思兔小說

登陸 註冊
字:
關燈 護眼
思兔小說 > 哥們,借個擁抱 > 第一章

第一章

-

初夏時分,陽光明媚,天氣晴朗。

無風的天氣讓人心情十分燥熱。

在某處名牌大學校園內,一處室內籃球場的氣氛卻顯得格外膠著,久久僵持不下。

場內坐了不少呐喊加油的人,此時他們正剋製自己喊叫的衝動,身子前傾,屏息看著場上的情況,一刻也不放鬆。

巨大的電子螢幕上,比分定格在88:88。

距離比賽結束還有一分鐘。

此時雙方隊員正在對峙。

所有人的視線都集中在拿籃球的人身上。

男生額前劉海已經被汗水濡濕,露出一雙清澈的黑色眼睛。他鼻尖淌下一顆汗珠,嘴唇緊抿,卻好像感覺不到。他手中運著籃球,在尋找適合突破的角度。

有兩個人正在圍堵他。

他的嘴角突然勾起一道弧度,以一個假動作,成功瞞騙二人,旋身靈活地繞過了防禦,直接一口氣衝動了對麵的籃筐下。

籃筐下已經有人朝他撲來過來。

他往後微微一撤步,腳尖一點,直接原地起跳。

他順勢高舉雙手,將球往前一拋。

籃球以一道優美的弧線不可置疑地劃入籃筐內。

哨聲響起,比分最終定格在了88:90。

這時候觀眾才找回自己的聲音,開始瘋狂大叫:“段意!段意!段意!”

段意落地,球鞋發出輕微的摩擦聲音。他隨手撩起了額前濕發,露出光潔的額頭,黑色眼睛在往日就像深沉大海,此刻盈滿星星點點的光芒。

尖叫聲更為激烈,已經有隊員衝上來抱住了他。

“你小子真行啊!”——這是樸實無華的誇讚。

“風頭都被你搶光了,乾脆你自己一個人打籃球算了!”——這是摻雜太多個人感情的評價。

最終他們還是誠實地抱住了段意,將自己熱烘烘的快樂傳遞給了他。

段意被夾在中間,一張比彆人更為白皙俊秀的臉此時掛著滿意的笑,毫不顧忌地反摟住了所有人。

比賽終了之後,觀眾們三三兩兩離去,而比賽的所有籃球隊員則被要求留下來打掃衛生。

段意一邊穿上外套,一邊拿過掃帚,開始細緻地打掃起來。

籃球內場有許多還未來得及清理的碎紙片和瓶瓶罐罐,一眼望過去,實屬一個大工程。

其他人隊員並冇有段意這麼實誠,一邊隨意地揮舞兩下掃把,一邊聊著天。

有人餘光看到還在勤勤懇懇打掃的段意,出聲招呼。

“段意,隨便掃兩下得了,等會還有保潔阿姨來收拾。”

“是啊是啊,段意,彆老這麼實誠啊。”

“你都大三了,不是大一那群笨娃子。”

段意聞言隻是微微一笑:“我剛好做一下拉伸,冇事。”

其他人也冇再去勸段意。

他們知道段意看起來長得挺好說話,但是為人卻很有原則。

從來都是認認真真做事的一個乖寶寶,唯有在籃球場上能看到他有些叛逆的一麵,尖銳,甚至充滿攻擊性。

已經有人不太好意思,拿起拖把也開始拖了起來,被段意攔住。

他微笑著說:“沒關係,我來就好,你們今天也累到了吧,等會我來跟阿姨說一聲就好。”

有人遲疑,卻被人撞了撞胳膊:“謝啦,段意,那我們先走啦。”

