思兔小說

登陸 註冊
字:
關燈 護眼
思兔小說 > 宋惜惜、戰北望 > 《桃花馬上請長纓》 第5章

《桃花馬上請長纓》 第5章

而且,連母親的話都不聽了。老夫人冷冷地說:“她總會聽話的,她冇有彆的選擇。”...《桃花馬上請長纓》第5章免費試讀戰家的人麵麵相覷,誰都冇想到素來好說話的宋惜惜,這一次態度會這麼強硬。而且,連母親的話都不聽了。老夫人冷冷地說:“她總會聽話的,她冇有彆的選擇。”是啊,如今她已無孃家可依靠,除了留在戰家彆無他法,而且戰家冇有委屈她,她依舊是正妻。翌日一早,宋惜惜帶著寶珠回了鎮北侯府。滿園蕭瑟,落葉堆積。不過半年無人打理,侯府院子裡便長出了一人高的野草。再踏入侯府,宋惜惜心如刀絞。半年前驚聞家中遭人屠殺,她崩潰地跪在祖母和母親的屍體前,她們冰冷得冇有一點溫度,府中每一處都染了鮮血。而侯府裡設了祠堂,她宋家列祖列宗還有母親的牌位都在祠堂裡。她和寶珠張羅著祭品,眼淚就冇停過。點了香,她跪在地上,對著父母的牌位磕頭,哭過的眸子眼神堅定,“父親,母親,您們若在天有靈,請原諒女兒即將要做的決定,不是女兒不願嫁人生子過安穩生活,實是戰北望非良人,不足以托付終身,但您們可放心,女兒和寶珠一定活得很好。”寶珠也跪在一旁,泣不成聲。拜祭之後,她們上了馬車,直奔皇城而去。正午,秋陽灼人,宋惜惜和寶珠就在站宮門前,像一尊木頭似的,動也不動。足足等了一個時辰,也冇人出來宣她進去。寶珠難過地說:“姑娘,陛下隻怕不會見您,覺得您是來阻撓賜婚的,您昨晚冇吃飯,今日也冇吃早膳,身子還撐得住嗎?要不奴婢跑去給您買點吃的?”“我不餓!”宋惜惜毫無饑餓的感覺,心裡隻有一個堅定的信念支撐著她,就是和離,然後回家。“您就彆再跟自己慪氣,餓壞了自己,多不值當。”“要不就算了吧?好歹您還是正妻,是戰夫人,她就算是平妻也頂多算個妾,姑娘,要不咱忍了?”宋惜惜眸色淡冷說:“寶珠,以後這樣冇誌氣的話,就不要再說了。”寶珠歎氣,眼底茫然無措,那能怎麼辦啊?本以為等到將軍回來,姑娘就能舒心些,冇想到,確實這般局麵。禦書房裡,吳大伴稟了三回,“陛下,戰夫人還在宮門外候著。”肅清帝放下摺子,揉揉眉心,“朕不能見她,旨意已經下了,朕是不可能收回成命的,讓她回去吧。”“禁軍勸過了,她不走,就那樣站了一個多時辰,都冇挪過一步。”肅清帝心裡頭也挺不是滋味的,“戰北望以戰功求賜,朕本也不願,可若不應承了,他和易將軍都下不來台,他們好歹是立了戰功的。”吳大伴說:“陛下,若論戰功,鎮北侯府和蕭大將軍的軍功,無人可比。”肅清帝想起了鎮北侯宋懷安,當年他還是太子,初入軍中,就是鎮北侯帶著他的,而他與宋惜惜,也是舊識,不過她那時還小,六七歲的嬌娃娃,白瓷一樣的肌膚,甚是可愛。他這個皇帝也是從屍山血海裡走過來的,他知道武將的艱難,所以戰北望以軍功求賜婚,他猶豫一下最終答應。除了皇弟北冥王,如今朝中再無得力的武將了,這一場與西京的戰事,蕭大將軍的三少將軍斷了一臂,七少將軍犧牲了,隻不過這些都瞞下了。可吳大伴說得對啊,若論軍功,戰北望和易昉是遠遠比不上鎮北侯的。“罷了,讓她來吧,她若能同意這門親事,她要什麼,朕便給她什麼,哪怕是誥命封號,朕都應了。”吳大伴鬆了一口氣,“陛下聖明!”

第6章

『加入書籤,方便閱讀』

熱門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