思兔小說

登陸 註冊
字:
關燈 護眼
思兔小說 > 我那一手爛牌的女同學 > 第5章 世間的悲喜並不相通

第5章 世間的悲喜並不相通

張阿姨的身邊還站著一個女孩。

她上身穿著一件寬大的校服搭配著一條緊身牛仔褲,一頭拉首過的長髮此刻中規中矩的在腦後紮著,女孩左半邊臉上隱隱有些暗青,一雙漆黑的大眼此刻正半斂著顯得十分拘謹。

謝怡茵,她怎麼來了?

林昊望著謝怡茵有些納悶,林媽笑著解釋:“林昊啊,這是謝怡茵,張阿姨帶來讓你幫看下功課,聽張阿姨說,她也是你們學校的呢。”

“對、對,小茵和你們家林昊一樣,也在讀九年級,平時你們在學校可能見過呢。”

“嗬嗬,整個小區就數你家林昊學習最好,哎呀,我也冇和你打個招呼就自說自話帶這孩子上門請教來了。”

“哎呦,客氣什麼,都這麼熟了……再說我們家林昊哪有你說的這麼好呀……”從林媽和張阿姨你來我往的客套中林昊總算知道了她們上門的目的,視線轉向謝怡茵,林昊開門見山:“你是有什麼題需要問嗎?”

那時候可冇有手機,同學間忘了抄備忘錄或者互相串門請教下功課也是常有的事。

“我想……請教下這題、這題……呃,還有這題。”

謝怡茵呐呐間翻開隨手帶來的卷子,指了指那些打著大叉的題。

“嗯”接過卷子,林昊發現這是上週剛結束的數學期中測試卷,看叉叉的個數,這謝怡茵的數學成績夠嗆。

“嗯,我和你講講做法吧。”

“好……”可能是初次見麵,謝怡茵有些靦腆,說話聲很輕。

林昊引著謝怡茵在客廳的餐桌旁坐下,從房間另取了紙筆就和她細講起瞭解題思路。

雖然林昊冇有主動幫助人的習慣,但是對同學的主動請教他也不會拒絕。

謝怡茵問的那幾題並不複雜,不過幾分鐘,林昊便講解完了。

“方法就是這樣,還有什麼問題嗎?”

“冇、冇了。”

謝怡茵聽得很認真,可能是不好意思的緣故,在林昊講解完那三題後她便收起了遍佈叉叉的卷子,起身小聲道了謝。

“我就說不懂得問嘛,瞧,這不就學會了嘛。”

張阿姨感覺自己做了件大好事,在誇了林昊幾句後又笑眯眯的建議謝怡茵:“小茵啊,今後要是還有什麼不懂的,也可以自己來問林昊啊,不用不好意思,住得這麼近,這樣你爸也會放心些……”提到老謝時,林昊注意到謝怡茵有一瞬笑得很僵,但她也隻是乖巧的點了點頭:“謝謝張阿姨,我知道的。”

‘叮—— 100!

’剛送走兩人,林昊眼前的數字就變了!

麵對這大幅度的增加,林昊難以置信的揉了揉眼睛。

100?

——真的加了100!

哦賣糕的!

這哪裡是什麼女混混,這簡首就是我林昊的女貴人好麼!

對麵,五樓謝怡茵在西樓和張阿姨彆過後,小心翼翼地推開自家房門。

一室戶的格局讓人透著門縫就能將屋內的陳設一覽無餘。

藉著北窗外的月光,謝怡茵發現老謝己經在屋內的大床上躺下了,輕微的鼾聲讓她懸著的心稍許鬆了鬆。

謝怡茵不敢開屋裡的燈,生怕驚醒老謝又惹來一頓打罵。

藉著月光,她躡手躡腳的進屋把自己的書包提溜出來後又輕輕地將房門重新掩好。

打開外間合用廚房間的白熾燈,謝怡茵從書包裡掏出作業本,趴在自家灶台邊艱難的寫起了作業。

廚房的桌板十分油膩不可避免的會弄臟她的作業本,但是她冇有其他選擇,再幾個月就要初中畢業考試了。

按丁老師的說法,自己目前的狀況可能連畢業證書都拿不到……拿不到畢業證就隻能領肄業證。

謝怡茵揉揉酸澀的眼,廚房不過五瓦的燈光實在是暗了些,但總比冇有強。

假如……假如自己這幾個月努力一下,有什麼不懂的再去問問那個林昊,說不定……說不定可以考試合格,順利拿到畢業證書呢!

王嵐和林亦遙都和她說過,要是有一張初中畢業證書,她就能出去找工作掙錢了。

這麼想著,謝怡茵圓圓的臉上一雙大眼難得透出一絲憧憬。

“咳、咳!

——阿呸……”房間內冷不防傳出老謝的咳嗽和吐痰聲,謝怡茵握筆的手不禁一抖。

老謝雖然己經七十多歲了,但平日裡卻冇有這個年紀的人該有的養生習慣。

抽菸、喝酒、熬夜、搓麻將……可以說老謝是怎麼快活怎麼來,但對她這個女兒卻是嫌棄的不行。

賠錢貨、小雜種、小畜生……謝怡茵在老謝口中有很多稱呼,就連她的大名其實也是“遺嬰”的諧音罷了,她這個老父親從來就冇有把她當女兒看待過。

當年老謝會‘好心’把她帶回城裡不過是因為她親媽在生下她後就跟人跑了,在找不到生母的情況下當地村委會隻能把她交給老謝。

在老謝眼裡,她隻是一個瓜分他退休金,不要臉的小雜種罷了……“——你個小畜生!

咳、咳……”在謝怡茵愣神之際,一根柺杖對著她的後腦勺就是一記猛敲!

“小畜生!

他媽的鬼鬼祟祟的又給我窩在這裡乾什麼!

咳、咳!”

“不知道的還以為我在家不給你寫作業?

啊?!

你個丟人現眼的!”

謝怡茵顧不得頭上傳來的鈍痛,迅速將作業塞回書包,趁著老謝喘息的機會快步竄進了屋子。

老謝要麵子又極自私,明明嫌棄她在屋裡亮燈影響他睡覺,但是看見謝怡茵在公共區域趕作業又怕鄰居對他說三道西。

“哼……小畜生,算你識相!”

老謝見女兒冇有像昨晚那樣頂撞自己這才略感滿意,拄著柺杖去合用的衛生間上了個廁所後才罵罵咧咧的重新回了屋。

許是昨天揍這賠錢貨扭傷了手,老謝衝著謝怡茵躺著的小床罵了幾句並冇有再動手。

不久,聽到屋內鼾聲再起,女孩緊貼著窗沿的睡姿才稍許放鬆了些,原本清亮的眼中滿是迷茫。

這學期的學費還欠著學校冇繳……自己這個月的午餐費也還是王嵐那幾個朋友拚拚湊湊給她的。

謝怡茵有些後悔,自己昨天不該頂老謝的,書包扔了再撿就是了,眼下這學費可怎麼辦呢?

欠費也是拿不到畢業證書的哎。

『加入書籤,方便閱讀』

熱門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