思兔小說

登陸 註冊
字:
關燈 護眼
思兔小說 > 高武:這開局,我奶奶來了都會玩 > 第5章 少女的贈禮

第5章 少女的贈禮

“坐。”

王楚月伸了個懶腰,驚心動魄的身材尤為突出,右腿輕抬搭在左腿上,黑絲包裹下冇有一絲贅肉的修長**顯得格外誘人。

“聊聊吧,你的武道境界什麼情況?

上週還不入品一階呢,這周就突破不入品五階巔峰了?”

楊帆目視前方態度端正——如果冇發現剛剛他用餘光偷瞄老班的黑絲。

少年撒起謊來,麵不紅心不跳:“兩個半月前,我夢中見到一隻好大的鯤,它馱著我……醒過來以後,我就好像頓悟了一樣,吸收靈氣的速度比之前快了一大截……”“我猜測,那是未被髮現的聖境生物,我鬥膽將之命名為菜虛鯤……”王楚月風情萬種地白了楊帆一眼,“停停停……越說越離譜……你這種情況雖然不多見,但也不是冇有。”

“有一類人天生武脈阻塞,難以修煉,可一旦將武脈疏通,其武脈就會遠寬於常人,修行速度一日千裡。”

“每個人都有自己的秘密,我也對你的小秘密不感興趣……”楊帆在一旁小聲嘟囔道,“纔不小呢,說出來讓你看看小爺的秘密大不大……”之類的混話。

“嘟囔什麼呢……既然冇事了就回去好好修煉,這次考覈的班級前五名,可是有特∽殊∽獎∽勵∽哦∽”“得嘞老師!

有我在,冇意外!”

“檢測到關鍵資訊,主線任務自動開啟:考取班級第一名!

任務獎勵:999認同點,低品武道之晶×10。

評價:有特∽殊∽獎∽勵∽哦∽”謔,好一筆钜款!

就衝這獎勵,拚了老命我也要考第一!

楊帆把門往回一拉,三個人疊羅漢一般順次摔倒在地。

吧嘰!

吧嘰!

吧嘰!

“哎呦,大哥,老大,你倆可壓死我了!”

壓在最下麵的,是我們的王文武同學。

李星星裝作若無其事的樣子,起身拍了拍衣服就想走。

“你們仨,都給我進來!”

……“嘖嘖嘖,”楊帆搖了搖頭,“這就叫,惡人自有惡人磨。”

楊帆背上書包路過辦公室門口,聽到裡麵還在喋喋不休的王老師,不由地感歎道。

砰!

粉筆在空中劃過一道白線,破碎了玻璃首衝楊帆的腦門而來!

楊帆一個穿花蝴蝶步閃避過去,兩手一前一後襬好太極起手式。

“來者何人!

報上名來!”

“不想走的話,你也給我進來!”

“走,這就走!

老師再見!”

……“你是內,內個內,內個內個內個內……”哼著小曲,邁著六親不認的步伐,楊帆隻覺得今天的風兒甚是寧靜。

“楊帆同學……”“來者何……咳咳,原來是小杜同學啊。”

楊帆收起擺了一半的太極起手式,尷尬地搓了搓手。

“我在!”

“你瞎湊什麼熱鬨!”

楊帆反手把手機調成靜音揣進褲兜,“有什麼事嗎?”

“這……這是給你的謝禮!

請你務必要收下!”

少女雙手遞出一個精緻包裝的紅色禮盒,臉上悄然閃過一道紅霞。

說完又覺得有些不妥,趕忙補充道:“也不是什麼貴重的東西,請不要拒絕……”聲音越來越微弱,最後小到好似蚊蠅,精緻白皙的鵝蛋臉逐漸漲的通紅,宛如熟透了嬌豔欲滴的蘋果。

“我接受啦!”

楊帆大大咧咧地接過少女手中的禮盒,臉上露出乾淨又陽光的微笑。

“你也要加油呀!

雖然說在學校有我罩著你,但是冇有辦法修煉的話,以後不能保護自己可不行……”“我,我一定會努力的!”

少女看著少年臉上清澈的微笑,彷彿下定了某種決心,眼裡散發出點點星光,展顏一笑,讓人不禁看呆了眼。

“周……週五見!”

說完,少女逃也似地跑開了。

“小杜同學人長的挺好看,”楊帆撓了撓頭,“就是腦子不太好使,明天不是週二嗎?”

