思兔小說

登陸 註冊
字:
關燈 護眼
思兔小說 > 我隻是想做個飯 > 第 3 章

第 3 章

-

此刻的餐廳前廳,正瀰漫著一股凝重的氣氛。

兩名穿著黑色馬甲襯衣的一男一女服務生哆哆嗦嗦地站在靠窗的桌子邊,眼露恐懼,看著正在自斟自飲的怪物。

怪物搖晃著手中裝著紅色液體的酒杯,對著月光遙遙舉杯,輕抿一口後:“嘖,這酒,還不夠味。”

這杯是他們前主廚的珍藏秘方,兌了胡椒粉的番茄汁,廣受怪物們的好評。

它重重地放下杯子,不滿道:“我點的菜呢?”

男服務生一邊抖一邊結結巴巴:“我我我,我去廚房催一下。”兩個人互看一眼,正想並肩離開,卻被怪物叫住。

“催個菜用得著兩個人嗎?”它隨意地指了指其中一個女服務生:“你,給我留下來。”

被點名的女服務生臉露絕望,伸手想抓住另一個的衣袖,卻被毫不留情地推開。

她低聲:“我進來第一天,你說過一定會保護我!”

另一個搖頭,帶著恨鐵不成鋼的語氣:“男人說的話你也信?”他語氣突然變得悲愴:“老闆還說過完年給我們漲工資呢,錢呢!”他一字一頓:“從此以後,我就再也不信男人說的一句話了!”

女服務生:“你也是個男人啊!”

“嗯,所以我連我自己也不信。”

他們你一言我一語,神情越來越激動,言辭越來越激烈,行動也越來越剋製不了自己,顯然已經忘了環伺在旁邊的怪物。

怪物一拍桌子,發出極大的咚的一聲,那杯子直接震落在地上發出咣噹碎掉的聲音。它站起身來,鼓著一對黑眼珠陰森森地看著他們。

正在吵架的兩個人這才驚覺他們的不合時宜,嚇得直接抱在一起,驚恐地看著對麵。

怪物一掌將男人拍開,直接將他拍到地上,一雙大手握住了女人的肩膀。他張開大嘴,露出森森獠牙。

“是啊!我也覺得男人信不得!”怪物也跟著忿忿出聲。

“……嗯。”女服務生過了半天才找回自己的聲音。

“謝謝。”她遲疑地說了一句,眼角餘光瞥到躺在地上□□的男人。“其實也不……”

她看到怪物的眼神一厲,馬上改口:“男人真該死啊!”

怪物這才滿意點頭:“girl

helps

girl,應該的。”

女服務生艱難地嗯了一聲,如果你也是girl,是不是打扮得太過狂野了一些。啊不不不不不也許就是他們鬼族喜歡的風格!

它重新坐回原位,剛剛被它拍過的桌子已經出現一條裂縫,女服務生不敢想像那一掌出現在人身上會是什麼後果,該死的,明明剛剛那個男人狠心拋開自己,她現在還想著關係他……

“不過,如果這次還不好吃,我就把你們吃了。”怪物剛做了助人的好事,因此語氣非常和善,隻是說出的話令人頭皮發麻。

女人愣住:“不是說girl

helps

girl嗎!”

怪物齜牙,語氣陰鷙:“一碼歸一碼。我餓了,誰都彆想活。”

它翹著二郎腿,冇看女人恐懼的表情,對著遠處企圖偷偷爬離視線的男服務生慢悠悠說:“能動了就去給我上菜,不然我第一個先吃掉你。”

剛剛還半死不活的男服務生立刻鷂子翻身,顯得格外靈活的樣子,甚至口條利索:“好勒,鬼大人您先等著,小的這就去廚房後邊看看!”

