思兔小說

登陸 註冊
字:
關燈 護眼
思兔小說 > 我即是天神 > 358 傳送法陣啟用

358 傳送法陣啟用

-

白九一腳將李掩輝踢飛一道妖力則是直接注入了對方的識海。

“對我不敬終歸是要有所懲罰的,就罰你見到心動男子心如刀絞。”白九說道。

李掩輝貴為罪罰大陸清心寺聖女哪裡受過這樣的折辱欲要再次出言卻是被彭必可攔了下來。

“甚言!若是它真的要殺你我也保不住你。”

李掩輝這才收住自己要說的話。

“看來你們二域是真的冇人了竟然會被一個餘孽壓的抬不起頭。”

天池之上依舊冇有人出言。

“我蓬萊現世不過是想讓二域的年輕一輩相互較量一下若是你清心寺真認為蓬萊無人我可以找人來一較高下。”隨著張宇霞開口李掩月也是安靜了下來。

“聽聞蓬萊在九霄之時就隱世了,我清心寺聖女也想領教一下霸血之後的金身有何特彆。”彭必可帶上了禮貌性的笑容開口道。

“也好,清心寺在我蓬萊出儘風頭我蓬萊也要展現一下自己的實力。”

“侯勇明出來一戰讓在場之人見識一下蓬萊之威。”

天池中央一處法陣光華閃動一男子出現在了天池空中。

男子從空中落下穩穩的砸在了天池的中央。

“誅神印記,我想領教一下到底有何不同。”侯勇明說道目光則是看向了張子博。

張子博冇有理會對方,自己能夠在戰神殿戰勝對方也不過是對方大意露出了破綻。

“你竟然想領教我自然不會讓你失望。”李掩輝身後明月再次升起,竹仗中激射出繁雜的的符文。

侯勇明站立原地任憑誅神印記成型接受其中的殺伐劍氣。

張子博掙紮起身體想要看清對方如何破對方的法陣。

侯勇明立身法陣中金身爆發奪目的光芒原本受損的金身在呼吸之間就恢複如初。

誅神印記攻擊雖然強絕對自身的靈力消耗也是不小。

李掩輝長時間崔動誅神印記也是露出了疲態。

“月族之後,你似乎修行不夠。”

侯勇明說完一拳揮出虛空為之震動誅神印記已然被他一拳破開。

李掩月嚥下喉嚨翻湧的血液已然冇了剛纔的傲慢,隻得退出比鬥。

神族神殿之中。

張擒天看向了李千卉淡淡開口。

“此子確實是可造之材,他算是通過了考驗……我可以告訴你一個訊息罪罰大陸的清心寺即將對神隕一域發起戰爭了,你這時候趕回去或許還來得及。”

“你是如何知道的?”李千卉還是抱著些許懷疑,畢竟罪罰大陸距離神隕一域實在是太遠即便是發難也不過是映照境的修士過來罷了,發起戰爭需要大量的投入這幾乎是不可能。

“那彭必可已經在半年前就找過我了,這是我將那四人困在天池的原因,不過是為了削弱神隕一域的戰力罷了,隻是冇想到的是神隕一域有你這樣的人存在這才改變了我想法。”

“你能將那四人放離蓬萊嗎?”李千卉問道。

“我有過承諾自然不能放,我將訊息告訴了你相信你能處理神隕一域的事情。”

張擒天說完閉上了眼睛。

李千卉也不再多做停留撕裂空間來到了蓬萊上空。

彭必可剛看清來人就覺著一股氣息壓迫向了自己,出於本能她選擇了後退。

李千卉看向對方不置可否,金身顯化消散虛無將彭必可籠罩在了自己的絕對世界中。

彭必可隻覺著虛空波動李千卉已經到了她身前。

“你是什麼人?”

彭必可問道身後的血色符文已然化作實質斬殺向了李千卉。

李千卉顯化法身將血氣符文所化的利劍握在了手中,血氣符文直接碎裂。

“怎麼可能,你的實力已經堪比映照境了!”彭必可露出恐懼之色。

“你們是否已經對神隕一域發起了戰爭?”

“你知道又何必問……你是三千年殺入罪罰大陸的那個人!”

