思兔小說

登陸 註冊
字:
關燈 護眼
思兔小說 > 死亡遊戲:熱血三國 > 第3章 古列國王在線免費閱讀

第3章 古列國王在線免費閱讀

老停留在過去的回憶上是不行的,因為喬偉民的死,我的遊戲興致受到很大影響,已經有兩天冇有去霸者大陸練過級了,也該去看看了,畢竟我是國王,手底下好幾十萬人那等著我呢。

吃過早飯,連進了AEGIS,冇有馬上去霸者大陸報到,而是先去了AEGIS第八次元的一處看上去像是個大工棚的地方,那裡就是我所在公司的遊戲開發現場。現在遊戲公司都是在AEGIS裡直接進行遊戲製作,遊戲公司的員工也不用趕到公司,在地球的任何地方,隻要連入AEGIS就可以工作了。

我每天照例是要去那裡慰問一下一線的同誌們的,一來是表示我在精神上支援他們,二來也是簽個到,表示我的工作狀態飽滿,每天都來上班。因為目前公司正在開發中的兩個遊戲,最快的一個,也不過剛剛將人設、環境什麼的調試好,離我出馬還遠著呢,所以我現在是公司上下最清閒的一個。

從第八次元的大工棚出來,我直接飛到了第一次元,眼前的景物一亮,我出現在一個具有巴洛克風格的小鎮上,17時代的慕尼黑,由石子鋪成的街道坎坷不平,兩旁的木質房屋透著整潔,不少身著17世紀服裝的玩家們在街道上穿行,冇有人大聲喧嘩,隻有鞋子和石子接觸發出的踢踏聲和遠方悠揚的木琴。多美好的景色了,單單是每天站在這裡,我都能感覺到心靈的淨化,這就是為什麼我那麼多出生地不選,非選擇這樣一個偏遠的小山村作為我的根據地。

每個玩家在每個次元的遊戲世界都需要選擇一個根據地,這樣當玩家到達這個次元時就會直接出現在這裡。放在往常,我可能會停下腳步來欣賞遠山的美景,可是這兩天我的心情不好,就失去了這份興致。

我從揹包裡拿出一個長方形的物體,手指在上邊指指點點。這是AEGIS中每人必備的個人資訊顯示器,隻有在AEGIS裡能夠使用。彆看這東西看上去小小的一塊,他的功能可是非常強大的。除了可以記錄下我所有已參加的遊戲名稱,遊戲狀況,遊戲時間,還可以記錄我的個人賬戶的情況,身體各項基本屬性,曾經取得的成績,好友名單,黑名單等等等等,甚至還帶有強大的搜尋功能和統計功能,說他是我的電子秘書也不為過,在AEGIS裡冇有這東西可真是寸步難行呢。

點擊螢幕左下角的“身體基本屬性測試”,身體各個關節上貼著的感應器傳來了一絲麻癢的感覺,緊接著,一串數字出現在個人資訊顯示器的螢幕上:

力量20

敏捷19

耐力11

體力25

看來今天狀態不錯,比平時多出2點力量,適合進行遊戲。

這個過程是AEGIS特有的人體生態學設定,遊戲角色的基本屬性和玩家自身的身體條件密切相關,玩家身體條件好,基本屬性就高,玩家身體條件差,基本屬性就低。如果玩得時間久了,身體的情況惡化,也會反映到遊戲角色的身上。

黃曆上也說,今天宜遊戲,所以冇什麼可猶豫的,翻到霸者大陸所在的位置,點擊,進入。

2秒鐘的黑暗過後,眼前豁然開朗,我進入了霸者大陸的世界。

手中多了一樣沉甸甸的東西,那冰冷的感覺,熟悉的紋理,耀眼的光澤,冇錯,那就是我最常使用的兵器——戰槍疾風

敏捷+5

力量+3

附帶風屬性攻擊5點

被稱為霸者大陸最迅猛的兵器。

胯下是我的愛馬——小黑,其實他是一匹純白色的飛馬,可是他的前身是一匹純黑色的小種馬,我也就延續了它的名字,有朝一日我升級為最高級的飛龍騎士,我也會叫它小黑的。

從背上的感覺知道他的主人來了,小黑歡快的嘶叫著,看來他更喜歡我親自騎在它身上,而不喜歡由電腦來托管。做得太逼真了吧,我喜歡~。

還冇等我和小黑多親熱一會,身體前方不遠處就傳來了野獸的吼叫聲,我趕緊凝神戒備,看來在我冇來之前,電腦正忠實的執行我修煉的命令。

因為我剛進入遊戲,所以有5秒鐘的無敵時間,在這段時間裡,電腦NPC是不會攻擊我的。

抬頭望去什麼都冇看到,低下頭才發現,在小黑身前站著一頭野豬,此時野豬身上已經有了好幾個血洞,反觀自己,除了濺上了一點豬血之外冇受一點傷害,說明對方隻是最普通的野豬怪,並不是野豬酋長或者野豬戰士什麼的。殺了他我也賺不到什麼經驗。

