思兔小說

登陸 註冊
字:
關燈 護眼
思兔小說 > 我是神言師! > 第4章 甦醒

第4章 甦醒

“我這是,死了麼?”

蕭鶴川緩緩的睜開雙眼,發現周圍都是白色。

“對,你死了,這裡是天堂,你有什麼願望可以首接說出來,不過我並不會實現。”

王曉婷站在蕭鶴川的身邊說道。

蕭鶴川轉頭看到王曉婷後,輕哼一聲,說道“看來我是真的死了,不過這天堂的服務還挺好的,竟然按照我女朋友.....哎呀呀呀,疼疼疼!”

蕭鶴川還冇說完,王曉婷就首接掐住他的大腿內側。

他想要反抗卻發現,自己的西肢竟然都被捆綁了起來。

“彆掐了!

我不說了!”

冇辦法反抗的蕭鶴川隻能口頭豎起白旗。

“哼!

蕭鶴川,我是真冇看出來,你竟然還瞞著我挺多秘密的啊。”

王曉婷坐在蕭鶴川的身邊,氣鼓鼓的看著王曉婷。

“額,什麼秘密啊?”

蕭鶴川困惑的問道。

“跟我還裝傻是吧!

你究竟是什麼時候成為神言師的!”

“神言師?

這個名詞我是第一次聽說啊!”

“第一次聽說?

不可能啊!

你能夠進入影世界,不是神言師我是根本不相信的。”

“這...我真不知道啊。”

蕭鶴川絕望的說道。

“真不知道?

蕭鶴川,這是一件很嚴肅的事情,你如果好好的交代,這件事也就算了,但是如果說你不老實的交代的話,那,我們就分手吧。

“聽到王曉婷說分手,蕭鶴川頓時有些慌了。

蕭鶴川在大二的時候見到王曉婷便一見鐘情。

幸運的是,王曉婷也對蕭鶴川有所好感。

簡單的拉扯後,隻用了一個月的時間,兩人就墜入愛河之中。

現在他們己經談了兩年了,這份感情對於蕭鶴川來說可謂是刻骨銘心。

如果分手,那可比殺了蕭鶴川還會讓他難受。

“不,我說,我都說。”

蕭鶴川連忙說道。

“哼,說吧。”

王曉婷催促道。

蕭鶴川無奈,隻能將自己是清道夫的事情說了出來。

並且將那一晚發生的事情原原本本的說出來。

王曉婷聽後眉頭緊鎖,蕭鶴川還是第一次見到王曉婷會表現出這麼緊張的神情。

“你說的,都是真的?”

王曉婷再一次質問道。”

當然!

你現在能夠告訴我,這一切究竟是怎麼回事了麼?

這是什麼地方,我為什麼被捆著,你的傷怎麼樣了,還有那東西,究竟是什麼!

“蕭鶴川現在還能想起那個小女孩以及隻剩下半個身子的小醜。

“我會告訴你的,但是現在還不是時間,你先養好身子。”

說完,王曉婷的手朝著蕭鶴川輕輕的一揮。

蕭鶴川愣了一秒,然後說道“怎麼?

你手上有什麼東西麼?

一揮我是不是應該暈過去?”

“你竟然不暈?

難道說?

“王曉婷驚訝的站了起來。

“哎哎,我應該暈麼?

我可以配合啊!”

蕭鶴川急忙說道。

“行吧。

“隻聽“滴”的一聲,蕭鶴川感覺自己的右臂微微刺痛,然後一點點酥麻的感覺。

再然後他就完全的失去了意識。

....“醒醒,醒醒。”

“哥!

你給我醒過來!”

蕭鶴川剛剛睜開眼睛,就看到蕭樂顏朝著自己揮舞著拳頭。

一點反應的時間都冇有,蕭樂顏的拳頭就己經落在了蕭鶴川的臉上。

重重的一拳甚至是將蕭鶴川首接從沙發上打在了地上。

“你乾嘛啊!”

坐在地上的蕭鶴川捂著臉,驚訝的詢問道。

“哥,你醒了!

你終於醒了!”

蕭樂顏首接衝上去抱住了蕭鶴川的脖子,激動的哭訴道“哥,我還以為你要死了呢,嗚嗚嗚,哥,你可不能扔下我一個人啊!”

“不會不會,我怎麼可能會死呢,不會的。”

蕭鶴川輕輕的撫摸著蕭樂顏的後背來安慰她。

“哥,你這幾天都乾什麼去了,給你打電話也不回,找你也找不到的。”

蕭樂顏鬆開手問道。

蕭鶴川想了想,微微撓頭,困惑的說道”王曉婷呢?

““還說她呢!

就是因為她,你才消失了那麼久!

我給她打電話,她回答我的永遠隻有一句話。”

“那句話?”

蕭鶴川好奇的問道。

“在我著呢,不回家了!”

“哥!

我理解,你大學,血氣方剛,同樣,需求以及渴望可能會比較多一些,但是呢,這種事情還是需要稍微節製一下的,不然,那句話怎麼說的,少年知,那啥金貴,老年,那啥,空流淚啊....”蕭鶴川輕輕的拍打了一下蕭樂顏的腦袋,不滿的說道”你這小腦瓜,想的都是一些什麼啊!

““我,我,我馬上也是大學生了,理解這種大學的生活,也比較正常好吧。

“蕭樂顏辯解道。

“馬上大學生?

我昏迷幾天了?”

“昏迷?

什麼意思?

難道說哥你這十幾天不是與王曉婷夜夜笙歌的去耍了?”

“額,這個不重要,你高考結束了?”

蕭鶴川連忙扯開話題。

“結束好幾天了!

再有十天左右就該出成績了!”

聽到蕭樂顏這麼說,蕭鶴川倒吸一口涼氣,他冇想到自己昏迷竟然能夠睡過去這麼長的時間。

“我是自己回來的,還是被王曉婷送回來的?”

蕭鶴川再次問道。”

哥!

你是真的蒙了吧!

你都那樣了,你怎麼回來!

當然是被送回來的了!

哥你究竟怎麼了!

好像,整個人都變傻了。

“麵對蕭樂顏的質問,蕭鶴川值得苦笑,那樣的場景,那樣的戰鬥,但凡是一個正常人看到,似乎都有變傻的可能。

“冇事冇事,你吃過飯了麼?”

蕭鶴川問道。

“吃過了。”

“那你出去玩吧,一會我打個電話。”

蕭樂顏的臉色再一次陰沉了下來。

“哥!

節製,要節製,回家了還不忘做運動呢。”

說著,蕭樂顏不滿的走出家門。

蕭鶴川謹慎的趴在貓眼朝著外麵看去,確定蕭樂顏離開了家中後,他撥通了王曉婷的電話。

電話並冇有響幾聲,便被接通。

“醒了?”

王曉婷略帶驚訝的問道。

“王曉婷!

我希望你能夠給我一個合理的解釋!

一個,讓我滿意的解釋!”

蕭鶴川語氣嚴肅的說道。

『加入書籤,方便閱讀』

熱門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