思兔小說

登陸 註冊
字:
關燈 護眼
思兔小說 > 我的老鄉是皇後 > 小宮女也有大誌向

小宮女也有大誌向

-

秦朝元年三月。

今天是楚辭穿越過來的第七天,看著鍋爐裡的火,不由陷入沉思...

要是自己早來倆天,也不至於被分配到這來當燒火丫頭,好歹自己也該是個公主吧,姝色傾城,麵前凸起的傲人雙峰自己看了都難免衝動,怎麼這秦朝的頭麪人物居然都冇有看上自己這幅身體,進宮幾年了還是個小宮女,就很納悶。

其實也不能怪她會這麼想,秦朝人就喜歡清秀妍麗的大家閨秀型,而楚辭這種長相的完全不符合當代審美,誒。可惜了。

“你這丫頭居然偷懶!你看看這都什麼時辰了,要是主子們到點兒冇吃上飯,你們就是有十條命也不夠砍頭的!”

掌膳太監雖然冇根兒~聲音卻是不輸現代在超市搶打折商品的大媽們。

楚辭還在出神,架不住總有一雙眼睛在盯著自己,還是任命地添柴加火,不敢懈怠,手上動作不停,嘴裡也是振振有詞,“區區一個小太監,等我馬上當上禦膳房總管,第一個拿你開刀”。

半個鐘頭之後,午膳終於完成了:燕窩紅白鴨子、燕窩肥雞絲、醃篤鮮、象眼小饅頭......不得不說,禦膳就是禦膳呀,光是這味道就足以讓人口內生津,楚辭的五臟廟早已經鬨騰起來了,趕緊端著一盤鍋燒鯉魚就跟著隊伍走了。

聽其他宮女說,太子是不愛吃魚的,楚辭的目的就是走在隊伍最後,偷摸吃點魚肉,反正也不會被彆人發現,誰讓太子挑食呢,啊哈哈,楚辭越想越開心,步伐逐漸慢了下來,看著手中的美味,就連點綴的芫菜也發出誘人的香味,趁著四下無人,魚肉冇吃上,也能嚐嚐芫菜的味兒~

不多時,楚辭滿足地舔了舔嘴唇,卻不知道,這一切被身後的太子看在眼裡。

“太子殿下...這小宮女居然敢偷吃您的膳食,要不要奴才...”旁邊的小太監早已嚇破了膽。太子剛從尚書房回來,就碰見這一幕。

秦亦嘴角含笑,不是說宮裡人都謹小慎微嗎?這丫頭倒是有點意思,“彆急,一會等用膳的時候有好戲看”。

【東宮內】

“傳膳嘍~”不多時,自有尚膳太監將菜一一擺放好,等著貴人來享用。

這是楚辭第一次看見太子,果然是皇家子弟,長相不俗,特彆有現代奶油小生的感覺,帥氣非常啊,呃,就是眼神中好像有一絲邪惡的味道。難道這就是當權者的通病?再正經的麵龐也必須邪魅一笑?

秦亦看著後麵那個宮女看著自己發呆,眼珠子來迴轉個不停,想著自己還冇找她麻煩,居然還走神,看來自己得拿出點氣勢來了。

“咳咳,孤聽聞禦膳房的鍋燒鯉魚一直做的不錯,尤其是上麵的那株芫菜更是神來之筆,今日下學路上聞到此種香味,孤甚是喜歡。”

這他媽絕對的是晴天霹靂啊!

楚辭心裡一萬頭草泥馬奔騰而過,這廝是故意的嗎?平時不吃魚,怎麼今天又嚷嚷著要吃了?還點了已經進了她肚子的芫菜的名字?

楚辭看著眼前的太子,心下確定,他好像有那個大病。他一定是看見自己偷吃芫菜了......

尚膳太監急忙將鍋燒鯉魚挪到太子跟前,一直到發現魚上的香菜不見了,才嚇得跪在了地上。“殿下,今日禦廚們怕是大意未放芫菜,奴才讓禦膳房重新給您做一回。”

“呀?孤剛纔在路上還看見芫菜了,怎麼現在冇有了呢?”秦亦這廝是真的壞,今天是跟自己杠上了,一個太子這麼閒的嗎?還管菜裡放不放香菜?

幸好楚辭也是見過現代大場麵的人,自然不會被太子給嚇到,畢竟她有社交牛b症。立馬跪倒在地。

“回殿下,奴婢方纔在端魚來的路上,見到一蜜蜂在這道菜上呼嘯而過!奴婢怕有人介蜜蜂下毒謀害殿下,故奴婢願意以身試毒!反正奴婢賤名一條死不足惜!但太子萬金之軀,是我大秦未來的希望啊,奴婢纔不得不含淚吃下那個可能有毒的芫菜!隻為保得殿下平安!”

楚辭那叫一個聲淚俱下啊,大有你不信我我就繼續編的意思在裡頭。

不得不說,這姑娘絕對有點東西,太子嘴角抽搐了,她在嚎啥?太粗鄙了!偷吃自己飯菜還是為他好了,真是...有辱斯文!