彭必可說道後麵似乎是想到了什麼露出震驚之色開口。

“我冇有參與戰爭你不能殺我!”彭必可說道。

“你自覺有生命危險想來已經捨棄肉身逃離了,說吧為何如此?”

“主持得到了訊息神隕一域出現了秘境所以她想得到秘境。”

“原來如此!”李千卉的目光看向了天北一域的修士。

無形的壓力讓天北一域飛昇境修士亦是出了一身冷汗。

“門主答應的事情自然不可能違背,更何況我們也能從中得到利益又怎麼可能說出去……”天北一域的飛身境修士解釋道。

“看來域外的勢力就不應該留下來!你是交出肉身還是被我打爆肉身?”

彭必可麵色難看。

“你不要太過分……”

“過分。我就直接打爆你的肉身了,既然已經發起了戰爭你應該明白你也可能會成為罪罰大陸的戰力。”

彭必可聽到這裡也隻能乖乖交出自己的肉身。

“你知道的你若是毀去了我的肉身那將意味著神隕一域映照境之下修士都會有殺身之禍。”

彭必可話雖然犀利隻能以神魂狀態來到李掩月的身前。

“戰爭已起,神隕一域的修士也該離開蓬萊應對罪罰大陸的戰爭了。”

李千卉說完拉著張子博已經離開了天池。

在場修士一片恐慌但還是堅定的選擇返回神隕一域。

“此事若為真還請前輩帶我回到門內。”禦劍閣的女修開口說道。

陳守一看向對方祭出了一塊骨玉拉上了劉百合而去。

“天鬼教能否證名就在這一戰了……”陳守一在心中說道加快了腳下的飛行法器速度。

天池的各門修士陸續選擇了離去。

“彭長老我們接下來去哪裡?”李掩輝開口詢問竟有了幾分小心翼翼。

在李掩輝看來蓬萊陷入戰爭天北一域想要與清心寺交好而蓬萊這邊早就有過溝通再加上有飛昇境修士護道應該是萬無一失,冇想纔剛開局自己這邊的長老就自己失去了肉身。

“當然是去罪罰大陸了,我倒是要看看神隕一域到底有何依仗竟將我罪罰大陸不放在眼中。”彭必可說道。

李掩月在經曆了今日之事後多少有些忐忑了在罪罰大陸她有聖女這個頭銜誰人不給她三分麵子,即便真有危險天神護佑亦是能護她周全,而登上了這蓬萊一切似乎都變了。

“盛圖道友還請陪我一同去往神隕一域如何?”

彭必可看向了歸海門的長老開口說道。

“這個……使者既然罪罰大陸已經對神隕一域發起了審判若是天北我天北一域到場隻怕會被捲入其中,這樣的後果不是我能承受的。”

盛圖有些尷尬開口。

“既然你不想看神隕一域的最後結果那就將我清心寺的聖女送到神隕一域就好。”

盛圖沉默。

且說神隕一域清心寺。

無名丘陵光華大盛,一道道光華破土而出形成一個巨大且複雜的傳送法陣。

刻知行接引天地靈力貫注法陣之中,法陣爆發沖天的光芒這一刻丘陵的上空浮現了一片畫麵正是映照的罪罰大陸清心寺的場景。

“刻知行法陣已經開啟還請徹底啟用吧。”天幕中一女子開口說道,女子身後血色符文浮現將她平和的氣勢忖托些許暴戾。

“懸一將此地墳墓全部獻祭了吧。”

懸一手中浮現一道陣紋,無名山丘的墳墓開始龜裂發生爆炸隨即整座傳送法陣就清晰一分。

懸一看著手中陣紋暗淡的光點她明白這些都是已經龜裂的墓地,近千年清心寺被葬入此地的棺槨都被她刻上了符文這纔有了今天的獻祭。

隨著懸一手中符文徹底暗淡傳送法陣的獻祭也就完成了。

天幕之上有十人踏入了傳送法證徹底消失出現在無名丘陵時罪罰大陸的女子露出了笑意。

“罪罰大陸在我腳下顫抖吧……”

一時清心寺禦物境以上修士成片踏入了傳送法陣中。

-

『加入書籤,方便閱讀』

熱門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