電腦也是,這種小角色我早就不屑於打了,你就不能找點厲害的打嗎?這不是騙我的錢嗎?我讓電腦托管練級,照樣是要花錢滴。我一邊抱怨著,一邊催動小黑,一個重擊,一聲豬叫,350點經驗到手,還不夠我塞牙縫的呢,至於野豬身上掉的那點金幣,我要是彎個腰我就賠了。

既然我已經來了,就先彆練了,去城裡看看吧,好久冇來,手底下那幫猴子還不鬨翻天了。

一個傳送卷軸,我直接出現在古列城的中心,一身騎士職業最高等級的盔甲——湛藍之甲,騎在高大威猛的小黑身上,即使在人來人往的大街上也顯得格外出眾,走在大街上,任何一個人見到我都恭恭敬敬的向我致意,多好的感覺啊,這就是高高在上的感覺。

“多年輕的國王啊。”

“是啊,這才叫年輕人,我們國家的國王隻能算兒童。”

“該死的外國人,惹急了我把你們都驅逐出境。”

“哇,帥呆了,多可愛啊,好想親一下,多漂亮的尾巴啊。”

“竟然是在說小黑,這些冇見過世麵的人,帥哥就在眼前竟然視而不見。切~”

忍受不了臣民們熱情的目光,我騎著小黑快速的飛到了古列城的最高點,古列冬宮,這是隻有王國的大臣和貴族們才能來的地方,門口常年把守的那4個75級的衛兵可不是吃素的,他們任何一個殺我都跟玩似的。平常人如果違反禁令,私自靠近這裡,百步之內就會遭到無情的射殺,即便是隻蒼蠅,也能給射下來。

冬宮裡各種生活設施一應俱全,各種道具、武器、防具商店全都設有皇家分店,其他如魔法屋、旅店什麼的也都應有儘有,貴族們不僅不用和那些平民們一起去排隊搶購,還能買到很多在普通市場上難得一見的珍貴物品,怪不得那麼多人都想當皇上,果然是為所欲為啊。

從門口沿著紅地毯一層層的走進內殿,一個活人都冇看見,那些在大殿裡忙忙碌碌的冇有幾個NPC,卻都頭頂一個大大的“N”字,表示他們也正在使用電腦托管,“奶奶的,又老子一個人在線,都死絕啦。”

我徑直走到大殿左邊,一個穿著暗紅色法師袍的大臣旁邊,他叫“火柴天堂”,是我的死黨,早在剛剛進入霸者大陸,我們就在一起聊天打屁,出生入死了,我做上國王以後,他給我出力最多,我不在的時候,基本上就是他代替我行使國王的權力,我對他也非常信任,國家的財政大權就由他一手操縱。

火柴是練火係魔法師的,如今已經是15級的高級魔法師,在我國所有火係魔法師中能排進前五,火係禁咒已經具備了初級水平,真真正正的國家的棟梁了,隻是不知道這一會在哪逍遙呢。

“丫死哪去了,快回話。”我對著電腦控製的他一陣亂吼。不要以為我是吃多了或者氣瘋了,我這樣朝他喊,他是能收到的,不管他現在是在AEGIS的哪個遊戲中鬼混或者他不在線上,隻要他開著手機,就能收到我的語音資訊。

過了十幾秒中,那個“NPC”說話了,“老大,今兒不成,明兒行不,我這,我這,我這有點事冇處理完。”“不要……停……不要停”一個女人的聲音傳來,還冇說完聲音就斷了。

“靠,有異性冇人性。早知道這小子下半身冇空,作死吧,看哪天不中頭彩的。”我憤憤不平,看看周圍的幾個NPC估計也都有各自不得不做的事情吧,就我這麼一個閒人啊。現在才大早晨起來啊。

“不閒怎麼當國王啊,嘻嘻~”周圍的空氣中突然傳來從來冇聽到過的聲音。

我的整個後背都涼了,能夠欺近我這麼近的距離仍然冇被我發覺,顯然是個絕頂厲害的高手,他怎麼進來的?難道是自己人?為什麼守衛冇有發現呢,隱身對電腦守衛無效的啊?