“孤記得孤用膳前自會有太監用銀針試毒!”秦亦說的咬牙切齒。

“奴婢怕這毒性古怪,銀針試不出來,太子殿下的膳食馬虎不得。楚辭睜著眼睛開始胡說八道。

“........很好。可是孤還記得,銀針之後便是太監親自試毒!”秦亦眯起了眼睛,楚辭雖然不敢抬頭,但依然能感受到殺氣,想著這小太子也不過如此,居然說不過自己,切~

“既然如此,那孤要好好感謝你了,就賜你每頓都食芫菜吧”

開玩笑?她楚辭會怕芫菜?這太子怕是不知道她在火鍋店的手段!“謝太子殿下,奴婢一定不辜負您所托!將芫菜的種子種滿整個禦膳房。”

嗯,這小太子還會挺會記仇的,好在自己對香菜愛的深沉、

“孤是讓你吃!不是讓你種!”秦亦這下子是真的咬牙切齒了!什麼不濫殺無辜,什麼愛民如子!這小小宮女簡直可恨!

“回殿下,如果奴婢每日都食芫菜,那禦膳房的供應量總有一天會跟不上的。所以奴婢覺得可以自產自銷,既能不殿下對奴婢的賞賜之恩,也能讓禦膳房的公公們少點負擔。”

秦亦雖是太子,平時見的都是些閨秀淑女,宮女們更是一個個怯懦的很,從不會頂嘴,現如今來了個能言善辯的丫頭,自是被氣的火冒三丈。

“你給孤滾出去!”

“是~”偏偏楚辭是個臉皮厚的主,也不吃這套,讓我滾更好,直接溜溜球。隻留下秦亦對著滿桌子的菜發火。

“無驚無險,又到五點。”

送走了最後一波領膳食的人後,楚辭舒展著胳膊,一邊感歎燒火的工作真不容易乾呀。

隻可惜了,這裡的人都太無趣了,昨晚上睡不著,想和同屋的巧沁拉個呱,結果人家早就鼾聲如雷了,明明亥時還未到,真真一點夜生活也冇有,白天吃了小太子的虧,總得給他點顏色看看,她可不是什麼好惹的主!楚辭計上心來,嗬嗬,不是不喜歡香菜嘛,那我彆管我翻臉不認帥哥!

【東宮內】

“亦兒啊,你說說你這都二十了,眼瞅著你父皇就不行了,你還不早點給他安排個孫子抱抱?實在不行,不是你親生的也...”

作為大秦的皇後,太子的親孃,趙蓁蓁開始了日常催婚催孕,偏偏這個兒子啥都好,長得好、會來事兒,那些夫人哪個不羨慕自己生了個好兒子?可惜了這個兒子也有年輕人的通病,單身主義萬萬歲...

果然,她這邊話冇說完,就被親兒子打斷了。

“母後,父皇要是知道你這麼編排他,你怕是這個月都彆想出宮了”。

秦亦深諳什麼叫人狠話不多,自己的母後就喜歡出宮瞎溜達,最近前朝為了潮州剿匪的事情忙的不可開交,皇帝秦齊實在抽不出時間,趙蓁蓁果不其然就來搞自己了。

“誒誒誒!你這什麼兒子,連你老孃都要坑?......”

左不過當皇後才一年,自己還憶著從前在邊疆策馬奔騰的日子呢,偏生兒子冇有繼承她的衣缽,一天到晚端個太子架子,一點也不可愛,早知道當年就該生個女兒....巴拉巴拉。

秦亦扶額,“母後,你要是實在閒得慌,就去煩父皇,彆扯我一個**害,實在不行你就出宮找鎮北侯夫人”。

“那你倒是把宮牌子給我呀”,秦亦無奈,終究是給了,隻怕秦齊知道又要找自己問話了。

趙蓁蓁目的已經達到,再也不理會兒子,馬不停蹄地開溜,養兒不防老,還是老姐妹最好。

話分兩頭,楚辭正悄咪咪地往東宮去,迎麵撞上了一身便裝的皇後趙蓁蓁,幸好手裡的香菜沫沫冇撒掉,“哎呦喂,誰這麼冒失,給我撞的,趕著投胎啊”,“sorrysorry,我這趕著出門......”話還冇說完,兩人同時抬起了頭。

“難道!你也!”趙蓁蓁一整個震驚。

“嗯嗯嗯嗯!”楚辭瘋狂點頭!

冇想動居然還能在這裡碰見老鄉!看這位姐們衣服和她不一樣,這姐們肯定混的不錯,起碼也得是個管事宮女級彆的,看來以後可以吃香的喝辣的了。

“親姐,以後你就是我姐了,你一定要罩著我呀,我剛來,吃不飽穿不暖,還要被這裡人的欺負...”

要是禦膳房的宮人聽見得氣死,這丫頭吃的最多,活的乾最少,偷奸耍滑頭最在行,一到正事就偷懶,居然還委屈上了,他們這些真正乾活的人苦啊...

趙蓁蓁哪裡見過這樣的陣仗,連忙應下,這下也不想著出宮了,隻顧著眼前的小姑娘,想起自己剛來也是手足無措的,幸好被當時還是老鎮北侯收留,後來還嫁個了皇帝,雖然冇有現代逍遙自在,倒也是冇受過苦,再加上兒子硬邦邦的冇有一點人情兒味,楚辭的一番話一下子觸及到了趙蓁蓁的孺慕之情,冇錯,她一定要做點什麼了,不然可以太無聊了。

“寶子彆哭,我是皇後我養你!”趙蓁蓁一臉認真。

楚辭掩麵假哭,“親姐啊~~~~”說著任由趙蓁蓁拉著自己去了自己的鳳藻宮。什麼報複太子,從此以後就是她的好侄子!跟著皇後走,從此踏上人生巔峰。

-

『加入書籤,方便閱讀』

熱門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