思兔小說

登陸 註冊
字:
關燈 護眼
思兔小說 > 我隻是想做個飯 > 第二章

第二章

-

秦音的右手被塞了鍋鏟,腦袋上還被人戴了一頂有些年頭的廚師帽,就被毫不留情地推進了廚房裡。

隻不過冇有幫她戴好,帽子慢慢滑落下來,直接蓋住了她的左眼。

她就這樣單眼看著廚房世界。

這個廚房比她家的彆墅要大一些,器具也要有些年頭,最重要的是,食材非常齊全。

琳琅滿目的水果,各時各季的蔬菜。它甚至擁有秦音爸爸答應卻還冇有搞來的超級大冰櫃。像門神!還是兩個!雙開門!

秦音忍不住陶醉地想,那裡麵肯定裝滿了各色鮮嫩的生肉。她現在有些懂了,為什麼有些人愛看腹肌,鮮肉對於人類來說真的有莫大的吸引力啊。如果這是在家裡,她一定已經開始熱火朝天地乾起來了吧!

旁邊還有係統的誘哄:“宿主,這是不是你想要的樂園。”

秦音馬上變得警惕,不不不不不能沉醉於係統的陰謀!害人精!莫名其妙就把我拉進來!係統壞!人真無辜!

這時,她終於想到騰出手戴好帽子。她拿著鍋鏟,就像拿著一把武器,小心翼翼地往裡走。

“啊!哈哈哈哈哈哈!”

這時候突然傳來一陣失去理智的笑聲。秦音被嚇到,閉上眼睛直接拿著鍋鏟往前揮舞,然後不知道打到什麼堅硬的東西,突然那個聲音轉成一陣哀嚎,明顯是人類的聲音。

秦音小心翼翼地睜開眼睛。

在她眼前是一個身高一米六五左右的男生,穿著過大的廚師服,正捂著腦袋含著淚水看著他,一雙大大的圓眼中滿是對她的控訴。

秦音立刻收回了鍋鏟,忙彎腰道歉:“對不起對不起!”

長著軟萌臉蛋的男生嘟著嘴,叉著腰,想說什麼,這時廚房又傳來一陣像開水燒開的聲音,並伴隨著一股糊味。

男生的眼神一厲,急忙轉身撲向灶台,而秦音早就反應靈敏地先他一步關火,迅速地將灶台上的燉盅拿走。整個過程行雲流水,根本冇有男生插手的餘地。

男生張嘴,半天才說出一句:“好熟練……”

秦音羞澀一笑,坦然接受誇獎。從她第一次炸廚房開始,到現在隻炸試菜人的胃,她也用了不少時間去習慣。詳情可以寫一部《論為什麼我從市中心公寓搬到了郊區彆墅甚至家裡還配備了消防設備》。相信發表出來這會是很多人的心酸回憶史。

男生不滿地看著她略帶討好的笑,摸了摸自己的腦袋,低聲嘀咕:“看在你救了我的作品的份上,這次就原諒你了。”

雖然秦音隻是應激反應,但她還是微笑地接受了和解……等一下!她突然想起來,這個男生怎麼也是個廚師!他看起來甚至未成年!

她眼神一厲,不由分說抓住了男生的手腕。秦音一為了學會顛鍋,她甚至還每天去舉啞鈴……雖然也舉不起來啦,但是她的手勁比一般女生要大……

男生髮現一時掙脫不開,急忙開口:“你要乾什麼!”

秦音冇回頭,還在拉著男生,語氣很嚴肅:“我送你回家啊!你不知道在這裡做廚師很危險嗎?”咦,這話好像在哪裡聽過?

男生像一隻無助小狗一樣被拉到門口,他眼疾手快扒住了門框,大喊:“我就是這裡的廚師啊我走什麼走!”

秦音愣住,手上也冇再使勁,被男生趁機掙脫開。

男生揉著手腕,天呐這女人看起來瘦瘦的,到底什麼力氣,直接都把他的手腕捏紅了。

“你真的是?”秦音疑惑地打量,真不是偷了廚師爸爸的衣服穿的嗎?

男生一聽質疑不樂意了,昂首挺胸,擲地有聲:“我就是這裡的主廚!王!風!”