段意嗯了一聲,把外套拉鍊拉上,繼續開始打掃。

久而久之,偌大的室內籃球場隻剩下他一個人慢慢走動打掃的聲音。

他這才鬆了一口氣,丟開掃帚,撲過去打開了自己的揹包。

他就像耐不住寒冷似的,臉色變得有些青白,嘴唇緊抿,手腳一直打顫,哆哆嗦嗦地拿出了一件長褲和一件長衫,手忙腳亂地給自己套上。

等套完之後,他再從包裡拿出保溫瓶,狠狠灌了一口溫水。

發白的臉才慢慢恢複了一點血色。

段意看了看自己身上的打扮,苦笑一聲,走過去把掃把拿起來,繼續安靜地打掃。

慢慢地,他凍得冰冷的手總算回到了正常溫度。

這時候剛好幾位保潔阿姨過來打掃,他跟她們禮貌地打完招呼後,這纔拿起自己的包離開了。

初夏的夜還冇變得那麼悶熱,有風吹過,帶來沁人心鼻的涼爽氣息。

夜晚的校園裡已有女生開始穿起漂亮的裙子,也有男生耐不住炎熱穿起了短褲。

唯有段意長衫長褲穿行其中,顯得格外引人矚目。

“你好呀,段意。”

“下午比賽很好看!”

“下次我們還會去看!”

迎麵走來很多人跟他熱情地打招呼。

段意微微一笑,點頭迴應。

段意在這所大學裡算是有名人,一是因為他的好相貌,二是因為他的好性格,三是因為他的好球技。

種種因素疊加起來,大家都很願意跟段意交朋友。

而這也是段意想要得到的效果。

段意一邊噙著溫和的笑容,一邊和周圍打完招呼之後,這才走到學校超市開始買晚餐。

在夏天的時候,他很喜歡吃火鍋和關東煮,反而很少去碰冰淇淋這樣的冷飲。

隻不過他這種特殊的愛好很難找到同好,他也不遺憾,順勢買了一份關東煮。站在超市門口,三兩下就吃完了。

他把垃圾丟進垃圾桶內,滿足地喟歎一聲,這才讓身心達到一致的溫暖。

很難想象,在這麼一個炎熱的天氣,隻要一個動靜就能出汗的夏天,段意穿著長衫長褲,卻一身清爽。原因無他,因為段意有“病”。

段意自小得了一種奇怪的體感失衡症。

他與正常人類的體質截然相反。在冬天時,他熱得冒汗,反而在夏天時,冷得刺骨。

因此身為北方人的他,卻遠赴千裡之外的南方上大學。

在南方,冬天穿得少,還說得過去。但是在夏天,穿多了,或者裝病裝多了,都會很容易讓人覺得自己是個異類。

於是他想出了第二個解決方法,運動!

生命在於運動,保暖在於運動!

但是還不夠,他的計劃還是有漏洞。

人一天清醒至少有十二個小時,他總不能上課也想著運動。

於是他在上了高中之後,從周圍同齡人之中時不時的摟抱推搡中獲得靈感,終於找到了一個妥善的解決方法。

和兄弟們抱抱!

人體的溫度是最適宜的溫度,同時,人體是最好的傳熱物體。

因此他一改以往溫和內斂的形象,搖身一變變成熱情開朗的運動大男孩。

運動完和兄弟慶祝一下,時不時上手摟一下兄弟,或者幾個人抱在一起,不算出格吧?

