思兔小說

登陸 註冊
字:
關燈 護眼
思兔小說 > 讀我心後,劇本被踹翻了 > 端木嚮明的毒青梅!

端木嚮明的毒青梅!

-

到了下午,殷清輝果然接到了端木嚮明的電話,電話的那頭端木嚮明哭的可憐兮兮的。

“嗚嗚……,清輝,嗚嗚……我……我失戀了,你……你可不可以……來陪陪我。我太難過了,嗚嗚……”端木嚮明好像哭得上氣不接下氣。

若是平時,殷清輝肯定二話不說就趕過去陪著他了,不過,這次他腦子裡最先想到的可不是端木嚮明此時有多難過,這次他腦子裡最先想到的是殷清雅的心聲。

殷清輝表示他很煩躁‘怎麼辦?要不要安慰一下他,這畢竟是我多年的死黨,可是他對我起了異樣的心思哎。這,我要是去了,不就是羊入虎口嗎?可是該找一個什麼樣的理由拒絕呢?這次拒絕了,下次又該怎麼辦?難道隻能和他絕交了嗎?’

等等,失戀?“你什麼時候談戀愛了?我怎麼不知道?”殷清輝狐疑的問道。

要是平時,估計他也不會想到這個問題,可是在知道了端木嚮明對他圖謀不軌之後,他覺得端木嚮明的話全是漏洞,所以以前他有那麼好騙的嗎?

“啊?”端木嚮明顯然冇有想到殷清輝會問出這個問題,在他的想法中,殷清輝聽到他那麼難過就應該不問緣由地趕過去陪著他,可是,誰能告訴為什麼殷清輝會不按套路出牌。

“我,我……我是暗戀彆人,可是今天她宣佈戀情了,所以我就失戀了。”最開始的時候端木嚮明還有些結巴,不過越到後麵說的就越順了,甚至給人的感覺就是他說的就是事實。

沉默了一會之後,殷清輝還是決定委婉的勸說端木嚮明放棄他,不到萬不得已,他不想失去這個朋友。

“嚮明,我今天可能來不了了,我媽媽不知道從哪裡聽到了說我們兩個喜歡男子的謠言,所以近期她都不讓我晚上出門,你要是覺得需要人陪,那就給另外幾個打電話吧。畢竟我們都還要找媳婦,這些流言還是要注意的,你說呢?”殷清輝試探的說。

沉默了一會後,端木嚮明問“清輝,你是不是知道了什麼?”

殷清輝沉默。

“那我清楚了,清輝,叫上幾個朋友吃一頓飯吧,就當為我送行了.”端木嚮明苦笑一聲“你要是不放心,也可以帶家裡人來。”

“嚮明,你……”

“有些話,我早就想說了,不過在電話裡也不方便說,我定了位置,也叫了其他朋友,你可以提前一個小時到達嗎,有些話,還是還當麵說清楚,不然我可能一輩子都冇有機會說了。”

殷清輝沉默了一會後還是答應了。

下午6點,殷清輝就帶著殷清雅到了稻香村。他們到的時候,端木嚮明已經在等著了。

“你們來了,先看看想吃點什麼?”端木嚮明站起身走向他們。

【這就是端木嚮明嗎?長得好帥啊,當真是英俊瀟灑、劍眉星目、器宇軒昂啊,誰又能想到這麼一個謙謙公子,溫潤如玉的人竟然栽在我大哥身上了呢?如果不是我大哥不喜歡男人的話,我還真想把他們兩個綁死啊!】殷清雅擦了擦馬上就要從嘴邊留下來的淚水,遺憾的想。

‘雅雅,你可真是我的親妹妹啊,這麼善變。’殷清輝哭笑不得的想。

‘嗯,什麼聲音?’端木嚮明那一向波瀾不驚的臉上出現了裂痕,還好他很快就收斂了神色,冇有讓其他人發現異常。

端木嚮明不動聲色的看向兄妹二人,一邊思考著剛剛聽到的話。一般說“清輝,雅雅有什麼想吃的,想喝的都可以點,今天我買單。”

【喝的?對了,在劇情中,端木嚮明就是在大哥的酒杯中下了烈性的那種藥,然後他們就在酒店中度過了對我大哥來說並不愉快的一晚。】

【第二天一早,他們就被人堵在床上了。最後端木家無法接受這件事情,強製端木嚮明出國,同時兩家的關係也從友好變成了敵對。我大哥因此得了抑鬱症,這也是我大哥悲劇的開端。】

【不行,我得阻止這件事,一想到我大哥年紀輕輕就受儘折磨,最後從高樓上一躍而下,死後留下的都是罵名,我這心裡就一抽一抽的疼。嗚嗚,我可憐的大哥呀,你死的好慘啊,你就放心,要是我改不了劇情,那我一定會為你多燒點紙錢的,嗚嗚嗚嗚……】

‘……我覺得我還可以搶救一下的。’殷清輝無語。

對麵的端木嚮明臉色慘白‘清輝死了,罪魁禍首是我?’端木嚮明就連懷疑的意思都冇有,因為他確實打算今天給殷清輝下藥,在他的想法裡,既然得不到他的心,那麼得到他的人也不錯,反正他馬上就要出國了,過了今晚,就當做什麼事情都冇有發生就好,可是……

‘怎麼辦?我該放棄嗎?可是我不甘心啊!’端木嚮明的內心在掙紮著。

[宿主,有瓜,關於端木嚮明的,吃不吃?]

說到吃瓜,殷清雅瞬間就把她剛剛想的問題拋在腦後了。她雙眼放光的說【吃!吃!吃!必須吃。我已經準備好瓜子飲料小板凳了,快把瓜呈上來!】

聽到有瓜,殷清輝默默地豎起了耳朵,端木嚮明雖然不瞭解情況,但是他看著殷清輝的樣子也下意識的豎起了耳朵。

[端木嚮明有一個從小一起長大的青梅竹馬,叫歐陽琴,長得那叫一個好看,從小就喜歡端木嚮明,明明是大家閨秀,卻滿腦子想著與端木嚮明共赴巫山**.]

[不僅如此,歐陽琴還特地找了夜總會的公主學習如何勾引男人,在知道端木嚮明喜歡男子後還考慮去隔壁國家做個手術,可是卻發現端木嚮明對於其他男子不屑一顧,隻喜歡你大哥之後由愛生恨。]

[明天早上把你大哥和端木嚮明堵在房間的人就是她找來的,端木嚮明被強製送出國後,歐陽琴也跟著去了,她找本地的混混打斷了端木嚮明的腿,從此以後,端木嚮明就被她囚禁在地下室了,終生冇有在見過太陽。]

【嘶,好慘!】殷清雅看端木嚮明度目光裡不自覺就帶上了同情。

【那歐陽琴就這麼放過我大哥了?總覺得不會這麼簡單。】殷清雅問。

-

『加入書籤,方便閱讀』

熱門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