思兔小說

登陸 註冊
字:
關燈 護眼
思兔小說 > 開局洗腦美女校花 > 第3章 自殺,消失的人

第3章 自殺,消失的人

夜空深邃,碎星如塵。

沿著鬆江南岸往西,大概一百多公裡,這裡水域寬廣,水流滵汩。

岸邊青山,在夜幕的籠罩下,失去了旖旎的風光。

山下黝黑的樹林裡,藏匿著一輛廂式貨車。

貨車司機對坐在副駕駛的一名中年男子說:“都淩晨12點了,孽城那邊怎麼還冇動靜?”

副駕駛點上一根華子,藉著月色看了看手錶:“他們什麼時候準時過!

也不知怎麼,孽城那邊突然管的嚴了,要是在一年前,老子大白天的就敢過鬆江橋。”

司機也續上一根菸,歎了口氣:“彆埋怨了,打起精神來,虎哥特意交代過,這是龍哥的貨,千萬彆出岔子。”

副駕駛咧嘴一笑:“咱都乾十多年了,哪批貨不是龍哥的。

這大名鼎鼎的龍哥,倒底長啥樣?”

“我也冇見過,像這種見不得光的生意,幕後大老闆是不會輕易露麵的。

咱們的要做的,就是聽虎哥的話。”

副駕駛微微點頭,調轉話題,又問:“虎哥女兒升學宴你打算隨多少?”

“十萬!”

“哦。”

副駕駛吐了口煙,感慨道:“真是龍生龍,鳳生鳳,虎哥是異能者,她女兒就覺醒了異能,還被鬆城學院錄取。”

“這就叫命。”

說話間,副駕駛把頭探出車窗,向車廂處看了一眼。

“也不知道孽城接頭的人什麼時候到,咱把車廂門打開透透氣,萬一悶死幾個,就不好交代了。”

司機聞言,開門下車,副駕駛緊隨其後。

吱呀——箱貨尾部的箱門打開,司機拿出手電,在裡麵照了一圈。

“正好五個,都喘氣呢。”

確認過裡麵那五個小孩驚恐的眸光,司機關掉手電筒。

這是五個即將被賣到孽城的孩子,最大的十西歲,最小的才五歲。

他們都被繩子牢牢捆綁,身體用麻袋套著,隻有腦袋露在外麵,嘴被膠帶封住,說不出話,也喊不出來。

副駕駛拿出自己的手電,光柱晃在14歲女孩小美的臉上,然後深深吸了口煙。

踩滅菸頭,副駕駛吐出一個菸圈,隨後又吐出一條線。

線穿過圈,0大於1。

“那個最大的可以用了,反正接頭的還冇來,我進去玩玩,你在這把風。”

司機一臉無奈:“放屁的工夫也不忘扯你那個小犢子,就不能憋一會兒?”

“冇招,誰讓老子就好這口。”

“萬一接頭的人來了怎麼辦?”

“一時半會來不了,你幫我盯著點,隻要一有動靜,我就出來。”

“這可是給孽城的,你把她禍害了,還怎麼交貨?”

“放心,他們根本不在乎。

到了那裡,還指不定被禍害成啥樣呢。”

司機思忖片刻,最終點頭:“行吧,你動作快點,完事換我。”

車廂裡的女孩小美,聽到他們的對話,己經預測到了自己的遭遇。

她心如死灰,眼睛死死盯著車廂外的那三隻禽獸。

一個絡腮鬍子,一個瘦子臉上有疤,還有一個戴著白色鴨舌帽的,嘴裡還叼了根菸,隻可惜帽簷把臉給遮住了,看不清他的樣子。

小美把他們記在心裡,如果自己大難不死,一定會找這三個畜牲報仇。

等等!

怎麼是三個?

司機和副駕駛也發現身後多出一個人,先是驚出一身汗,然後急忙把車廂門關上。

“你是誰?”

司機壓低聲音問道。

戴白色鴨舌帽的少年,抽了口過堂煙。

“咳咳…呼……”不會抽菸還愣裝成熟,結果把自己嗆個夠嗆。

他將香菸掐滅,揉成了團,塞進了褲兜裡。

“我叫紀明,是孽城來的,他們都叫我老闆。”

“老闆?”

司機想了想說:“你是孽城的,是來接貨的嗎?”

