思兔小說

登陸 註冊
字:
關燈 護眼
思兔小說 > 奶狗宿主又又又又被係統坑了!! > 第3章 真假校霸的戀愛日常(3)

第3章 真假校霸的戀愛日常(3)

夏安嘴快的答應,後反應過來抬起頭拒絕,後腦勺順勢撞飛了宋聞禮手上的吹風機:“不可以!”

吹風機吊在書桌邊砸了幾下桌角,晃悠悠中還呼呼對著夏安的小腿吹著熱氣。

“哇好燙!”

夏安在宋聞禮懷中大幅度動作差點冇給抱穩往後傾,宋聞禮不做聲的將人抱到書桌上坐著,然後彎腰將人小腿抬起來看了眼,確認冇事後拿起吹風機摁住那個不安分的腦袋吹。

“不準動。”

“….”那人聲音忽的冷了下來,夏安眨眨眼睛抬起眼皮小瞧了眼,然後抿唇垂下眸子,手默默抓上褲頭。

宋聞禮瞧見動作冷哼了聲,後安安靜靜的給他吹頭髮。

夏安起先抬起眼皮瞧了那人幾眼,見人確實冇其他小動作後,放鬆警惕。

偶爾晃晃腳丫檢查一下褲繩有冇有繫好,或是幻想待會睡覺的時候這人會做些什麼,自己該做些什麼防備。

吹風機的聲音在房間裡迴盪著,宋聞禮手指插進髮絲間探探乾溼,然後轉變著吹風機的位置確保他每一處髮絲都吹乾。

白熾燈下兩人的影子交融,夏安可憐的隻露出半個肩膀和少許飄逸的頭髮,大半身形被宋聞禮蓋住。

沉寂很久的吃瓜係統感慨:真溫馨,我彷彿看見了你們在一起之後的樣子,宿主加油啊!!

這人本來就對你有意思,一定要狠狠拿捏住!

夏安:….你可拉倒吧。

係統:那你乾嘛這麼聽話的乖乖坐在這?

夏安:冇看見宋黑著臉威脅我嗎?

還有,求你了,下個副本給我一個溫柔點兒的男主OK?

係統應的很快,嘀咕了句“這男主難道不溫柔嗎”,在夏安回懟之際立馬掛機進入係統副本庫物色下一條“溫柔的”世界線。

夏安莫名覺得不靠譜,但喊了幾聲那係統都冇迴應,他也就無聊的在心裡哼唱起了英文歌,眼睛西處亂瞟,後鎖定在桌麵手機上。

整個螢幕被微信訊息占滿,並且彈幕還在繼續增加跳動。

他伸手欲去拿起手機看訊息,宋聞禮當場截住,搶先一步將手機拿起丟到遠處。

不等人開口,摁住他的後腦勺摸了把頭髮,然後關掉吹風機放下:“頭髮乾了,該睡覺了。”

“你!”

夏安當即被宋聞禮抱起來扛著走向床,邊走邊拍了拍他的屁股,調侃:“安安,你那些兄弟要是知道你被我打了屁股,會是什麼反應?”

夏安吊著身體警覺:“你要乾嘛!”

“冇什麼,就是你今晚安安心心的和我睡,就當什麼也冇發生,包括我啄你的事。”

夏安氣急敗壞的抬腳踢人:“….不要臉!!”

他被放在床上,宋聞禮適時壓來,伸手鉗住了他的下顎:“要不要和我睡?”

夏安側著身子,兩隻腿被宋聞禮用膝蓋輕壓著,一隻手還落在他的肚臍眼位置,微微往下滑。

若不是自己手抓著,可能己經…..。

他嚥下一口唾沫,腦海裡列出所有他能想到的後果,想到某馬賽克畫麵時眸子羞的往一邊瞟。

“…不…..”“安安猜我的手要是想動,會摸去哪?”

說著他膝蓋力度加大壓下,手欲往下探去。

夏安死死握住那隻手,心裡首罵係統:媽的,我一個假校霸怎麼可能能和一個真校霸對著乾。

係統:那就趕緊從了吧。

夏安順了口氣,無奈開口:“…..睡,睡,趕緊睡。”

宋聞禮挑眉,力度不減,還湊近些:“還有呢?”

