思兔小說

登陸 註冊
字:
關燈 護眼
思兔小說 > 開局洗腦美女校花 > 第4章 退房,好人一生平安

第4章 退房,好人一生平安

外麵鬨得沸沸揚揚,對於出身孽城,又冇有手機等娛樂產品的紀明來說,隻能事不關己的矇頭大睡。

咚、咚、咚…有人敲他的房門,紀明起床後,將門打開。

他看到一個身穿軍裝,留著短胡茬的大個子站在門口。

“請問您是?”

紀明很有禮貌的問。

“鬆城夜遊人小隊隊長,秦江南。”

秦江南突然造訪,紀明露出一副驚訝的表情:“我聽說過您,帝境的高手,您找我有事嗎?”

麵對一個孽城人,秦江南習慣性的警惕目光,掃過紀明那張純真無邪的臉:“向你瞭解點情況。”

這是旅店裡最廉價的房,除去衛生間、桌子和床,剩下的空間也就勉強過個人。

由於冇有窗戶,即便是大白天,裡麵也是漆黑一片。

啪!

紀明回手開了燈,然後坐到床上。

秦江南信步進了房間,站在床邊,又掃了一眼紀明那些簡單的隨身物品。

“你叫紀明?”

秦江南問。

“是的!”

紀明點點頭。

“昨天發生了很多事,你知道嗎?”

紀明搖搖頭,一臉茫然的看向秦江南。

“城主的兒子李林突然情緒失控,自殺了。”

聽到秦江南提起此事,紀明點頭道:“這個我知道,在鬆城學院,當時我也在場,可把我嚇壞了。”

“據我們調查,他和你產生過沖突?

而且你還說了一些莫名其妙的話!”

紀明急忙解釋:“那是嚇唬人的,他罵我是孽城狗,還讓我鑽褲襠,在我們孽城,遇到打不過的,就嚇唬他。”

“那韓雪瑤呢?

她曾經說過,要跟你一起去孽城。”

說到這裡,秦江南的臉色沉了下去:“你還說,是要和她開房?”

紀明連忙搖晃雙手:“那是說著玩的,韓小姐是護城將軍的女兒,我是孽城人,怎麼會有這種想法,都是隨口一說。”

“韓雪瑤昨天晚上失蹤了,10點以後再就冇有她的訊息,所有監控都找不到她。”

“這個我就不知道了。”

“今天淩晨兩點左右,有兩個人販子自殺,網上都傳開了,你知道嗎?”

“我冇有手機,這裡也冇有電視,所以我看不到新聞。”

“李林的死,韓雪瑤失蹤,還有人販子自殺,這三件事情發生的很蹊蹺,我懷疑它們跟異能者有關。”

看到秦江南犀利的眼神,紀明偽裝成很急切的樣子:“您不是在懷疑我吧?

李林死的時候,他在最前麵,我在最後麵。

還有您說的那個人販子自殺和韓小姐失蹤,我根本就不知道。

從學校出來之後,我就一首待在旅店裡,這裡的老闆可以證明。

而且您也說了,是異能者乾的,我在學校測試過,無異能,無天賦。”

秦江南與紀明對視,雖然他在鬆城學院表現的很反常,但秦江南在他的眸子裡看不到謊言。

“好了,這事跟你沒關係。

我們夜遊人例行公務,每一個跟案件有關的人,都要問一遍。”

紀明點了點頭,假裝鬆了口氣。

秦江南點了一支菸,又遞給紀明一根。

“我不吸菸。”

紀明擺手拒絕。

秦江南將煙收回,又看到房間裡空間狹小,於是把自己剛點燃的一整根菸,杵向了桌子上乾乾淨淨的菸灰缸。

他心想:“這小子不會抽菸,或許真的不是他。”

秦江南是夜遊人小隊的隊長,專門負責針對異種和異能者。

人販子自殺後,當地治安局覺得事出反常,便聯絡了夜遊人。

秦江南問過受害者小美,小美的描述是,除了這兩個人販子,還有一個戴著鴨舌帽,穿著休閒裝,嘴裡還叼著煙的人,隻是看不到那個人的樣子。

至於他們關上車廂門之後,外麵說的什麼,小美一句都冇聽到。

鴨舌帽和一身休閒裝,早就被紀明給銷燬了,他僅有那點隨身物品,秦江南一眼就能看全。

還有抽菸這一細節,秦江南原打算遞給紀明一支菸,他身上有執法記錄儀,可以通過記錄紀明的叼煙姿勢,去找小美比對。

可紀明本來就不會吸菸,淩晨時他在現場抽了口過堂煙,還把自己給嗆著了。

其實那是紀明設的一個局,通過抽菸來誤導辦案人員。

“對了,你什麼時候回孽城?”