它搖了搖頭,指點著女服務生:“男人啊……”

女服務生隻能乖覺地點頭。

過了片刻,男服務生和餐廳老闆一起走了出來。

老闆手裡捧著燉盅,一臉諂媚:“鬼大人,久等了,這是特意為您熬的,也是我們餐廳的招牌菜。”

他小心翼翼地端到了怪物麵前,親自為怪物盛好了一碗湯,再親自端到它麵前:“鬼大人,請享用。”

怪物嗯了一聲,拿起湯勺,輕輕地抿了一口。

老闆連同兩名服務生三個人六雙眼緊盯著怪物的臉,不放過它的任何一絲表情。

“怎麼樣怎麼樣?”他們不敢說話,隻敢眼神交流,眼珠子轉得飛快。

“我怎麼知道啊!它臉上都是褶根本看不出來!”

“那眼神呢眼神呢!滿意嗎?”

“它閉上眼睛了我看什麼啊!”

“閉上眼睛那是不是就是滿意了!”

短短幾秒,他們像度過了一生。

直到怪物放下湯勺,發出叮的一聲輕響,他們才停下內部交流,由老闆作為發話人:“鬼大人,滿意嗎?”

怪物說:“我很失望。”

吳老闆啊了一聲,三個人不約而同露出死到臨頭的表情,已經有人開始偷偷往外走,被怪物一個輕飄飄的眼神止住。

他們欲哭無淚地看著怪物。

怪物拿著湯勺攪拌著燉盅,清香撲鼻,但他卻一直搖頭:“你們餐廳我以前也常來,我也很喜歡在你們餐廳吃飯。”

吳老闆忍不住說了一聲:“您還是看著我長大的。”

怪物嗯了一聲,摸了摸他已經長著斑禿的腦袋:“我一直以為你是個老實男人,不會騙我。冇想到啊……”它意味深長地搖了搖頭:“你居然拿這種東西糊弄我?這就是你們餐廳的招牌菜?”它眼神一厲,陡然五指成爪抓住了吳老闆的脖子,輕而易舉地將他舉了起來。

眾人,好吧,剩下兩個人發出驚叫。

怪物冷冰冰的眼神掃過剩下兩人,他們識相地閉上了嘴,就看著怪物的手越收越緊:“可惜了啊。”

就在這危急時刻,有一道悅耳的女聲傳出:“手下留情!”

兩人一怪物頓住,將目光投向了聲源。

怪物不悅:“女人,你敢命令我?”

隻見頭頂廚師帽腰間繫著圍裙的秦音捧著另一盅燉湯快步走了過來。

她的眼睛掃了一眼臉變成豬肝色的吳老闆,心裡有些急,但知道不能急,開口還是如沐春風的語氣:“冇有的事,這位……大人,老闆怕大人等得太久才端錯了菜。”她努了努嘴:“這一盅纔是我們精心為您準備的。”

三兩下馬屁下來,怪物的眼神也不複之前的冰冷,它問:“這個女人說的是真的?”

吳老闆艱難地點了點頭,再不鬆開他,他可能真的都要變成假的了。

怪物嗯了一聲,正當眾人想鬆一口氣時,它又說:“可是我現在冇心情了,我想殺人。”

眾人的心又吊了起來。

吳老闆更是露出絕望的表情,口中唸唸有詞,開始向列祖列宗賠罪。

秦音:“那也等先吃完呀,吃飽了纔有力氣。”

兩名服務生驚恐地看著一臉淡定的秦音,以及竟有隱隱認同的怪物,不禁往後退了一步,他們兩個,竟不知誰比誰更怪物。

秦音微微偏頭,連連向他們使起了眼色。

“嗯……”宛若蚊蠅的聲音響起。

怪物這才鬆開了桎梏,隨手就將吳老闆摔到了地上。

吳老闆捂著自己的脖子,一邊咳嗽,一邊大口呼吸著空氣。

秦音冇時間去理會吳老闆的情況,臉上依舊掛著笑,將燉盅放在了怪物麵前:“大人,這纔是我們店的招牌菜,您聞聞,是不是跟您之前嘗過的味道一樣?”

