈哈,小美人,中了我的破魂針,看你這次還能忘哪裡逃!”

男人從樹林中走出,一臉得意。

“恭喜大師兄,賀喜大師兄!”

男人一步一步的來到白衣女子麵前,摸了摸白衣女子那光滑的臉蛋後。直接伸手扯開了白衣女子的衣服,露出了裡麵的肚兜。

“去死!”

白衣女子一拳轟出,卻撲了個空。

“我就喜歡你這樣的,哈哈哈。”

男人的手指隨意地在白衣女子身上走來走去,此時的白衣女子元神似有上百萬隻蟲子在啃食,對身體的控製權也逐漸喪失,根本冇有反抗之力。

男人一把掐住白衣女子,玩心大起。

正準備扒光眼前之人身上的最後一塊“遮羞布”時。

白衣女子身上爆發出強烈的白光,將男人震退。

隨即,白衣女子跌落崖底。男人看了看手中的傷口,心中想淩辱那白衣女子的心情更甚。

“去找,給我挖地三尺也要把她給我找出來。”

“是!”

……

這邊,葉錦辰三人還在悠閒地散步,這落花穀雖仙花眾多,但能入藥的卻少之又少,反觀蘇婉雪,這一趟下來收穫頗豐。

葉錦辰走在蘇婉雪和沈月卿的後麵,嘴裡吊著一根小草,好不快活。

不過,空中的一絲絲血腥氣引起了三人的注意。

跟著血腥氣,三人發現了一個衣衫襤褸的女子躺在地上,昏迷不醒。

正是跌落崖底的白衣女子。

“哥,我們救嗎?”

“你想救?”

“嗯。”

“那就救唄。”

蘇婉雪蹲在白衣女子身旁,開始為其醫治。但效果卻微乎其微。

葉錦辰也發現了端倪,他分出一道靈氣進入女人體內,發現了她眉間的那根銀針。

將銀針取出後,女人的臉色頓時好轉許多。

“夫君,我尋了一處安全之地。”

當蘇婉雪提出要不要救的問題後,沈月卿就去尋找一處地方作為暫時休息之地。

山洞內,葉錦辰躺在沈月卿雪白的大腿上,仔細地觀察著從白衣女子眉間取出的那根銀針。

沈月卿臉色緋紅,像一個剛出嫁的小姑娘一般。

不知過了多久,白衣女子幽幽轉醒,看著蓋在自己身上的薄毯,剛想起身,一股強烈的疼痛感席捲全身。

蘇婉雪聽見動靜後,急忙上前檢視。

“你醒了,感覺怎麼樣?”

“你是誰,我這是在哪?”白衣女子捂著頭,似乎在回憶之前的事情。

“我路過此地,見你受傷嚴重,就找一處無人之地,將你帶了過來。”

“是嗎,那便多謝仙子出手相救了,我叫秦君予,仙子之恩,定湧泉相報。”

“你在這裡躺好,我去看看給你熬的藥。”

“哥,她醒了。”

“嗯,我知道了。”葉錦辰應了一聲後,將破魂針收了起來。

隨即,便來到了秦君予身旁。

“我是她的夫君,能給我講講你身上發生的事情嗎?”

“還有,能給我看看你手中的落花嗎?”

聽到落花二字,秦君予驚訝地盯著葉錦辰,手不自覺地握緊。

“他,怎麼會知道我手裡有落花?”

-

『加入書籤,方便閱讀』

熱門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