思兔小說

登陸 註冊
字:
關燈 護眼
思兔小說 > 凡人之從散修走向長生 > 第179章 突入慕蘭大帳!陰羅宗!

第179章 突入慕蘭大帳!陰羅宗!

-

第179章

突入慕蘭大帳!陰羅宗!

“諸位道友如此確信那散修工會就是擁有四位大修士,但妾身還是難以相信。”一邊房宗主的道侶陸姓黑衣女子還是一臉的難以置信。

“這,陸道友,其實那散修工會真正明麵上的元嬰後期修士隻有那天恨老怪而已。”此時仲姓儒生開口解釋了起來。

“至於對方的另外手段則是十幾隻成熟體的飛天紫紋蠍。”

“十幾隻成熟體的飛天紫紋蠍?!此地居然還有如此之物?”饒是來自大晉見多識廣的房宗主聽到此靈蟲名字的時候都震驚了一下。

“若是十幾隻成熟體的飛天紫紋蠍戰力確實超過一般的元嬰後期級彆修士,不過此靈蟲不是說出了名的難控製嗎?”隻見一名二十餘歲的黑袍青年有些不理解的發問道。

“以飛天紫紋蠍暴虐的性格除非是從幼蟲開始培養否則根本不可能收服,若是從幼蟲開始培養到成熟體的時間至少都需要上萬年的時間。”

“可是按你們得到的情報,那散修工會不過是纔剛剛出現一百多多年的勢力,也就是說那人是直接控製了成熟體的飛天紫紋蠍,這實在是有些驚世駭俗了,要知道就算是化神修士遇上了這些成熟體的飛天紫紋蠍都冇有辦法收服隻能滅殺。”

黑袍青年是陰羅宗的四長老,同樣也是陰羅宗千年以來最為傑出的天才,如今不到五百歲的年齡就達到了元嬰中期巔峰,未來進階元嬰後期大有希望,被陰羅宗上下全體看重。

慕蘭人的三位神師互相之間彼此瞅了一眼,這人怎麼來問他們了?

又不是他們收服了那群飛天紫紋蠍,他們怎麼知道是怎麼做到。

“除了這飛天紫紋蠍還有什麼是堪比大修士的存在?”房宗主也知道這個問題難住了對方,所以轉移話題問起了其他的情報。

聽到房宗主的詢問,三位慕蘭神師搖了搖頭。

“剩下我們也不知道,整個散修工會都無比的神秘,我們隻知道在正道盟慘敗散修工會之後,天南的四大勢力一起找上門過,但最後卻隻能灰溜溜的退走了,其中詳情隻有領頭的那幾人才知道詳情。”

仲姓儒生搖了搖頭。

“你們連散修工會的會長,創辦此勢力那人的情報都冇有嗎?甚至連對方姓什麼都不知道?”陸姓黑衣女子有些不滿的問道。

慕蘭三大神師紛紛搖了搖頭,不是他們冇用而是李牧風太神秘了,幾乎從來冇有傳出過什麼訊息。

“宗主,這趟渾水我們還要去趟嗎?”那位前途光明的陰羅宗四長老有些不確定的傳音問道。

“這”聽到青年的傳音,房宗主也陷入了猶豫之中,本來隻是出來搜一些魂魄修補鬼羅幡,冇想到居然遇見瞭如此棘手的事情。

“我認為其實我們不用如此擔心這散修工會。”此時那畢姓矮子站了出來。

“根據目前的情報來看,散修工會實力雖然很強,但勢力並不強,隻不過是幾位元嬰後期級彆的戰力無比棘手而已。”

“我們慕蘭人靠近九國盟的部落其實和對方相處還是蠻愉快,從他手上購買了大量的妖獸材料。”

“以此來看,他並不是那種侷限於天南燕族人,亦或者是我們慕蘭草原慕蘭人的人,對於他而言,無論占據腳下這片土地的人是誰都不過是他妖獸材料的買家而已。”

“畢神師,這種把希望寄托在彆人身上的行為實在是有些愚蠢!”枯瘦老者聽到畢姓矮子這樣說,不滿的嗬斥了一句,隨後看向了陰羅宗的眾人。

“房道友,若是我們多拿出一些靈石和資材,不知道友能否請來一些大晉的同道?”

這也是他之所以向房宗主這些人說起散修工會的另外一個目的。

“靈石和資材想要請動元嬰後期級彆的大修士?”房宗主蔑視的看向祝姓枯瘦老者,“祝道友,你我都是這個等級的存在,我等需要什麼,你自己心裡也清楚,那種東西你們慕蘭草原有嗎?即使有願意拿出來嗎?”

“此次若不是我陰羅宗的鬼羅幡損壞需要靈魂修補,我們又豈會因為那幾個子來摻和你們的事情?”

鬼羅幡也可以叫陰羅幡,是陰羅宗的傳承法寶,

“唉,如此看來,我們隻能寄希望於你散修工會不要插手此事了。”一邊的慕蘭聖女歎了口氣。

這一次他們之所以要入侵天南除了因為先前敗給了世敵突兀人之外,還有一個重要的原因,就是他們信奉的慕蘭聖禽傳來訊息,它將要降領分身來到此界,讓慕蘭人準備一番。

這種準備可不是普通準備一番就可以了,需要動用大量的珍稀資源,凝練分身容器,但他們剛剛敗給了突兀人哪裡還拿的出這麼多的資源。

所以他們隻能調轉槍頭對準天南,準備掠奪天南豐富的資源補充他們慕蘭的資源。

他們慕蘭人根本冇有拒絕的權利,拒絕的話,失去聖禽的他們永遠都不可能是擁有天瀾聖獸庇護突兀人的對手。

“哎呀?!真是來得早不如來得巧?冇想到諸位都在談論我散修工會啊。”

“能夠被諸位重視,看來我散修工會也算有幾分薄名了?”

“真是榮幸之至,榮幸之至啊!

一道輕鬆愉快的聲音在大帳之中響起,周圍的人臉色均猛地一變。

“是誰?!”枯瘦老者一聲怒吼,渾濁的雙眼不斷的打量四周。

和她枯瘦的身軀相比完全不同,他的怒吼聲之中似乎加持了某種靈術,使得整個大帳的空氣都在顫抖。

“散修工會會長李牧風。”一個名字忽然出現在所有人的腦海中,在入賬口處的那個空閒座位上坐著一位溫潤儒雅、豐神俊逸的年輕男子。

對方的背後還揹著一個黃竹筒。

這位子本來是留給新晉的那位田神師的,不過對方因為剛剛突破元嬰後期,正在穩固自己的修為,所以冇來參與此次會議。

“你是怎麼進來的?”慕蘭聖女看見李牧風詭異的出現在這裡,厲聲質問道。

不過李牧風卻壓根冇想理她,而是看向了左邊的一群黑衣黑袍修士。

“諸位就是來自大晉的陰羅宗魔修吧?真是久仰大名啊!”李牧風對那位房宗主抱了抱拳。

房宗主、祝姓枯瘦老者、仲姓儒生、畢姓矮子,看著突然出現在這裡還一臉笑容的李牧風臉色一沉。

自從上一次被魏無涯莫名其妙的入侵之後,他們可是設置了不少的大陣和禁製,可是現在對方居然在他們毫無察覺的情況下來到了大帳之中。

而且看樣子還在這裡呆了許久,但他們卻一點都冇有發現,要麼是神通可怕,要麼是寶物逆天!

“李道友,你孤身一人來此到底有何目的?”祝姓枯瘦老者看向李牧風質問道。

-

『加入書籤,方便閱讀』

熱門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