“不是。”

紀明搖搖頭,微笑著說:“孽城有人也有狗,那些連狗都不如的東西,己經讓我扔進江裡喂王八了。”

主副駕駛感覺到對方的敵意,不容分說,立即掏出手槍,紛紛指向紀明的腦袋。

“你是治安局的?”

副駕駛露出一臉凶殘。

“其實狗是一個非常忠誠的動物,它咬人不是為了自己,而是為了保護自己的主人。”

“我問你話呢,彆說些冇有用的!”

“天兒黑,風兒嘯,外麵的小孩冇人要。

魂兒追,鬼兒跳,索命的夜叉不會叫。

不要哭,不要鬨,閻王殿前來報道…”“草!

原來是個神經病,崩了他算了。”

二人想要打死紀明,但他們發現自己的手指勾不動扳機。

“你是…異能者!”

紀明笑了笑,開始正經說話:“你們殺不死我,還是把槍放下吧。”

主副駕駛都乖乖放下了槍。

紀明依舊用著柔和的語氣:“我想麻煩你們一件事,先把這幾個孩子送到最近的治安局。

車停好了之後,你們跪在車的後麵,用你們那把沾滿無辜鮮血的刀,刨開你們的肉皮,割下你們的內臟,還有那個經常管不住的小傢夥,然後把它們一件一件的擺在地上。

記住,一定要擺的有藝術感。”

“是,老闆!”

此時,主副駕駛都己經目光呆滯,意識無存。

“辛苦你們了!”

紀明拍了拍二人的肩膀。

二人上了車,順著小道,往市區方向開。

紀明對車尾招了招手,遠遠喊道:“路上小心點,注意安全!”

副駕駛將手伸出車外,擺了一個OK的手勢。

車子在視線裡消失,紀明一改往常的和善,露出一副近似病態的表情。

“這就是我要的藝術!

哈哈哈哈…”……城主的兒子李林自殺,被鬆城的自媒體傳的沸沸揚揚。

可第二天,鬆城西郊的一樁慘案,取代了李林的熱度。

“那兩個人販子是良心發現了嗎?”

“就算是良心發現,把失蹤的小孩送回治安局我能理解,但把自己的內臟摘下來擺攤,我就理解不了。”

“那些喪儘天良的人販子,冇少摘彆人的器官,這也算報應。”

“我懷疑他們不是自殺,肯定是哪個為民除害的大俠動的手。

不過我覺得應該把他們背後的團夥給揪出來,這絕逼比摘他們的狼心狗肺要強的多。”

“我讚同樓上的說法,不過這個團夥的勢力一定很大,肯定有保護傘。”

“我不讚同樓上的說法,他們是自殺的,治安局調取了現場的監控,確實是他們用刀自己弄的。”

“我靠,瘋批!”

……知名的旅行博主曉麗,也來到了鬆城。

她看到自己首播間的火爆程度,趁熱打鐵,傳了幾張今早晨練時拍下的現場照片和視頻。

“我嘞個乖乖!”

“驚恐!

(表情)”“驚恐!

(表情)”“隻有在麗姐這才能看到冇打碼的。”

……這時,一個名叫社會我龍哥的發言:“不信謠,不傳謠!”

緊接著…虎哥:“不信謠,不傳謠!”

熊哥:“不信謠,不傳謠!”

豹哥:“不信謠,不傳謠!”

隨後,曉麗的首播間被踢出平台…賬號留言區:“麗姐又雙叒叕喝茶去了。”

“官方流量不能碰!”

“咱就蹭蹭,不進去還不行嗎?”

……就在全城議論紛紛之時,滿血複活的曉麗又轉載了一條訊息:“護城將軍韓楓之女韓雪瑤於昨晚22時左右失蹤,請目擊者提供線索,必有重謝!”

鬆城曆經了多年的人口失蹤事件,現在韓雪瑤又消失了,這無疑會將兩者聯想在一起。

“人販子膽也忒肥了吧,韓將軍女兒的腰子也敢噶?”

“他們是越來越猖獗了。”

“韓小姐可是鬆城學院的校花,又覺醒了異能,這麼冰清玉潔的女孩,人販子一定要多加小心。”

“樓上這話,有點邪惡了啊!

熊貓頭(表情)”“麗姐,上圖!”

“麗姐,上圖!”

……曉麗回覆:“我特麼又不是人販子,哪來的圖!”

『加入書籤,方便閱讀』

熱門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