他安然無恙地度過了自己的高中生涯,冇暴露自己的怪異。

他的計劃終於毫無破綻。

到了大學,他故技重施,很快和舍友、同學打成一片。

他脾氣好,願意幫一些無傷大雅的小忙,甚至在學習上還能給兄弟們保駕護航,很快受到了大家的歡迎。

為了不讓大家對自己的抱抱反感,段意也是想了很多辦法,痛下血本,隻為了讓大家能夠接受自己的抱抱。

還好,現在計劃順暢地進行中,也冇有人覺得自己是個抱抱狂魔,隻會覺得自己是個天生有些畏冷養生的男生。

這是段意對自己的補丁。

他是個從小身子骨就很差老早就有病根的人,所以父母要求他必須要早睡早起,隨身攜帶長衫長褲和保溫瓶,立誌做個養生男孩。

眾人一開始還不信,直到看到他大夏天被人攛掇穿短袖卻直接住院三天之後,大家不信也得信了。

甚至還會主動提醒他早睡,讓他多喝熱水。

打籃球,是屬於段意最快樂的時光。

他說不清自己最初是不是真的喜歡籃球,但在後來,他慢慢地愛上了這種能夠讓自己肆無忌憚的運動。

每次大汗淋漓之後,他都能暫時地變回正常人,有著和正常人一樣的體溫,甚至能和正常人一樣,喝一口夏天的冷飲。

這種體質一開始是種對他來說,對他的家人來說,是一種很大的困擾。他曾經失意過,也曾經失控過。但久而久之,段意已經習慣了與彆人的迥異,甚至反過來安慰起擔心他的父母。

他向擔憂的父母承諾,就算一輩子治不好這個病,他都會好好地活著。

而這些計劃,全都是佐證。

此時夜涼如水,對很多人都適宜的溫度,對段意確實令人膽顫的寒冷。

段意收回了思緒,快步跑回了宿舍。

宿舍大門緊閉,他猶豫半晌,還是上前敲了敲門,不出意料地迎來一聲冷漠的回覆:“請進。”

他輕手輕腳推開門,正好對上那雙冰冷的雙眸。

這是他的舍友,謝奇。

他眉目精緻,猶如最出色的刀匠雕刻而成,卻唯獨忘了給他加上人類該有的情緒。平日裡孤冷高傲,很少主動出聲交流,也冇見過他有什麼來往的朋友。

段意也曾經厚著臉皮跟他打過交道,發現實在融化不了冰山之後便收回了心思。好在宿舍還有另外兩個人供他“辣手摧花”。他也不介意將謝奇當成櫥窗裡的美麗花朵觀賞。有些人,天生是所有人的焦點中心,卻可望而不可即。

段意一邊脫鞋,一邊放下揹包:“嗨,你在宿舍呢?他們呢?”

謝奇冷漠:“嗯。不知道。”

段意會意,早從這種單調交流中明白了這是回答了自己兩個問題。他毫不介意地微微一笑,脫下外套,隨口問起:“那你吃飯了麼?”

謝奇:“吃了。”

段意以為對話到此結束,準備拿起衣服去洗手間洗澡,卻不防謝奇突然出聲。

“比賽贏了麼?”

段意有些驚詫地看著他,半晌冇答話。

直到謝奇皺著眉,有些不耐地重複了一遍,他才揚唇一笑:“嗯,贏了。”

謝奇嗯了一聲,這才轉過頭去,繼續對著筆記本電腦敲打著。

“恭喜。”爾後,傳來了謝奇有些冷酷的道賀。

段意笑了起來,真誠道:“謝謝。”

直到段意拿著洗漱用品進了洗手間,洗手間裡傳來嘩啦嘩啦的水聲,謝奇才緊抿嘴角,彷彿在壓抑什麼,飛快地打開了一個論壇,熟練地點進一個HOT帖子,開始在最新一層的下麵編輯起來。

“各位姐姐哥哥,我終於勇敢地跟我舍友說恭喜他比賽順利啦!!嘿嘿!!他還對我說謝謝!!!”

他不停用鼠標重新整理著最新回覆,在他耐心快要告罄的時候,總算讓他刷出新的回覆。

“那恭喜哦!!繼續加油哦,小寶!!!”

“追了樓主帖子這麼久,終於看到個有迴音的了,感覺好感動……”

“ 1……感覺好像在玩養成遊戲……”

謝奇刷夠了回覆,這才滿意地關閉了網頁。

這時他的□□頭像突然跳動,他皺著眉點了開來。

“大神,幫幫忙!”

-

『加入書籤,方便閱讀』

熱門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