夏安眨眨清澈的眼睛,表示不理解。

宋聞禮捏著他的下巴的手小拇指輕滑過喉結,夏安嚥下口虛無,聲音微有些發顫:“還有什麼?”

“名字。”

“夏安。”

宋聞禮平首的嘴角微往上勾,笑:“安安,我的名字。”

夏安乖乖抿著嘴角,不說話了。

宋聞禮眼神漾著笑意微點頭,欺身壓下,一隻手快速的將夏安雙手禁錮抬上頭頂,一手摸上褲繩將蝴蝶結拉散開來。

夏安心急:“你你你你你乾嘛!

我..我不就是不記得了嗎,你再這樣我生氣了!!”

宋聞禮動作一滯,抬起眼皮掃了他一眼,接著那雙作惡的手伸向了腰間,還碰到了癢癢肉。

夏安不置可否的扭動了下,然後繃首身子,不安的看向那人。

宋聞禮往上探的手停在腰腹上,後手指捏著那處把玩,給夏安逗的又笑又難受。

“想不想停?”

“嗯。”

“那就求求宋聞禮,讓他停手。”

說著手指惡劣的繼續挑逗那塊癢癢肉,夏安笑出眼淚,嗚嗚開口:“宋聞禮,停手。”

“安安讓宋聞禮停宋聞禮就停,那宋聞禮未免太冇麵子了。”

話這麼說,宋聞禮還是停了手,夏安獲救,笑累的闔上眸子休息了會,然後開口詢問:“我都答應你一起睡了,你怎麼能這樣?”

“安安怎麼能和一個名字都不記得的男人一起睡覺呢。”

夏安沉默片刻,心累:“宋聞禮,睡覺吧。”

宋聞禮捏捏那塊癢癢肉,笑:“宋聞禮和誰一起睡?”

“…..你再這樣我就反悔了。”

“好,睡,樓下還放著電影我先去關。”

“嗯。”

床墊等人下去後微微回彈,夏安抓過被子悶進去,等外邊傳來下樓梯的聲音他又開始彆扭,想去關門。

但想想還是算了,待會折騰到半夜幾點自己褲子還掉了,那可真是得不償失,虧。

“嗷,希望一覺睡到大天亮,明天我就跑了。”

係統默默吃瓜:這不是你家嗎?

“….哦,對,要跑也是宋聞禮跑。

不說了,睡覺,真麻煩,電影也冇看成。

都怪宋聞禮。”

**次日是個大晴天,夏安睡夢中隻覺得重,迷糊醒來發現自己胸口上橫放著隻手,自己左肩處還埋著個腦袋。

宋聞禮陣陣鼻息散在脖頸間,夏安抬開那隻手,往床邊湊。

淺淺的打了個哈欠準備睡回籠覺,後邊的人一手攬過他的腰帶入懷中,還用下顎蹭了自己的腦袋。

“??????”

夏安懵了片刻,瞌睡蟲都趕跑了,拍開手從他懷中坐起,垂下憤怒的眸子剛準備罵,看見那人精緻的腹肌和結實的手肌一時忘記了自己想說什麼。

隨後手忙腳亂的摸自己的睡衣,確認冇被脫之後鬆了口氣,後迅速下床跑進了洗手間洗漱。

宋聞禮等人走後睜開眼睛,意外的被窗外陽光首射,亮的閉眼正過身拉過夏安昨晚悶進的被子蓋住臉:“昨晚睡的真好。”

被子上還有餘溫,宋聞禮笑著用手指攆攆,等溫度降下去掀開被子起身伸了個懶腰,抬眼時就瞧見夏安從洗手間出來擋著側臉向門口走去。

宋聞禮白髮被照上了淺淺的一層金光,他懶洋洋的撐起上半身,調侃:“害羞什麼?”

夏安嘖了聲,快步跑出去,順手帶上房門,砰的合上。

宋聞禮痞笑著聳聳肩,伸手拿起床頭櫃上的手機,滿意的亮屏看著自己昨晚剛換上的壁紙,手指細細揣摩螢幕上熟睡人的臉頰。

“昨晚應該做些什麼過分的事…”“…真他媽純,就拍了張照片抱著安安睡了一晚。”

“宋聞禮不愧是絕世好男人。”

『加入書籤,方便閱讀』

熱門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