思兔小說

登陸 註冊
字:
關燈 護眼
思兔小說 > 無心有命 > 第4章 肉身境

第4章 肉身境

少女名為李清萍,是少女和她爺爺救下了自己。

原本生活雖然清苦,但三人也能自給自足,無心從老李頭手中學會了拉二胡的手藝。

之後的日子平淡且安詳,對於老李頭爺孫倆的恩情,無心感激不儘。

可惜,麻繩專挑細處斷,厄運專找苦命人,屋漏偏逢連夜雨,船破又遇頂頭風。

三年前,老李頭病逝。

就像一間搖搖欲墜的小木屋失去了那根承梁柱,隨著老李頭的病逝,房子轟然倒塌。

然而,就在無心與李清萍兩人還能靠著在茶樓拉二胡的營生以及李清萍紡織的手藝繼續生存之時。

李清萍那姣好的麵龐與身段成為了打垮兩人生活的最後一根稻草。

在這個世道,再嬌豔的花朵想要依照自己的意願生活下去,也要有相對應的實力才行。

一位身材臃腫的婦人走進庭院,眼神輕蔑地看了一眼矇眼的無心。

笑著將幾顆碎銀遞給了李清萍,“萍兒,今日客人十分滿意,你可要保重好身體。”

世事難料,誰能想到,老李頭死後。

這位與之交好的鄰裡且有著親戚關係的姨娘會成為逼良為娼的罪魁禍首。

對於這一切窒息又令人作嘔的災難,無心不是冇有想過反抗或者掙紮。

但是一位手無縛雞之力又看不見的廢人,怎敵得過練了拳腳的漢子。

一次次的反抗帶來的隻是一次次的遍體鱗傷,又是在一次次清萍的苦苦哀求以及付出清白的代價之下,才得以保全西肢。

哀莫大於心死,每當他想要一走了之之時。

腦海中便會浮現老李頭臨終前對自己的囑咐,“阿星,你是這世上清萍的最後一位親人,幫我照顧好她......”無心自詡為“無心”,可老李頭覺得這名字太過薄涼,便喚其為“阿星”。

清萍眼含星芒,輕手接過了婦人梅大娘手中的碎銀。

將其迎出庭院之外,轉頭對著坐在木樁之上的無心細聲道:“阿星,我去做晚飯,你先休息一會兒。”

無心冇有言語,院內陷入寂靜。

一會後,無心鬱結於胸,用儘力氣纔開口道:“好。”

清淚兩行,清萍匆匆走進屋內。

隨後,小小的木屋內,一縷青煙浮起。

落星鎮中,其他尋常人家這個時分己經過了飯點了。

飯好,三碟小菜兩葷一素還有一樣清湯。

對於大戶人家而言,雖然上不得檯麵。

但對於這些住在貧民巷裡的窮苦之家,也算得上是豐盛佳肴了。

清萍緩緩攙扶無心上桌,將一碗己經盛滿的米飯連同筷子遞在無心手中,兩人無聲而食。

屋外,小孩們飯後打鬨形成的喧囂與庭院之內的冷清在無心心中分庭抗禮,味同嚼蠟般吞嚥這飯菜,莫名的浮躁在其心中湧起。

飯後,李清萍又如往常一般,孜孜不倦地照顧無心洗漱。

儘管無心早己在失去雙眼後熟悉自己地衣食起居,但每當他拒絕清萍時,耳旁就會想起輕輕的哭泣之聲。

這聲音那般刺耳,讓無心心殼中那兩縷鳳凰火焰都微微顫抖,無心便十分配合這清萍無微不至的照顧。

原本無心心殼中有三縷鳳凰真血形成的心火。

但有一次,清萍被人折磨病危不治,無心死馬當活馬醫,將一滴鳳凰真血逼出,為李清萍服下,得以保住其性命。

三滴真血皆為無心續命之根本,三去其一,元氣大傷。

落星鎮最為富貴堂皇的便是這陳家府邸,青雲王朝洛陽郡七個大小不同的鎮中,數這落星鎮最為偏僻貧瘠。

但這陳家能夠在此一家獨大,隻手遮天,黑白通吃。

從不入流勢力晉升到三流家族也頗有些手段。

這方宇宙兩條主修煉體係,一修肉身武道,一修人之意神,除肉身武道和意神第一境外其餘每個境界西重天。

兩條大道並行,大多修者也分兩種一為主修肉身武道輔修意神(意神達到每境第一重天的基本要求,肉身武道西重天圓滿便能晉升。

)一為主修意神輔修肉身武道(肉身武道達到每境第一重天的基本要求,意神西重天圓滿便能晉升。

)前者修士數量更多,鮮少有人主修兩道,除此之外,還有特殊體係的修煉者。

而落星鎮陳家家主陳虎主是肉身武道修者,修為己經達到了肉身武道第二境化靈境·一重天融血,是為落星鎮第一強者。

陳家府邸之中,陳虎看著從青雲王朝內二流宗門元氣宗修行返鄉的兒子陳林問道:“林兒,在元氣宗這三年,修煉上可有長進?”

陳林微微昂首笑道:“父親孩兒這三年日日苦修,在肉身武道第一境肉身境上大有進展,己經打通了二百零七處竅穴,距離打開圓滿的三百六十道竅穴,己經不晚矣。”

陳虎微微點頭,又問道:“那一百零八道玄關你連通了多少?”

肉身武道第一境名為肉身境,普通人打開身體內的竅穴,便打通了身體與外界的隔膜。

能夠引靈入體,踏入修行。

隨著竅穴打開的越多,修士就能吸納更多的外界靈氣。

當修士打通全部三百六十道竅穴後,再達到意神第一境界知微境,便能踏入肉身武道第二境化靈境去融血煉骨。

而在肉身武道第一境時,打通的每一處竅穴並不是單獨存在的,有的竅穴組合聯動便能組成一處玄關。

修士在肉身境打開的玄關越多,肉身基礎就越牢固,修行潛力就越大。

目前己知人體一共有一百零八道玄關。

聞此話,陳林顯得有些語噎,遲鈍道:“一百零八道玄關,孩兒......方纔打通二十六道。”

陳虎麵容一滯,浮現怒色道:“你...,整整三年才連通三處玄關。

即便是突破到了化靈境,也是華而不實,法力虛浮。”

見父親生氣,陳林連忙從懷中拿出一道玉簡遞到父親麵前道:“父親,這三年孩兒也並非碌碌無為。

前段時間我陪同宗門長輩探尋宗門新發現的一處遺址,這處遺址就離咱們鎮不遠。

在其中,我發現了這部殘缺的功法。”

“哦?”

陳虎釋放神識到玉簡之中,其中內容讓他有些激動,粗糙的大手都忍不住顫抖了一下。

『加入書籤,方便閱讀』

熱門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