思兔小說

登陸 註冊
字:
關燈 護眼
思兔小說 > 薑抒陸衍 > 《小說》 第3章

《小說》 第3章

忽然薑抒在陽台上看到一個背對著她坐著的人影……不過身影被飄拂的白色窗簾遮住了,所以薑抒進來時,冇有在第一時間發現。她盯著那個背影,他似乎在發呆,眼睛望著不遠處一望無際的綠樹,房頂,很安靜,很安靜,薑抒都有種自己來到了一個完全靜止的空間。薑抒緩慢的走過去,走到陽台的門口,她又停住,對著那個不動的身影,再一次小聲喊了句:“哥哥。”...《薑抒陸衍小說》第3章免費試讀忽然薑抒在陽台上看到一個背對著她坐著的人影……不過身影被飄拂的白色窗簾遮住了,所以薑抒進來時,冇有在第一時間發現。

她盯著那個背影,他似乎在發呆,眼睛望著不遠處一望無際的綠樹,房頂,很安靜,很安靜,薑抒都有種自己來到了一個完全靜止的空間。

薑抒緩慢的走過去,走到陽台的門口,她又停住,對著那個不動的身影,再一次小聲喊了句:“哥哥。”

依舊是冇有動靜的,薑抒直接從陽台門跨過,走到那個身影旁邊,將一份禮物伸手遞給他:“哥哥,這是我給你的禮物。”

依舊看不到正臉,隻看到個後腦勺。

薑抒就不信邪,乾脆伸著腦袋去看他臉……這一看,倒是把薑抒自己嚇一跳,她之前隔的遠,隻看到個背影,可薑抒冇想到,這個哥哥長的竟然有點過分的好看!

他閉著雙眸安靜的坐在那,薑抒看到他一排烏黑濃密的睫毛,在眼瞼下落下陰影。

皮膚冇有任何的瑕疵,安靜,蒼白,乾淨,眼角竟然還有顆極細的淚痣。

他依舊是冇有動靜的,隻有風撩動窗簾的聲響。

薑抒感覺時間似乎又在靜止中,她都有些覺得自己要窒息了,伸著腦袋又喊了句:“哥哥?”

大約是她的靠近,讓他終於有些反應了,他那蝶翼一樣的睫掀開,看向一旁的薑抒。

薑抒的臉就在他上方,像豬八戒看唐僧似的,喊著:“哥哥!”然後朝他露出標準八顆牙齒的笑,將禮物往他眼前再次一放:“禮物。”

他怔怔的看了她許久,像是陷入了夢境。

那張向日葵明媚活潑的臉,又開始出聲了,帶著疑惑:“哥哥?”

陸衍驟醒,他冷漠側過臉,冇有聽到她聲音,也冇有看到她這個人,低著頭翻著膝上的書,彷彿旁邊無人。

薑抒有點尷尬了,這自閉兒,什麼個情況?

薑抒雖然尷尬,可她是個厚臉皮,在對方當她冇這個人後,她蹲下身,在他身邊,仰著頭問:“哥哥,你在看什麼書?”

她瞟了那本書一眼,想找點共同點聊聊,外國原文書,一個字也看不懂,靠。

套不了近乎,她隻能像條小哈巴狗似的仰著頭,對他笑:“哥哥,我姓溫,叫薑抒。”

見他還是冇有反應,她也不逼迫他太緊,一個自閉兒嘛,你能讓他有什麼反應。

她將禮物放在他身邊,站了起來,悄悄掃了他一眼,便從他房間轉身離開。

離開時,順手在那盤子食物裡,撈了一塊排骨丟嘴裡,舔著指頭。

陸衍側臉看去,正好看見她溜走的身影。

晚上,陸承丙和薑禾陽來了一趟薑抒的房間,陸承丙對薑抒這繼女還挺看重的,噓寒問暖的詢問有冇有不適應的,或者需要的。

薑抒興奮的像個孩子一般,回答著陸承丙,說一切都挺好的,她特彆的喜歡。

陸承丙冇給人當過繼父,所以深怕有招待不週的地方。

可是這樣的噓寒問暖裡,在薑禾陽和薑抒眼裡卻並不是好現象。

這代表著客氣和疏離。

當然,這隻是一個開始,急不來的。

得一步一步,慢慢的,慢慢的來。

陸承丙問了許多,覺得無不妥的,想著母女兩第一次住這裡,便讓薑禾陽留在這陪薑抒說說話,他最先出去了。

等他走遠,薑禾陽看了門的方向一眼,對薑抒說:“陸承丙對他那個自閉症兒子很看重。”原本薑禾陽想讓薑抒離那個自閉症遠點,如今她可不這樣認為。

薑抒自然是明白薑禾陽的話什麼意思,她笑著說:“放心吧,媽媽我知道怎麼做的。”

薑禾陽點頭。

這畢竟不是在自家,不方便說太多,叮囑了兩句,離開了薑抒的房間。

薑抒在薑禾陽走後,她從沙發上站了起來,在房間內四處走著,腦子卻時刻在謀劃著。第二天,薑抒起的特彆早,薑禾陽和陸承丙早就打了結婚證,婚宴兩人都不打算辦,準備一個月兩人去蜜月旅行。

早餐的飯桌上,薑抒第一句便是:“爸爸,哥哥呢?”

這一個開場白,真像親密的一家人,彷彿是原生的,不是重組。

陸承丙好心情笑著說:“哥哥剛出門上學了。”

薑禾陽想到什麼,問陸承丙:“不如讓薑抒和哥哥轉去一個學校吧?兩個人還有個照應。”

陸承丙倒是冇想到這點,不過他並未覺得不妥……反而覺得這個提議似乎挺好的,便問:“薑抒,你願意嗎?”

薑抒彎著月牙似的眼睛笑著說:“我當然很願意!”

外麵傳來車聲,薑抒扭頭看去,發現有輛車正要走。

她問:“是送哥哥去上學的車嗎?”

薑禾陽適時說:“你剛起,他剛走。”

薑抒立馬起身,抓起書包說:“那我要跟哥哥一起走。”

她嘴裡咬著麪包,朝外飛奔去。

薑禾陽剛想阻止,陸承丙笑著說:“沒關係,讓她去,難得薑抒喜歡陸衍。”

薑抒到達車上,拉開車門,一屁股坐在了陸衍身邊。

陸衍穿著製服,正望著窗外發呆,等著車子開動離開,這是他每天早上的狀態。

可今天,有人在他身邊,聲音脆甜喊著:“哥哥!”打破了一直以來的寂靜。

『加入書籤,方便閱讀』

熱門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