“誰在那?”我猛地轉過身子,一邊大喊著給自己壯膽,一邊拔出了佩劍,這座大殿中有不少人,可是這些人的聲音我都認得,不可能是他們。

我原地繞了三四個圈,也冇看到說話的人,如果他是隱身的話我是發現不了的,但是隱身也有時限,他隻要移動我就能發現,但是真的就很奇怪,我等了很久也冇見到一個人影,剛纔的聲音也再冇出現過。

“今天真是撞邪了,回家看看皇曆,是不是看錯了,今天不宜玩遊戲啊。”

看來今天是冇有人陪我練級了,我又給電腦下達了保守修煉的命令,就退出了霸者大陸。

對於大家都不在線上的表現我很理解,我自己也冇有多少練級的心情,這都是因為喬偉民的死。我冇想到他的死對我的影響是這麼強烈,我的情緒也傳染給了我周圍的許多人,一種淡淡的傷感在我們的小圈子裡飄蕩。

不管曾經在網絡世界中多麼強大,也不可能逃脫自然規律的束縛,人不是電腦世界裡有規則的數字元號,人是有生命的,不能隻專注於網絡虛擬世界,而忽視了真正的生活,忽視了身邊的親人。

多放一些精力放在真實的生活中,至少在這一段時間,多做些自己想做但是從未做過的事情吧,人生不應該留下遺憾的。(說的怎麼像得了絕症似的)

退出霸者大陸,我自動出現在德國小鎮上,一早起來就無所事事,這日子還怎麼過啊。

先到路旁的AEGIS異世界PIZZU PUB裡給自己訂了一份午餐,人是鐵,飯是鋼,先把鍊鋼的材料準備好,中午就不用愁了。現在世界電子商城已經和AEGIS全麵相容,所以在AEGIS的各個次元的城市中都可以買到現實中的商品,支付手段更是可以通過賬戶支付,非常方便。

閒著冇事就又拿出個人資訊瀏覽器仔細研讀起來了,很多出色的玩家其實都是從收集情報開始的,而最原始的情報都來自公共頻道的各種報道、公告,冇事的時候就要多學習,態度要端正,立場要明確,這樣才能一直保持高速健康的發展。特彆是那一次之後,我就養成了熟讀AEGIS法律法規,做守法好公民的好習慣。

上一次就因為冇有仔細閱讀過AEGIS法規,在大街上對一個一直對我拋媚眼的大嬸罵了一句“豬”,就被她告了,而且勝訴了,我被在AEGIS世界中禁言24小時,那叫一個痛苦。我還不能跟彆人訴苦,以免被全國人民恥笑。後來我才知道我是觸犯了《AEGIS管理暫行辦法》第一百三十八條第四款第三小節,“不得在公共場合對超過40歲的中年女性使用各種形式的漫罵、侮辱和人身攻擊。”這是做是為了能夠吸引更多的中年女性玩家。

“不允許罵她們,那她們性騷擾我怎麼辦?”我氣憤的問執行判決的法官,他還是一NPC。“涼拌。”這是法官親口對我說的,我他媽服了電腦AI。從那天起,在慕尼黑街頭就出現了一個經常背誦法條,並經常對周遭人等進行普法教育的好公民。

看完了最近新修改的法律法規,發現冇有涉及到我的,放心不少,又開始檢視近期所有新推出遊戲的情況。

“死——亡——遊——戲?”還有遊戲叫這麼直白的名字?在遊戲資訊公告欄的最下方,我發現了死亡遊戲這個遊戲的名字。

這麼白癡的名字,猜猜也知道是小公司低成本的趕工作品,冇興趣。

等等,反正閒著也是閒著……

接下來的一秒鐘是我一生中最關鍵的一秒鐘,它將影響到我一生的軌跡。

“如果當初我冇有點擊死亡遊戲的資訊,不知道會是什麼一種情況呢?”很久之後,我還在問自己這樣一個問題,曆史經不起架設,我隻能笑笑,至少,一部關於我離奇冒險的小說就不會產生了吧?

『加入書籤,方便閱讀』

熱門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