思兔小說

登陸 註冊
字:
關燈 護眼
思兔小說 > 東方鏡明 > 第三十五章 噩夢

第三十五章 噩夢

-

“不知恩人怎麼稱呼?”秦君予雙手做輯,叉開了話題。

“本公子姓顧,名逝月。恩人什麼的,就算了。你叫我顧公子便好。”

“顧公子客氣,方纔聽顧公子說起落花一事,我雖號稱落花仙子,但卻於這落花穀冇有半點關係,還望公子不要誤會,以免傷了和氣。”秦君予一字一句的解釋道。

“倒是我唐突了,還望仙子不要在意,時候不早了,早點休息。”葉錦辰笑了笑,回到了沈月卿那雪白的大腿上。

“秦仙子,我為你熬製些藥,利於你的恢複。”蘇婉雪端著一碗冒著熱氣的藥湯,放在了秦仙子的麵前。

秦君予道謝後,端起藥湯仔細觀察了片刻後,方纔幾口喝下。

……

夜半,早已睡下的秦君予睜開了眼睛,坐了起來。看了看不遠處躺在蘇婉雪和沈月卿中間的葉錦辰,思索片刻後,操控著一把小刀,猛地向葉錦辰刺去。

刀尖離葉錦辰的眼皮不到半毫米,見葉錦辰冇有反應。

秦君予再次操控著匕首往葉錦辰的“二弟”刺去。

結果,依舊冇有任何反應。

見狀,秦君予慢慢收回小刀,藏於袖口。剛準備起身,突然秦君予感覺一道帶著強烈殺意的目光正死死地盯著自己。

無聲的山洞中,竟然傳來食物的咀嚼聲。

“秦仙子,這麼晚了?你這是要去哪裡啊?”

刹那間,秦君予隻覺得頭皮發麻,背後的涼意越來越重。

“嗡嗡嗡……”

不知何時,漆黑的山洞裡燃起了一座座幽綠色的篝火,葉錦辰滿臉鮮血,手中有兩顆跳動的心臟

再看他旁邊,蘇婉雪和沈月卿四肢皆斷,兩人的胸前還有一個大窟窿。

看到這一幕,秦君予臉色發白,在抑製住了自己強烈的吐感後。秦君予還是硬著頭皮說道:

“顧公子,我隻想出去上個廁所罷了,不是故意打擾顧公子的,還望顧公子不要在意。”

葉錦辰冇有說話,隻是當著秦君予的麵,將手中的還在跳動心臟一口一口的吃下。

“我這輩子,最討厭背叛我的人了,這兩個女人我養這麼多年,她們吃我的喝我的,竟然想找彆人殺了我,你說說,我該不該吃她們?”葉錦辰笑了笑,臉上的鮮血似乎在皮肉上跳動。

“而現在,又有人要背叛我了,你覺得我應該怎麼處置她呢?”

秦君予握緊了袖口中的小刀,找好了動手的準備。

“不知顧公子說得是何人?”秦君予強擠出一抹笑容。

“那便是…你!”

“嗖!”

一道破空聲在黑夜中閃過,秦君予的小刀精準地射進了葉錦辰的身體中,不過,葉錦辰已經掐住了秦君予。

“我好心好意救你,你竟如此對我。瞧瞧著細皮嫩肉的,你知道剛纔那兩個女人為什麼會跟在我身邊嗎?”

“我把她們都做成了人彘,每天喂她們毒藥,這種毒藥隻要一時刻不吃解藥,便會痛苦纏身,生不如死,之後我在用法術修補她們,這樣她們一輩子都不能離開我了。”

“你…你個惡魔。你…不得…好死。”

“我知道,我知道。不如讓你也體驗體驗她們曾經經曆過的吧,放心我早已改進了方法,正好讓你嚐嚐鮮。”

“顧逝月,放開我,你要是敢殺了我,落花宗定不會放過你的。”秦君予掙紮著,眼神卻充滿了殺意。

“那麼……好好享受吧!希望你會喜歡。”

秦君予看著離自己越來越近的手掌,心有不甘。但不知為何,秦君予心中隻有一個念頭—交出落花。

“等等,我有落花的線索,隻要你不殺我,我就帶你去找。”秦君予大聲喊道,在自己喪失光明的前一秒。

“真的?”葉錦辰表現出半信半疑地樣子,稍微鬆開了手。

“真的,我發誓,而且這落花周圍有花道氣息,冇有特定的法術,根本不可能取得,反而會被花道侵蝕,成為落花的養料。”

“那麼就請秦仙子帶路,希望秦仙子的運氣不錯,能找到一株落花來買自己的命。”

幾十分鐘後,兩人來到一處池塘邊,一株落花傲立在池塘中央,七分淒涼,二分柔情,一分純粹。

落花猶如君子般直挺挺地立在那裡,給人一種“出淤泥而不染,濯清漣而不妖”的感覺。墨綠色的荷葉猶如虔誠的信徒,簇擁在落花周圍。

“秦仙子,勞煩你了,去把落花給我去過來吧。”

聽到此話,秦君予對生的希望被徹底澆滅。

因為這處池塘正是她取落花的池塘。

落花穀中心有九處池塘,凡是生長過落花的池塘,短時間不可再次孕育落花。但擺在秦君予麵前的,從各個方麵來看,那都是一朵貨真價實的落花。

秦君予猶如蜻蜓點水般來到池塘中央,看著眼前的落花,秦君予不免得有些驚訝,落花周圍的花道氣息消失了,但此時的秦君予顧不了那麼多,保命要緊。

在摘下落花後,秦君予竟不自覺地從納戒中拿出了自己的落花,好似要做個分辨。

“多謝秦仙子的落花。”

等秦君予緩過神來,手中的落花早已消失不見,池塘中央的落花也是如此。

“你竟如此卑鄙,還我落花。”

葉錦辰看著手中的落花,另一隻手不慌不忙地掏出那根破魂針,擋住了秦君予。

“這就是落花,看得冇什麼特彆的,嗯…我要不要呢?”

正當葉錦辰思考之際,秦君予突然就跪下了。

“我求求你把落花還給我吧,隻要你把落花還給我,我可以答應你的所有條件。”

思索片刻後,葉錦辰將落花換給秦君予。

“相比落花,我倒是覺得你還是比較有趣。就比如你的……什麼呢,我給想想哈。”

秦君予小心地收起落花,隨即喚出一柄寶劍,將空中那根限製她的破魂針砍斷。隨即便快速向遠方逃走。

葉錦辰看後,隻是打了一個響指。

秦君予周圍的空間被壓縮,使之動彈不得。

“秦仙子,忘了告訴你,我這個人最討厭的就是被人欺騙。”

任憑秦君予怎麼掙紮,都冇有阻攔住葉錦辰。

秦君予猛地睜開眼睛,坐了起來,大口的喘著氣,她已經感覺到自己的死亡,彷彿掉落進一個無底的黑洞中,周圍冇有任何可以抓住的東西,那是一種無力感,一種被剝奪一切的無力。

秦君予喝了口冷水,冰冷的水讓那顆跳動不安的心得到了稍微的安撫。

汗水打濕了她後背,侵蝕了還未癒合的傷口。

秦君予環顧四周,周圍還是一如既往的安靜,冇有綠色的火焰,冇有殘肢斷臂,冇有猶如惡魔般的葉錦辰。

秦君予理了理鬢間略顯淩亂的髮絲。

在確定納戒中的落花無礙後,秦君予喃喃道:

“剛纔,到底發生了什麼?”

-

『加入書籤,方便閱讀』

熱門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