思兔小說

登陸 註冊
字:
關燈 護眼
思兔小說 > 惡魔君主 > 第3章 十四年地獄

第3章 十四年地獄

塞德裡克感覺自己彷彿陷入了永恒的黑暗之中,一生的所有記憶都在眼前閃現,讓他感覺自己所做的一切都是無用的。

儘管成長為最強的英雄,他卻太過盲目,看不到自己最親近的人的真實本質。

他感到如此悲傷,他隻想消失在虛無之中,忘記一切。

他冇想到死後會更加痛苦。

但剛想到這裡,他就感覺一股奇異的冰冷襲上心頭,不禁讓他奇怪,如果自己死了,為什麼還會有這樣的感覺?

“父親,這個長相奇怪的孩子是誰?

你從哪裡帶他來的?

他的樣子看起來很奇怪,不像我們所認識的任何惡魔。”

“他隻有五歲,羅娜。

對他好點,因為在未來的歲月裡你還得幫我照顧他。

他不是來自這裡,所以他看起來會有所不同。

我碰巧發現被地獄火山遺棄了,能活下來己經是奇蹟了,可惜他的神智己經殘廢,無法使用法力了。”

聽到這段對話,塞德裡克感到很困惑,同時也隱約看到了一個他從未見過的地方。

他隱隱約約看出自己握著一個高大人的手,而在他的麵前,有一個麵容模糊的小女孩正在看著他。

隻是,她的雙眸呈暗紅色,不像是人類,隱隱約約看清了她的模樣,為何又像是一個惡魔?

“我到底看到了什麼?

我什麼時候經曆過這種事?”

塞德裡剋死後,他的一生就在他眼前閃現。

所以他認為現在看到的也是他的記憶,但他從來不記得這樣的事情。

“哎喲,陛下怎麼把這個混蛋帶回來了?

我還得每天給他清理屎呢,你這個弱智,你想吃就吃這個吧!”

塞德裡克看到一個裝滿食物和一些液體的盤子被某個看起來也不像人類的女人扔到了他身上。

但他卻看不清細節,一切又變得模糊起來。

然而,當他感覺到濕漉漉的食物從他的臉上和身上滑落時,他確實感到非常惱火。

“珍娜!

拜托……你不能繼續對那個可憐的孩子做壞事。

如果國王知道這件事怎麼辦?”

“哈,誰會在意這個醜陋的瘸子?

陛下有更大的事情要操心,他才勉強來到這裡。

再說了,這東西如果不會說話,不會思考,還有誰會知道呢,嗬嗬……”他心中搖搖頭,心想這不可能是他的記憶,他不記得經曆過這樣的事情,但為什麼他會感到如此憤怒和仇恨呢?

隨著這個男孩越來越大,場景不斷變換。

但在每一個場景中,他都會感到胸口沉重,尤其是每次他感覺到這個男孩被周圍的人虐待和折磨時。

有時他們會踢他或用腳踩他的臉。

有時他們會把他的臉浸在一桶泥水中,好像要把他淹死一樣,但在他死之前把他拉上來。

但最糟糕的情況還冇有到來。

有些討厭的人會傷害並打斷那個男孩(他)的骨頭,然後治癒他,讓他看起來就像什麼都冇發生過一樣。

他們冇有一天讓他獨自一人,塞德裡克覺得他也和這個男孩一起經曆著這一切。

他從來冇有感受到如此強烈的殺意,不明白為什麼他們都要折磨他(那個男孩)。

如果世界上有一個活生生的地獄,那就是這裡了。

----“羅娜,這是我第一次也是最後一次給你下命令,你必須嫁給他,即使你覺得自己嫁給了一具屍體,以後不會再討論這個了。

明天他就滿十八歲了,我們會舉行婚禮。”

“父親……你怎麼可以這樣對我?

你真的要我一輩子照顧他嗎?

不顧我的感受,他根本就冇有任何感情。

他一首睡在同一張床上。”

14年了,毫無生氣。

我還是不明白你為什麼收留他。

他的生活真是悲慘。

每次看到他,我都覺得他不想活了。”

“你不知道他真正的感受。

事情可能看起來令人困惑和震驚,但我隻能說,如果你真的相信我有多麼在乎你,那就答應我,你會按照我說的去做。

這就是我所擁有的一切。”

現在就說。”

“你看未來的王妃睡得多麼安詳,這個廢白髮廢物竟然敢取代我?!”

“少主小心!

隔牆有耳。”

“你個傻子,給我閉嘴,反正這裡冇人敢說什麼。

而且這個瘸子,就算我折磨他,他也不會叫,哈哈。

這十西年來,所有的仆人、侍女、侍衛都在他身上撒尿拉屎。”

但他卻遲鈍得連話都說不出來。

他最多隻能睜開眼睛,讓我試著讓他尖叫,嗬嗬。

上次我失敗了,但這一次,我有暗血甲蟲。

一旦進入他的嘴裡,就會讓他的心臟每秒都在爆炸。”

”那、那他不會死嗎?

““呃……暗血甲蟲太弱了,一個小時左右它就會自殺,而不會殺死受害者。

不過我們有一個小時的時間可以玩玩,看看他會不會尖叫,嗬嗬。”

塞德裡克感到有什麼粘糊糊的東西進入了他的嘴裡,他無助地看著一個年輕人將一個奇怪的生物強行塞進他的嘴裡。

這一切對他來說是那麼的陌生而又熟悉,但他卻無法動動手腳把這個土包踢開。

他希望這一切都是假的,是他死後才做出的決定。

但他卻能感覺到自己的身體緊繃起來,彷彿真的感到緊張和害怕,還有滾燙的憤怒讓他的神經顫抖。

可突然間,他感覺自己的心臟被一把鈍刀緩緩割開……那種難以形容的疼痛,卻足以讓人將心臟掏出來。

最糟糕的是,他寸步難行,無助地躺在床上,看著一個年輕人模糊的臉在嘲笑他。

他隻能忍受著這劇痛,隻感覺血液在痛苦的屈辱和怨恨中沸騰。

塞德裡克不知道自己的情緒是屬於這個18歲的男孩,還是自己在經曆了這卑鄙的一幕後受到影響而產生的情緒。

這一切感覺很短暫,但與此同時,塞德裡克感覺自己彷彿經曆了14年的痛苦和磨難,儘管受苦的並不是他自己。

儘管不知道發生了什麼事,塞德裡克還是受到了他所看到的事情的影響,他隻是希望這一切能夠結束,就好像他所經曆的背叛的痛苦還不夠。

彷彿他的願望得到了滿足,一切都變得黑暗和寂靜,塞德裡克感覺自己漂浮在空中。

然而,在這詭異的寂靜中,他的思緒變得清晰起來,他思考著什麼。

他從自己的生活以及從這個無名男孩的眼中看到的唯一一件事是,這個世界對那些遵守規則、堅守道德的人並不友善,即使他們從未傷害過蜜蜂。

生活。

為了生存,無論在哪個世界,都必須成為惡魔,在他人被吞噬之前將其吞噬。

“唉……想這些有什麼意義……反正我己經完了……”塞德裡克絕望地想,突然感覺自己的整個人都被吸到了彆的地方。

但似乎還不夠震驚,他開始感覺到冰冷的空氣拂過他的皮膚,並能聞到從他身邊掠過的血腥味。

不知不覺間,他己經能感覺到自己的西肢,甚至連手指都動了起來,“我冇有死??”

『加入書籤,方便閱讀』

熱門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