她打開燉盅,一陣刺鼻的氣味撲麵而來,兩名服務生張嘴就想打噴嚏,卻被秦音一個眼刀製止住了。

她緊盯怪物,手下動作卻不緊不慢:“這應該是您很熟悉的味道吧。”

怪物緩緩點了點頭,它說:“這次有點像樣了。”

秦音心下一喜,但是麵上不顯山露水:“那您嚐嚐看?”她殷勤地將勺子遞給了怪物,眼帶期待地看著它舀起了一勺,送入嘴中。

秦音看著它閉上眼睛,久久不出聲。

這時候兩名服務生已經習慣了這股刺鼻的味道,偷偷觀察著怪物的表情。而吳老闆也從怪物開始嘗湯後立即閉上了自己的嘴巴。

四個人八雙眼睛盯著怪物。

“怎麼樣怎麼樣?”咦?怎麼又是我在問?

“它都是褶怎麼看得出來!”……怎麼還重複了。

“它又閉上眼睛了!”

“我記得它上次閉上眼睛之後,它就掐了老闆脖子說老闆騙他!”

“糟糕了這回這個女的離它最近不會被掐吧!”

“還愣什麼啊快跑啊我已經跑到門口了!”

“冇問題的。”

眼神交流中隻有這麼一句是充滿自信和篤定。

來自於一直不錯眼看著怪物的秦音。

“唉……”安靜的空氣裡終於出現了一道聲音。

所有人都朝聲源看過去,就看到怪物緊閉的雙眼落下了一顆晶瑩剔透的水珠。

“……怎麼回事啊難吃到哭了嗎?”

“我就說那個味道不可能是好東西!老闆你又招錯人啦!”

“我就知道我冇看人的眼光!我還是趁早關店吧……”

怪物緩緩睜開眼睛,那雙黑色的眼珠不再充滿暴戾的情緒,相反顯得寧靜祥和,它一口一口喝著手中的燉湯,眼珠一顆一顆往下掉,直至喝完了,它也止住了淚。

它拿起餐桌上的紙巾,優雅地擦了擦嘴。

眾人一時分辨不清這是暴風雨的前兆還是颱風過境後的寧靜,隻能戰戰兢兢地等著。

隻有秦音微笑著:“是不是讓您想到了過去的味道。”

怪物抬手按了按發紅的眼眶,喝完湯的它,顯得尤為祥和,彷彿壓製住了它心裡的暴戾情緒。

“嗯……還不錯。”怪物緩緩說道。

它抬眼看向四周,麵露懷念:“當時,我和那人也喜歡來這裡,因為喜歡這裡的招牌菜。”它哀歎一聲,看著秦音:“所以,我一直在找跟過去一樣的味道。謝謝你,讓我找到了。”

怪物鄭重地朝秦音道了聲謝,爾後又朝吳老闆道歉:“抱歉,因為那個人要和彆的人結婚,所以我脾氣有些暴躁,唉,我其實也不想這樣的,不好意思。”

吳老闆趕緊一迭聲的“沒關係真的沒關係”。

它又留戀地看了一眼這間餐廳,這才邁步緩慢離開了。

“喂,走之前先結帳啊!”男服務生大喊,引來吳老闆的會心一擊。

“你有冇有點常識,它們這些都是記賬的!”

男服務生這才哦了一聲,摸著腦袋嘟囔:“我還以為白打工了。”

女服務生倒是好奇地打量著收拾燉盅的秦音,許久纔出聲問:“姐妹……你這湯裡,是下了什麼嗎?”下了什麼**湯,怎麼喝了就變得那麼平靜祥和。

秦音微微一笑:“其實都是你們主廚的功勞。”

吳老闆也一直在支棱著耳朵偷偷聽,聞言大驚:“難道那小子開竅了。”他不由地滿意一笑:“我的眼光還是不錯的嘛,一開始他爸爸還一直強烈反對我雇傭他,說他會搗亂。”他搖頭晃腦,顯得得意異常。

秦音咳了一聲,也不敢說出具體情況,隻好顧左右而言他:“那老闆,我今天還用走嗎?”

她記得老闆說過,如果這次能僥倖過關,那她就得收拾包袱走人。她雖然不情願呆在這麼一個危機四伏的地方,但這裡確實是她唯一能回去的方向,她也不甘心就這麼離開。

絕不是因為可以在這裡快樂地做新菜!

“嗯……”

秦音看著吳老闆有些遲疑的表情,忍不住瞪大了眼睛。

“這個嘛……”

-

『加入書籤,方便閱讀』

熱門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