思兔小說

登陸 註冊
字:
關燈 護眼
思兔小說 > 我的外掛是株仙草 > 第六十章 神秘村莊

第六十章 神秘村莊

-

修行,某種意義上來說,是一個從量變到質變的過程。

修行之初,引氣入體,修士從這一刻起,開始了漫長的存儲靈氣的過程。起初是束氣於經脈,接著是聚氣成河,最後化生金丹,整個身體就如一個時時改進更新的大號蓄電池,將大量的靈氣積聚於丹田之中。

這個過程,動輒數十,數百年,修士不斷擴展自身經脈血肉,不停吸取、容納、控製、運用源源不斷的靈氣,憑虛禦空,移山填海,淩然於凡俗之上,無所而不能及也。

這個過程終究是有儘頭的。

金丹至極,臻於圓滿之境時,身體的拓展已經到達極限。縱然有人資質更好,金丹比尋常修士大上幾分乃至幾倍,能萃聚更多的靈氣,但終究,也是到了儘頭。

到了這一步,修士若想再有突破,靈氣的積聚已無濟於事,需要的是對世間規則的領悟,對自身大道的執著。修士需以身融道,尋找出大道與天地規則的那一絲絲牽連,方有可能再進一步,成就元嬰。

修真界無數天資卓越之輩,都卡在了這一步,最後抱憾終身。

楊珍的大道,是守護。當時他還是一名練氣後期的小修,便已立下此終生之誌,從此踐行不移。無論是在盤匜山地宮守護趙玥兒紫雪幾位女子,還是在山之域拯救數千人族,以及在青州挽狂瀾於既倒,在麓國一身轉戰三千裡,無不是在實踐自己的信念,一步一步地夯實自己的道基。

這一次,在將上萬名雲霄宗弟子轉移到青石空間,幫他們躲過了一場即將來臨的清算,避免了幾乎是避無可避的劫難。他的守護道心,也在這個過程中,又一次得到了昇華。

尤其這些人,不僅一個個修為不俗,而且不少還和他交情深厚,牽扯頗多,其間的因果自然也更重。這守護之意的效果,也愈加明顯。

於是,水到渠成,楊珍一直翹首企足的元嬰契機,終於在這一刻來臨了。

此等機遇,可謂是天予不取,必受其咎。若是這次錯過,下一回還不知道要等到什麼時候,而且道基很可能還會出現一些破綻,後患無窮。

想到這裡,楊珍再也無心等待丹丹的訊息,立即將自己的情況告訴了衣衣、趙玥兒等人,頓時引得眾人一陣歡呼。

接著,他返回青石空間,焚香沐浴之後,在一座以極品靈石和仙玉搭就的五階聚靈陣前,開始了閉關衝擊。

衣衣作為空間之主,掌控者空間內的種種規則,這個時候也不敢有絲毫怠慢,立即來到他身邊,小心翼翼替他護法。

又過了一陣,留在外界的朱朱,終於得到了丹丹傳來的訊息。

…………

“阿丹在一個地方連續盤旋了三圈,停留也超過了百息,應該是有重要的發現。他讓我們過去看看。”朱朱說道。

這處神秘的空間雖然阻礙神識的探查,不過陰陽靈犀訣卻十分奇妙,並不受此限製。當年周氏兄妹隻有練氣境界,尚能在千裡之外感受到對方的存在。如今丹丹朱朱都是妖君級彆的大妖,境界比周氏兄妹不知高出了多少,在這空間中相互感應完全冇有問題。

隻是該功法不能直接交流訊息,故而二鳥都約定了一些特殊的暗號。比如這盤旋三週,停留百息,就表示前方遇到了值得探究的事物,而且,危險不大。

此時楊珍和衣衣都在小青石內,外麵的事情由趙玥兒做主。小丫頭立即繫上青石手鍊,騎在了朱朱背上。

赤腹鷹在原地同樣盤旋了三圈,這是告訴丹丹,她已收到訊息,馬上過來,讓他留在那兒等候。

隨即,按照功法感應到的對方位置,一頭紮進了茫茫狂沙之中。

這處空間雖然不禁止法術,不過法力流失很快,得不償失,朱朱隻得以肉身之力在沙塵暴中艱難前行。一路上黃沙滾滾,碎石撲麵,有的石頭甚至大如頭顱,打在身上砰砰作響。好在兩人修為都不低,這些毫無法力波動的石頭還不至於傷到她們。

天空昏暗,狂風肆虐。颶風時而向右,時而左旋,時而上下翻滾,捲動得朱朱左搖右晃,時高時低。若不是遠方一直有個明確的座標,恐怕早就被帶偏了方向,不知飛往了何處。

如此一個時辰後,估摸著飛了有三百餘裡,離感應中的丹丹位置已經越來越近。

驀地,彷彿穿過了一層沙子織成的簾幕,眼前豁然開朗。昏黃的日頭突然光芒萬丈,陽光普照大地。藍天白雲,青山綠水,波光粼粼中,一個小村落赫然在望。

紅色大鳥從遠處飛了過來。

“這地方方圓十餘裡,冇有靈氣,隻有這一座村莊。”丹丹講述著他的發現。

“村子裡大約有兩千來人,都是些凡人。周圍的山坡中開荒了幾百畝田地。村子兩頭各有一個湖泊,湖中有些鯽魚鯉魚之類的尋常魚蝦,水中同樣也冇有靈氣。”

“村莊東南西北八個方向,還有村子的正中央,分彆種植了一種我不認識的大樹,看著有些古怪。”

“屬下冇有貿然進去,”說到這兒,丹丹問道:“咱們要不要去村子裡看看?”

趙玥兒微微頷首,腳下卻冇有動,她正凝眉打量著四周。在雲霄宗,她主攻的便是陣道,造詣雖然不及衣衣紫雪這樣的大家,但一些基本的判斷還是有的。

“這是一處陣眼,”小丫頭說道:“這地方就像水中的氣泡,那些風沙因為陣法的緣故,被隔絕在了外麵。”

她眯著眼仰望漸漸西垂的紅日,估算著她們從雲霄宗傳送離開到現在經曆的時間,接著道:“這地方的時間和外麵是一樣的,衣衣姐姐說的冇錯,這裡不過是一處秘境……”

正說著,她目光一凝,轉頭看向了遠方某處,與此同時,丹丹和朱朱的目光也看向了那裡。

遙遙有哀樂傳來,一群人披麻戴孝,吹吹打打,從村子裡走了出來。

-

『加入書籤,方便閱讀』

熱門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