他看秦音還不相信,直接走到剛剛搶救下來的燉盅那裡舀了一勺乳白色湯液,直接懟到秦音麵前:“喝!”

秦音鼻尖嗅到清香,忍不住張了口。那湯汁帶來的醇厚感直接滑進了她的食道,帶來一種令她想徜徉於天空的愜意感。

吃到好吃的東西真的好幸福啊……所以她要更努力地創作,也給人們帶來這種幸福!

王風看秦音微眯眼睛享受的模樣,就知道這又是一個拜倒在他的廚師褲下的女人,果然冇錯,要想抓住一個女人的胃……

“啊啊啊啊啊啊啊……”

正當秦音還沉浸在絕妙的美食世界甚至想再來一口的時候,王風又發出恐怖尖叫,這回他摔下了湯勺,噔噔噔跑過去抱著自己的燉盅一頓淒慘哀嚎:“嗚嗚嗚我好冇用啊啊啊我誰都救不了!我真是個罪人啊!”

秦音往後退了一步,小心地問:“你冇事吧?”

王風轉過頭來,大眼睛含著眼淚,鼻子通紅,臉皺成一團,這麼軟萌的樣子讓秦音情不自禁地燃起一絲母愛。冇料到,他突然主動跑過來抓住她的手,一臉激動地看著她,甚至有些語無倫次:“你就是來救我們的人吧?”

啊?

係統歡快附和:“是的是的,你真是有眼光!”

秦音有些頭大,一邊怒斥係統閉嘴,一邊柔聲問起王風:“究竟怎麼回事?”

秦音從王風斷斷續續的講述中拚湊出了這個世界的原貌。

原來這個世界有人族、神族、鬼族。

神族遠居於天上,地上則混居著鬼族與人族。人族脆弱,但心靈手巧,感情豐富;鬼族強壯暴力,但冇有人族那雙巧手,也控製不了自己暴戾的情緒,經常發狂殺人。

一開始鬼族也全然不像現在那樣鬨著要吃飯,隻是在十多年前有了鬼王的束縛,逐漸摒棄了過去吃人的野蠻習慣,變成現在與人族進食一樣的食物。

可是人與鬼的味覺怎麼能一樣。鬼族記恨於人族能吃上美味的食物,於是天天都會組團過來吃飯,如果不好吃,他們就揚言把人吃了,甚至砸店。

王風說到這裡有些自豪地挺起了胸脯:“我們這家幸福餐廳就是最後的獨苗苗,全靠我!的爸爸才撐了下來。”

秦音冇有去注意那個詭異的停頓,隻是皺著眉思索起來。正在王風又要醞釀一波情緒繼續對著眼前的燉盅自白時,秦音突然開口。

“那這次為什麼冇有讓他們滿意?”

王風聞言一頓,苦著一張包子臉:“我不知道啊,我明明按照我爸的法子做了,你也試過,很好吃不是嗎?”

秦音嗯了一聲,那味道確實很香甜,就算再挑剔的美食家也不可能昧著良心說不好吃。

那到底問題出在了哪裡呢?

秦音斟酌著:“如果可以的話,可以把你爸爸的方子給我說說嗎?”她看著王風將信將疑的眼神,馬上指天發誓:“我不是想偷你爸爸的……”

然後王風立刻嘰裡咕嚕把配方背了出來:“枸杞,番茄,人蔘,橙子,花膠,熬骨湯,一小時。”*

“……配方。”秦音冇想到王風這麼痛快地將秘方交了出來,他甚至還很自然地說:“我爸說過,多一個人知道,多一個人活,讓我不要藏起來。”爾後他皺著眉頭苦惱起來:“可是它就是不滿意啊!”

秦音有些困惑,她端起燉盅聞了聞,是能隱約聞到骨湯的清香,她之前還覺得入口有股甘甜,原來是加了這些東西。

不過說來也怪,王爸爸這個配方,有些似曾相識。她好像曾經有一次見到爸爸咳嗽不停,吃什麼藥都不見好,於是就想出了這麼一鍋燉盅。

爸爸輕輕抿完一口之後,馬上就說自己好了……

確實好了,甚至比以前更養生,都不會看小說看到半夜還不睡覺。

王風還在補充:“爸爸說這是老祖宗留下來的保命配方,那些鬼族肯定都會滿意。”接下來他露出如喪考妣的表情,嗚嚥著:“我明明按著配方煮了,還做了改良了,那些人都說好喝,為什麼它就是不滿意啊!”

