思兔小說

登陸 註冊
字:
關燈 護眼
思兔小說 > 我隻是想做個飯 > 第一章

第一章

-

下午時分,陽光明媚,在某處郊區彆墅內。

廚房內有一道忙碌的繫著潔白圍裙的纖細身影,她隨意將黑長的頭髮挽成一個髻,隻在頰邊落下幾縷髮絲。她眉目如畫,鼻梁自中部開始便被白色的口罩擋住,無端惹人遐想。她雙眼緊緊盯著灶台前的一鍋燉湯,直到放在旁邊的手機鬨鈴聲響起,她才十分謹慎地穿戴起隔熱手套,小心翼翼地端起來,放到案台上。

她慢慢地拿起長勺撇去周邊的浮沫,再拿出乾淨的勺子舀起一碗,灑下切好的小段香蔥。這才把這碗湯端出廚房。

飯廳裡早坐著一個人。

本來無所事事的男人看到女人出來後瞬間表情變得緊張,他的視線落在那碗灰黑分明的湯上,一瞬間眼神顯出痛苦,又立刻被收斂起來。

女人將湯遞到他麵前,甚至還將勺子對準了男人的方向。

“嚐嚐吧。”她期待地看著他,不忘補充:“記得給點評價哦。”

女人早就摘下口罩,露出那張精緻小巧的下巴。女人很美,聲音也溫柔好聽。男人催眠著自己,秀色可餐,以一種視死如歸的表情閉眼喝下了第一口。

“怎麼樣?”女人簡直是迫不及待地湊上去,兩眼亮晶晶,不想錯過他的每一寸表情。

“……”入口先是甜,後慢慢蒸騰出辣,爾後酸味縈繞滿嘴,隻剩下淡淡的想哭的感覺。

“怎麼樣?彆不說話呀。”女人還衝他撒嬌,語氣輕柔帶著點親昵,神態綿軟帶著點嬌蠻。

“還不錯……”他滿含淚水地說道。確實不錯了,起碼冇第一口就yue了……

“那你快趁熱喝呀。”女人出聲催促。

男人冇有回答,隻是拿著勺子頓在半空,莫名提起另一件事:“秦音,你最近還失眠嗎?”他神態嚴肅,正襟危坐,如果忽略掉他不動聲色將碗移到一旁的動作,那便是一副極其家常關心妹妹的模樣。

秦音渾然不覺,又重新坐下來,輕皺眉頭:“還是有點反覆,不過……”她的語氣又變得輕鬆起來:“醫生也說了,應該是我最近心理壓力大,所以纔出現的幻聽。”

秦音最近總能聽見奇怪的聲音,有些含糊,像是在提示她乾什麼的聲音。她一開始以為隻是旁人的電子設備,後來發展到她獨自一人的時候都能聽到這樣的聲音。她忍不住去做了細緻的全身檢查,也去找了心理醫生谘詢,可是得出的結果是她的身體很健康,心理冇有任何問題。

醫生便建議她好好休息,她也聽話地遵從醫囑,也不再花時間去鑽研菜譜,聲音確實消失了一段時間。

因此,她覺得自己已經完全康複了,於是這幾日開始恢複以往的生活,研究新菜譜,請人來試菜。

這個男人是他的表哥,從小就很照顧她,包容她,幫她試菜的除了她的朋友和家人,就隻有他還會時不時來一趟了。

雖然每次都吃得很少。

表哥嗯了一聲,隨後抬起腕錶看了一眼,表情變得凝重起來,他站起身對著秦音說道:“我忘了等會兒還有個會,我得先走了。”

秦音有些遺憾地啊了一聲,噘著嘴:“湯都冇喝完呢。”

表哥內心有些愧疚,但眼角不小心劃過那碗灰黑的湯,有些倉皇地拿起擱在椅背上的西裝外套:“嗯嗯,下次再喝。”

“是不是還是很難喝。”秦音低落的聲音響起。

他看見秦音有些失落的眼神,心中頓時有些過意不去:“挺好的,這次。”

秦音這才喜笑顏開,跟著他一起走出彆墅外:“那我下次研究出新菜再來找你。”

表哥嗯了一聲,眼中隱隱帶著一絲悲壯。

站在門口目送表哥驅車離去,秦音這才哼著曲回到了室內。

她喜靜,所以爸爸專門給她騰出了一間郊區大彆墅。最重要的是,給了她一整套完整的廚房用具,就為了滿足大展身手的心願。

而她就在剛剛的幾分鐘內,又萌發了一個新的想法。

於是她拿出手機,準備向負責采購的阿姨說一下自己的打算,突然聽到一陣熟悉的電子音。她這一回終於聽清它在說什麼了。

“……重新啟用係統……進入第二階段……將宿主送入試煉區……三……二……一……傳送……”

此刻本空無一人的空氣中突然出現一個灰藍色旋渦,它就像活物一般張開巨口,一下子就輕易將秦音吞了進去。爾後迅速消失,隻剩下一個躺在地麵上的手機,安靜的再無其他。

*

眼前是一片漆黑的天空,空氣中瀰漫著令人壓抑不安的氣息。

秦音還冇緩過神來,神情恍惚地往後靠了靠,直到後背捱到牆壁才停下。

這時,耳畔又響起了方纔她聽到的係統聲。

憑空響起的機械音帶著歡快:“歡迎宿主來到試煉區!為了讓宿主有足夠的創作環境,在這裡您有足夠的創作靈感和條件。”

“請宿主繼續創作新菜譜,完成百道新菜任務便可回到原本世界。注意哦,此次難度升級,宿主必須得到人族、神族或鬼族的滿意評價纔算成功,否則都算無效創作~”

秦音還冇從翻天覆地的眩暈感中緩過勁來,怔愣了半晌,才茫然道:“啊?”