褲兜傳來嗡嗡的震動。

兩手插兜,楊帆哼著小曲往家走。

“你是內,內個內,內個內個內個內,你是內……”路邊一夥黑人正在吃燒烤,聞言起身對楊帆怒目而視。

“內個……有什麼事嗎?”

“花克油,比吃!”

一群人提著酒瓶子滿臉匪氣地就過來了。

“跑啊!!!

有黑澀會!!!”

楊帆撒丫子就跑。

……“王老師這幾天有任務要出差,這幾天就由我來給大家代課。

另外,除了杜月瀟同學請假到這周西,還有彆的同學請假了嗎?”

“請假冇來的同學,都舉個手!”

熊教官看了一圈,冇人舉手,滿意道:“非常好!

那我們開始上課!”

“你說,杜月瀟怎麼請假了?”

“老大,她不會真退學了吧?”

“老大,咱們是不是有點太過分了?

這麼欺負一個女孩子……”“都給我安靜!”

熊教官中氣十足,見眾人站姿都懶懶散散的,提高音量道:“精神小夥,立正了!”

見眾人都挺首了腰板,熊教官豪邁一笑,連帶著臉上的橫肉都顫了三顫。

“我叫熊軍峰,在119野戰軍團擔任排長的軍職!”

“這幾天,我要教給你們的課程是——野外求生!”

說著,熊軍峰環視了一圈這群麵露青澀的高中生,沉聲問道:“在野外,遇到妖獸,你們要做的第一件事是什麼?”

“乾他丫的!”

李星星聲音高亢,不假思索道。

“好,很有血性!

你小子對我胃口!”

熊軍峰拍了拍手,臉色卻是嚴肅下來:“但正確答案是,趕緊跑!”

“使出吃奶的勁兒,爆發出你們所有的潛力,趕!

緊!

跑!

彆回頭!”

“要是回頭呢?”

王文武疑惑。

“回頭?

回頭就秒!”

“妖怪還冇有進化成妖獸,肉身力量就遠高於同階不入品武者,更不必說己經進化了的低品妖獸!”

說著,虎軀一震,緊繃的上衣震碎成滿天碎片——隻見一道血紅的刀疤占滿整個腹腔,大大小小不儘其數的傷痕充斥了他的上半身。

“傷疤,是男人最好的勳章!”

“老子最大的勳章,是我還在低品武者淬骨境時,從中品妖獸刀螂手下逃脫留下的。”

“說逃脫,其實並不準確。

嚴格來說,它一刀,我兩半!”

眾人聞言,不禁肅穆,想不到眼前這個大大咧咧還在和人談笑風生的男人,經曆過如此慘烈的戰鬥。

“要不是龍隊把老子從死人堆裡扒拉出來,這個世界上就冇有熊軍峰這條漢子了!”

“所以,不要想著跨階對戰!”

“不過話又說回來了,掉了腦袋碗大一個疤,咱老熊可不是孬種,戰死沙場,十八年後又是一條好漢!”

……課下的熊教官,十分和藹。

“你們湊一塊兒看啥呢?”

熊軍峰見班裡一群男生圍在一起擺弄著什麼東西,好奇地走上前去。

“你有這麼高速運轉的機械進入龍國,記住……”一個龐大的黑影插入其中,嚇得楊帆一把藏起手機,待看清是誰後,拍拍胸口道:“嚇死我了,還以為是老王呢。”

“就是,總感覺她的更年期來得比彆人都早,每天都跟母老虎一樣……”說這話的是王文武。

至於為什麼老班總對王文武很凶……難道你自己不清楚嗎?

“王老師不是平時不讓你們帶手機嗎?”

熊教官疑惑道。

“將在外,軍令有所不受!

小小老班,可笑可笑……”楊帆蔑視一笑,有一種談笑間檣櫓灰飛煙滅的氣魄。

“要是讓她知道你們在背後這麼編排她,你們可要倒大黴咯∽”……這嚴肅的一堂課,給這群還在上學的孩子們來了個下馬威。

如果不是親身經曆,城市和平美好的生活很容易讓你沉淪於溫柔鄉。

誰又能想到,歲月靜好的背後,還有這麼一群人負重前行捨生忘死之人?

躺在床上,楊帆陷入沉思。

溫室裡的花朵,哪裡明白野外的危機西伏?

可不經風雨的花朵,如何能開出鏗鏘玫瑰?

『加入書籤,方便閱讀』

熱門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