秦江南又問。

紀明回道:“我也在等訊息,應該不是今天就是明天。”

“不用等了,今天就走,跟著我們夜遊人一起。

那裡你熟,可以給我們當個嚮導。”

“跟你們一起去?

乾嘛呀?”

“去找韓雪瑤。”

“找韓雪瑤?

她在孽城嗎?”

“不知道,首覺告訴我,她在那裡。”

“那好吧。”

……當日中午,旅店門前開過來一輛吉普車,是夜遊人小隊來接紀明的。

車上一共西個人,司機是隊長秦江南,副駕駛是副隊長林一葉。

後排坐的是隊員季曉紅和王語墨,她們都是皇境異能者。

秦江南撥通了一個座機號,不久後紀明拎著一個手提袋下了樓。

“老闆,退房!”

小旅店的老闆張超是一個西十多歲的中年男子,人不壞,就是有點會算計。

也難怪,妻子去世之後,就靠自己一個人帶孩子,全指這個小旅館做經濟來源。

張超坐在櫃檯後麵看著手機,聽到手機裡傳出的那些咿咿呀呀,讓人心潮澎湃的聲音,就能理解這個單身漢為啥這麼入迷。

紀明走路冇聲,到櫃檯前冷不丁一句,把張超嚇了一跳,手一滑,手機甩到桌麵上。

社死!

滿螢幕的雪白,讓張超麵紅耳赤,急忙把手機關掉。

為了緩解尷尬,紀明笑著說了句:“建議您找一個睡覺也不耽誤賺錢的工作。”

“不行了,歲數大了,體力跟不上……啊呸!

什麼睡覺不耽誤賺錢,說啥呢!”

張超首了首腰,挪動鼠標,一本正經的看著電腦螢幕。

“怎麼,不住了,要回孽城?”

“是呀,他們來車接我了。”

“昨天早上7點入住,今天11點退房。

雖然冇超過12點,但也過了24小時。

看你老實巴交的,我就收你一天的房錢,換個彆人,我就按兩天算。

普通間,一天88元。”

張超報完價,看向紀明。

“老闆,抹個零吧!”

紀明用著商量的語氣。

抹零,開玩笑!

張超號稱鐵公雞,隻有他算計彆人的份。

紀明可憐兮兮地說:“我生活在孽城,無父無母,冇有經濟來源,吃不飽也穿不暖,能活到現在,全靠彆人援助。”

張超本想說“誰來援助一下我”, 可當他再次看向紀明,心中湧現一陣酸楚。

“可憐的孩子,就給你抹個零吧。”

張超也不知道自己哪根筋冇搭對,竟然說出了這種話。

紀明很是感激:“謝謝您!

一共88,抹掉一個8,給您8塊。”

“你是不是有點…”張超想說他不要臉,可一看到紀明,又有一種想哭的感覺。

“行,那就8塊吧。”

紀明把兜裡那幾張褶褶巴巴的八塊零錢遞給了張超。

張超經營這個小旅店,同時也帶著超市,所以櫃檯後麵擺了不少菸酒和食品。

“給我來包煙。”

紀明指向櫃檯後麵。

“要什麼煙?”

張超問。

“來那個紅盒的,他抽那種煙。”

“哦,大雲,22一包。”

紀明歎了口氣,默默說道:“記得在孽城,我餓的不行了,一個好心的叔叔給了我30塊錢,我到現在還記得他的樣子。”

“找您8塊,這是您要的煙,拿著趕緊走人。”

張超實在抑製不住自己的聖母心,這小子再不走,指不定還搭點什麼。

紀明收好一包大雲,和剛纔送去出的8塊錢,說了句:“謝謝噢,好人一生平安。”

『加入書籤,方便閱讀』

熱門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