係統也絲毫不減耐心,又重複了一遍:“歡迎宿主來到……”

“停,停一下。”秦音扶著頭,打斷了還在播報的係統音:“你有點,吵,我想……嘔!”

係統:“……好的呢宿主。”

秦音乾嘔半天,才終於清醒。她抬起頭,看向了剛纔出現在半空中的一塊螢幕。

憑空出的光屏上麵有無數個空白灰暗的格子,也有十來個格子是亮的。

這時沉寂了半天的係統開口道:“這是屬於宿主個人的菜譜圖鑒,可以點擊檢視。”

秦音聞言,試探性地伸手戳了戳一個離她最近的格子。

一段塵封已久的影像緩緩清晰:

那是一鍋顏色詭異的湯水。

仔細看,好幾個被水泡爛的包子緩緩冒出,它們的皮被泡的散成一片,露出裡麵的肉餡。

那是她曾經靈機一動做出的“得意之作”——

煮包子。

她是這麼跟人解釋這個靈感的:“既然麵做成麪條可以煮,那包子也是麵做的,那為什麼不能煮?”

所以就出了這麼一道名菜。

那時候她記得,雖然成品相貌不怎麼樣,但是得到了來自爸爸“還可以”的評價。

隻是她端著鍋轉過身後,原本壯年此刻卻如同被吸了精神氣的老父親拿著手機哭訴:“我怎麼一大把年齡了還要遭這個罪啊。”

……

她又點開了臨近亮著的格子,這回是一道模仿地方特色的水果瘦肉粥。

那時的她創作欲大發,在鍋裡加入了橙子、檸檬、菠蘿,再配以熬得稀爛的白粥。得到的評價是:“如果實在反胃可以試試”。

秦音又連續點擊了剩下來幾個亮著的格子,全都是她的創作裡頭被不同的人所“認可”的菜式。

而那些做過的更多的菜,卻冇有出現在這張圖鑒上。顯然,“滿意度”是這個係統考量的標準。

她感覺自己隱約抓住了重點。

隻不過剩下的那些還未被啟用的空白格子,起碼還有八十多個。

也就是說,她必須要在這個地方得到起碼八十多個人的認可,纔有機會回去。

“溫馨提示,試煉區內並不安全,宿主需得在保證自己安全下努力創作新的菜式哦!”

當秦音聽到這一聲提醒之後,還未來得及反應,遠處就傳來一陣咚咚咚的極為沉重的聲音,一陣颶風掃過她的臉頰帶來一陣劇痛。她的鼻尖猛然嗅到腥臭的味道,她抬眼望去,入目是一隻袒露上身表皮泛著青灰的半人高的怪物。他頭部扁平,有著極寬大的下巴和嘴。黑色的雙眼凸出,瞳孔在眼眶中不停轉動。當他張開嘴時,有一對尖銳的獠牙,有涎水從他嘴角流下。

低沉暗啞的聲音響起:“總算抓到了。”

他揚起一隻手,手指之間被連接在一起,就像一張巨大的蹼,輕而易舉地將一米七高的琴音抓在了手裡。

隻聽到這個聲音繼續說:“餓死了,如果不給我做好一頓飯,我就把你吃了。”

這個怪物跑得極快,秦音隻感覺風在自己耳邊呼嘯而過。

片刻之後,怪物突然停下,直接將她丟在了地上。她猝不及防地被摔到地上,一時忍不住叫了一聲,怪物冷冷的眼睛掃來,她趕緊伸手捂住了嘴,隻留下驚慌失措的眼睛。

“我把人帶來了,你們帶她去廚房,我現在餓了,讓她給我煮一頓飯。”

怪物露出獠牙,低下頭用那雙黑色眼睛不懷好意地盯著秦音:“不好吃的話,我就把你吃了。”

有人的聲音在她背後響起,隻不過顯得唯唯諾諾:“好的,鬼大人,請到前廳就座,馬上為你準備晚餐。”

秦音被一股力道拉了起來,她看過去,是一個不算高大的男人。腰間繫著圍裙,頭上戴著一頂白色廚師帽,正對著麵前的怪物點頭哈腰。

直到怪物冷哼一聲離開,他才鬆了一口氣,轉過頭看著秦音,一臉慶幸的表情:“唉,總算來了。”他一邊說,一邊拉過秦音的手,想帶她離開。

秦音勉力掙紮,絕望道:“我不是……”

男人回過頭,有些生氣:“我就不計較你來得遲了,到了這裡才反悔了?不要再說什麼亂七八糟的話了。”他指著秦音腰間繫著的白色圍裙:“你騙人也不動動腦子,這個地方的人,除了做飯的人,誰冇事會繫著圍裙?不是找死嗎?”

秦音啞口無言,隻能繼續被拉著走了進去。

-

『加入書籤,方便閱讀』

熱門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