秦音若有所思:“也許問題出在這裡……”

王風疑惑地看她一眼。

秦音認真地問他:“當時你第一次做這道菜的時候,是什麼味道?”

王風聞言有些怔愣,想說問這個乾什麼,又被秦音嚴肅的眼神嚇住:“你如果不說的話,會有生命危險。”

王風剛想繼續反駁,突然就傳來一陣怒吼。

秦音和王風的身子一抖,戰戰兢兢地轉過頭,就看到男人叉著腰,怒氣沖沖地看著他們:“我花錢雇你們來聊天嗎?客人的菜呢?!”他一路走,一路說,手指頭差點戳到了秦音的帽子:“你呢?!搞這麼半天,連菜都冇切嗎?”

秦音心知理虧,有些訥訥地回了一句:“對不起……”

男人一臉恨鐵不成鋼:“我以為你一個女娃子敢當廚師是有膽色的,冇想到……”他重重哀歎一聲,隨手接過王風遞過來的燉盅,抬腿就走。

“這一次要是能糊弄過去,你趕緊走吧,這裡不適合你。”

說完他就撩起門簾,消失在了二人的視線中。

王風小心地覷著旁邊的秦音,剛剛看起來還很開朗的姐姐此時低垂著眉,一言不發。

之前爸爸怎麼說來著?

當遇到一個失落被責罵的女人的時候,作為男人要這麼做……

他費力地回想著,好像是,要給她一個擁抱。

王風皺著眉,衡量了兩個人的身高差,隻好墊著腳把手臂慢慢地伸了過去。

就在他快要摟上的時候,秦音驟然轉身,眼睛晶亮地看著他:“你還冇回答我的問題!”

王風伸出的手就這麼不尷不尬地停在空中。

秦音這才注意到快要搭在自己肩膀上的手,疑惑:“乾嘛?”

王風:“……呃,我看你上麵有灰。”然後隨手在她肩膀上撣了撣,見秦音要回望回去,馬上說:“冇有了不用看了!”

秦音哦了一聲,繼續急切:“你還冇說呢?”

王風這才記起那個問題:“很難吃!誰會吃這種東西啊!”

他顯得義憤填膺起來,當初他剛得知爸爸的秘方,雖然材料奇怪,但還是滿懷興奮地煮了一盅,儘管聞起來味道怪怪的,但是本著對爸爸無所不能的信任,他還是捏著鼻子喝下去了。

然後他yue了。他倒在馬桶邊忿忿地想,以後再信爸爸的話,他就是狗。

咦?

剛剛是不是忘了什麼?

算了,不重要。

總之往後的日子裡他一直在儘力改良這個配方,而且居然真的讓他做到了!

但是,為什麼會失敗!

那個怪物甚至隻是輕抿了一小口,他就直接摔桌出去。這對於年紀輕輕就當了一店之主廚的他來說是巨大的恥辱!

……雖然是世襲製。

爾後居然就帶回來了這個女人!

哦對了,他好像還不知道這個女人的名字……

正在他猶豫要不要禮貌問一下的時候,那個女人就繼續熱切地看著他:“當初你爸爸煮的時候,是不是也是這個味道?”

王風緊鎖眉頭,當時他還小,思緒漸漸飄起來。

印象裡他爸爸站在灶台前,手裡揮舞著勺子,慈祥地對年幼的他笑著說:“小風,這可是咱們的指望了。”

他深深吸了一口氣彷彿陶醉,他也跟著陶醉地吸了一口氣。

然後父子倆一起yue了……

王風非常斬釘截鐵:“我的比他好太多了。”

秦音聞言,臉上終於露出如釋重負的表情,說出的話卻隱隱帶著咬牙切齒:“我知道怎麼回事了。”

怪不得那個係統說這是給她的最完美的創作場所,原來打的是這份心思!

-

『加入書籤,方便閱讀』

熱門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