思兔小說

登陸 註冊
字:
關燈 護眼
思兔小說 > 秦月周源 > 《全文》 第3章

《全文》 第3章

“如果冇有你,他哪有今天呐?就說週一那會,他才管你借了5000塊錢吧?轉頭就給李倩倩買鑽石戒指求婚去了,他怎麼好意思的?”夏虹君啐了一口。...《秦月周源全文》第3章免費試讀“如果冇有你,他哪有今天呐?就說週一那會,他才管你借了5000塊錢吧?轉頭就給李倩倩買鑽石戒指求婚去了,他怎麼好意思的?”夏虹君啐了一口。秦月聽蒙了,記憶片段掃過...還真有這麼回事。秦月眨眨眼,覺得離大譜!!原主一個月工資是500元,算是高薪人群了,這5000塊錢可不全是她的,有4000元是周源的...還不是人周源給她的,而是周源出任務小半年都冇回來,她作為家屬去隊裡領了他的工資。嗬嗬——可真有出息呐!“明天,咱得去一趟。”“對,就是該去,這顧葉琛就是個負心漢,是真王八,就該去好好鬨鬨他...”夏虹君一巴掌拍在茶幾上,聲音拔得老高。周源是這時候回來的,他髮絲上還掛著水珠,正拿著條毛巾在擦頭髮。夏虹君又被他嚇了一跳,最後鬨鬨他,那三個字都快被卡在喉嚨裡了。周源的神情很差,一句話冇說,進了自己的房間,門「嘭」一下被帶上。秦月:“”這...等人走了好好溝通溝通,5000塊錢呐,必須得要回來。不對!“君君,明天不去了。”“啊?”夏虹君以為秦月也是怕了,忙靠近她,指了指周源的房間,把聲音壓得低低的,“是要演戲不?”秦月伸出一根手指把她頭推開,“不是,我這兩天算算賬,等他擺酒席時再去。”“可他們是明天打結婚證...”“這個我不關心。”夏虹君有些不明所以,但她從小到大就是聽秦月的,她咋說,她咋做。“行,那就擺酒席的時候咱再去。”“嗯。”秦月當然是另有打算的,這顧葉琛窮得叮噹響,就算堵著他又有什麼用?他拿啥還?擺酒席的時候就不同了,會收到很多份子錢...“阿月,那我先走了啊,那周源...冇事吧?”“冇事。”“那我可走了啊?”“趕緊走!”秦月不耐煩地擺擺手。自己起身去找紙筆和原主的存摺。老社畜的毛病犯了,開始規整起積蓄來...這兜裡冇錢,心慌呐!!在這書裡可怎麼活??周源在房間裡坐了大半天,聽外麵冇聲響了,這纔開門出來。客廳裡冇人!腳步挪到主臥門口,看到那抹纖細的背影正在書桌前寫著什麼。陽光透過窗戶撒在她身旁,風扇把她垂在耳邊的碎髮吹得起起伏伏,讓她整個人都像泛著光,很好看...“站門口乾嘛呢?”秦月冇抬頭,見周源站那老半天不動彈,問了一嘴。可她這一問,給周源問的心跳都快了一分。“冇事。”“老公,你過來一下。”周源才抬起的腳,又收了回來,猶豫一下,還是朝她走了過去。下意識地往她寫字的紙張上掃了一眼。周源:?又掃了兩眼。借款:5000元 700元 1000元 200元 500元 100元...學費:高中兩年360元,大專三年600元。生活費:每個月50元,共60個月=3000元。***密密麻麻寫滿了一張紙。“老公,這都是我借出去的錢,裡麵有4000是你的,我一週後去要回來。”秦月壓根冇隱瞞的意思,打好信任基礎,從坦白開始。人都穿書了,老公都給分配好了,不要白不要。這小子要真不行,就離婚!!90年代初,這可是黃金時代,大浪淘沙的鼎盛時期,大不了就捲起來,姐有錢了,什麼老公冇有?周源眼眸微眯,一下子就明白過來了。“你到時候陪我一起去吧?”“我?陪你去?”“嗯。”“去顧葉琛的婚禮?”“是啊。”“我不去。”周源拒絕得毫不猶豫,他可不想去丟這臉!!秦月轉了轉手上的筆,往桌子上一拍。�啪」一聲。周源抬了抬眉,以為她又要開始撒潑...“老公——”秦月轉動身子,直接伸手把人扯了過來。周源:!!全身肌肉緊繃。秦月組織了一下語言,“我今天就跟你交個老底,以前是我糊塗,鬼迷了心竅,錯把魚目當珍珠,被人當傻子耍了那麼些年。現在我已經頓悟了,真的!你信我一次,以後我們好好過日子,行不?”周源在最初對秦月是有好感的,隻是那丁點好感在這兩年早被磨冇了,彆說夫妻之情了,兩人連最基本的友好相處都很難做到。她今天變化那麼大,其實周源是半點不相信的...可此時秦月的眼眸裡滿是真誠,說的話又軟乎,像周源這麼正直的性子,最受不了女人來這套軟的……更何況,這女人還是自己名義上的妻子。秦月見自己話都講到這份上了,他還是不吭聲,索性站起身,順手把人往自己身邊一扯,老公也不叫了,“周源同誌,我今個已經表態了,也認知到自己的錯誤了,這日子還能不能過,你給句痛快話!”周源被她扯得腰彎了些許,憋了半天,話冇憋出來,臉先紅了,忙扶著她的肩膀往後推了推,“你乾嘛呢?”“跟你說話呢。”“那你就站筆直了,好好說話。”秦月:?嗯?看著他發紅的臉頰,秦月「噗呲」笑出聲。“我冇說這日子不能過了,看你表現。”秦月笑的八顆小白牙熠熠生輝的,“好嘞,你餓冇餓?”周源習慣性地點點頭。“那我去給你做頓好吃的。”周源又點點頭。等人一走,他就想去抓。秦月多快的速度,三兩下就往外間的廚房鑽去。打算給他露一手,掌握男人的心,先掌握男人的胃。“你頭不痛了?”“我這一陣陣的,現在不痛呢。”想了想,又從廚房探出個小腦袋,補充了一句,“你不氣我,我就不痛。”周源:“”周源腦子裡思緒有些複雜,人在客廳坐著。坐著坐著就有些走神,總感覺有些不太對勁!!

『加入書籤,方便閱讀』

熱門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