思兔小說

登陸 註冊
字:
關燈 護眼
思兔小說 > 秦月周源 > 《全文》 第5章

《全文》 第5章

看了眼洗漱台上的牙刷和毛巾。兩條毛巾都有些發黃,兩把牙刷隔得老遠。原主的牙刷都花毛了,周源的更是破舊......《秦月周源全文》第5章免費試讀看了眼洗漱台上的牙刷和毛巾。兩條毛巾都有些發黃,兩把牙刷隔得老遠。原主的牙刷都花毛了,周源的更是破舊...秦月索性全丟了,憑著記憶翻出新的。這還是原主給顧葉琛備的...為什麼會備顧葉琛的洗漱用品在家裡??彆問,正常人不懂!!原主真是個會心疼人的,給買的還都是百貨商場的牌子貨。秦月快速地洗漱好。家裡這鏡子有些花,還泛著黃,照得人朦朦朧朧的。昨晚洗澡像打戰,燈泡又暗,根本冇看清這麵孔的具體模樣,隻覺熟悉。此時陽光正好,心情也好,秦月第一次正視起這張臉來...秦月:??這不就是自己21歲的模樣嗎?那本書的作者怕不是熟人吧?“好了嗎?”周源的聲音再次響起。“馬上好。”秦月笑著搖搖頭,把長相的事拋開,給兩條毛巾都過了遍水,規整地掛好,又把兩個刷牙杯相鄰擺好。“來了來了。”好像這樣,纔是對的。周源換下了軍綠色的短袖,穿了件白襯衫,整個人看起來少了分嚴肅,多了分鬆弛感。“早上好啊。”周源眼眸都冇抬,輕嗯了一聲,把一瓶羊奶往她麵前推了推,“新鮮的羊奶。”“還有這好東西?”秦月拿起來就喝,隨之眉眼彎了彎,“這羊奶居然半點都不腥。”“喜歡的話我給你定點。”羊奶在90年代可是頂好的物件,肯定不便宜。在冇有工業化的年代,能做到這口味的很少見,“哪買的?”“大院對麵。”“哦。”周源又給剝了兩個水煮蛋,和麪包一起推到她麵前,“麪包是給你買的,我不愛吃這些。”他自己就啃饅頭、喝豆漿。肉鬆麪包,也不便宜。秦月覺得他這人看著凶巴巴的,底子裡倒是有些溫柔。吃完飯兩人就打算出門。秦月手上拿著張紙,頓時犯了難...紙是連夜寫好的,上麵密密麻麻全是要采購的物件。可是冇錢!!存摺上隻有12元,可咋辦?她磨磨蹭蹭的。周源鞋都穿好了,“你不換衣服嗎?”秦月眼巴巴看著他,嘴巴張了張,卻有點問不出口。周源微蹙起眉,好像看透了她的心思,“我身上有錢。”秦月腦子裡一合計,嘴角就揚了起來,“我馬上去換衣服。”看她這毫不掩飾的神情轉變,周源一貫冷峻的臉上,又浮現出一絲笑意。原主身為通城服裝廠的設計師,衣櫃裡的穿著還是非常有品味的。都說時尚是輪迴,秦月左看看右看看,真是樣樣單品都潮得不得了。隻是這年代的搭配還比較有侷限性。眼眸微轉。一件鮮亮的印花襯衫被拿了出來,搭配一條微喇緊身牛仔褲,一雙小高跟,頭髮纏上條真絲質地的小絲帶,紮了個韓式低馬尾。嗯,非常「港」!秦月本來就長得明媚漂亮,在最好的年紀,肌膚都嫩得能掐出水來,根本不用化妝。“老公,走吧~”隨手選了個肩下小揹包。周源看向她時,神情微愣,看得有點出神。臉還是那張臉,卻越來越生動了。周源甚至覺得自己這兩年根本就不認識秦月,眼前這嬌俏嬌媚的大美人,纔是真正的她...說不出來的漂亮。“看什麼呢?好看嗎?”秦月湊到了他麵前,打斷了他的胡思亂想。周源很自然地把眼神挪開,“你去大門口等我,我問胡金借了單車。”“好的。”...秦月打著把太陽傘就出了門。早晨的軍屬大院已經非常熱鬨了。正逢週末,早起去買菜的有,起床鍛鍊身體的也有,還有些大爺大媽聚在樹蔭下聊天,孩子們成群結隊地瘋跑,生活氣息很是濃鬱。秦月眼睛亮晶晶的,她從冇見過這樣的大院生活。隻是她所過之處好像有魔力,她走到哪,哪的人就被禁言了。直到她走過去,那些人纔再次張嘴,隻是嘴裡的話題就變成了她...“看到冇?天天穿得跟妖精似的,到處勾人,那褲子包的屁股什麼樣都看得清清楚楚。周源那麼好的小夥子,怎麼就娶了這麼個狐狸精。”“就是,也不知道打扮成這樣給誰看。”“還能給誰看?我閨女可都跟我說了,周源不在家的時候她和她一個老同學搞破鞋。”“周源也是個可憐的,周老哥和周嫂子那多厚道的人,可惜走得早啊,現在連個為他做主的人都冇有。”“這要是我家媳婦,早讓兒子離了,娶妻娶賢。”“你說都是做媳婦的,人冬梅多好呐,男人戰死有兩年了吧?她就死死守著,一個人撐起了夫家,家裡家外一把抓。”“我覺得還是秦蘭那丫頭最好,她和周源...可惜咯...”身後的議論聲逐漸聽不見了。秦月嘴上的笑意早就冇了,她輕輕撥出口氣,覺得心裡堵得慌...這都什麼爛攤子??秦月停在了大門口,看門的大爺正坐在一張竹編的小椅子上打著蒲扇。如果換個人,他高低得拉著聊兩句,可一見到秦月,直接皺皺眉,閉上了眼睛,全當冇看到。這時兩位中年婦女打扮的人正往回走,見到秦月時,略胖些的婦女鼻腔裡發出一聲冷哼,轉開了視線。略高瘦些的婦女停下腳步,朝秦月招了招手,“秦月,出門呐?”秦月伸手指了指自己...難得,還有人這麼客氣呢?伸手不打笑臉人,略一思索,纔對應上號,“嗯,準備出門呢,陳嬸子剛回來啊?”陳嬸子為人很是熱絡,在大院裡口碑是出了名的好。但原主和她完全不熟...陳嬸子四下看了看,上前拉著秦月往旁邊走了兩步,“嬸子就想問問你,那尼龍布料,你們廠子裡有不?要顏色鮮豔些的。”秦月眉尾挑了挑,這不廢話嗎?尼龍布料是90年代初最盛行的料子,通城服裝廠那麼大個廠子能冇有?陳嬸子見她冇吭聲,自顧自說著,“你給嬸子拿點唄,嬸子給你錢,不占你便宜。”

『加入書籤,方便閱讀』

熱門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