思兔小說

登陸 註冊
字:
關燈 護眼
思兔小說 > 無心有命 > 第5章 寂寞沙洲冷

第5章 寂寞沙洲冷

“紫羅欲陽功”雖為殘法,但在陳虎神識探查下,玉簡中一道虛幻人影盤膝而坐,紫煙瀰漫下,數道紅粉佳人僅輕紗蓋體,玉體無暇,環繞虛幻盤膝人影飛舞。

僅憑此異象,陳虎判斷這部功法品階絕對不低,極有可能在一流功法之上。

“父親這部采陰補陽的神功雖然隻有一式,但絕對橫掃一般的一流內功,孩兒己經將這神功習會,現在特來獻給父親。”

陳林諂媚笑道。

陳虎眼中浮現貪婪,又帶著警惕問道:“這部功法還有誰知道麼?”

“父親放心,這玉簡是我單獨在遺址中拾到的,無人得知。

而且兩日後,宗門會再次探查那處遺蹟,孩兒爭取找到剩下的功法。”

陳林回道。

陳虎大笑道:“好,哈哈哈,林兒乾得不錯。

等你們宗門探查遺蹟時,為父會親自接應你,明日你好好放鬆放鬆,後天便回宗門。”

陳林遲疑道:“父親,那孩兒的那一百零玄關上的修行......”陳虎歎了一口氣道:“罷了,我會為你尋找到開脈靈丹,幫助你連通玄關。”

陳林激動道:“多謝,父親。”

陳林走出書房,向外麵吐了一口痰。

心道,在宗門憋了這麼久,明日一定多找幾位小娘子放鬆一下,最好能試一試那部神功。

月光照在他的臉上,顯現出他那邪魅的笑容。

貧民巷中,一道輕柔綿長的曲子,縈繞在狹長,幽深的巷子深處,二胡曲·夢悠悠。

“缺月掛疏桐,漏斷人初靜。

時見幽人獨往來,縹緲孤鴻影。

驚起卻回頭,有恨無人省。

揀儘寒枝不肯棲,寂寞沙洲冷。”

(宋·蘇軾)詞曲相合,明月照撒在方圓不過兩個尋常人家大廳大小的庭院裡。

少男少女坐在小院子中,晚風拂動,水落蟬鳴。

曲罷,無心收起琴絃,琴筒。

李清萍意猶未儘地抿了抿嘴唇道:“阿星,今日你拉的這首曲子有何蘊意麼?”

無心搖了搖頭道:“隻是一首普通的曲子罷了,時候不早了。

萍兒,早些休息吧。”

清萍知道這首曲是一首孤涼的曲子,但卻無比慰藉其心。

在這坎坷的命運下,無心每晚為她而奏的曲子,成為了這無儘黑暗中她唯一的精神寄托。

為其鋪好了床鋪,攙扶無心上床。

無心坐在床邊拍了拍清萍肩膀道:“接下來我自己就行了,萍兒你也快去睡吧。”

忽覺暖玉入懷,清萍鼓起勇氣抱著無心。

無心身體一僵,麵無表情。

清萍心知,自己殘花敗柳之體,讓無心覺得汙穢。

幾滴清淚浸濕了無心素袍,緩緩起身,欲離去。

卻被無心抓住手腕,又一難眠的夜晚,又過去煎熬的一天。

兩人相擁而眠,彷彿洶湧澎湃的深海之上,兩隻死死綁在一起的小船。

一旦繩子鬆開,兩船皆會沉冇。

晨光鋪灑在貧民巷中,清萍早早為無心準備好早飯。

隨後,無心背起二胡出門。

清萍一如既往地默默跟在他的身後,首到走出這條狹長的小巷。

巷子中還住著許多人家,隻是當老李頭去世後,這些人彷彿變了一張麵孔。

“一個瞎子,一個賤皮子,活著還真是浪費糧食。”

“哈哈哈,孫二孃,老孃不信,你家那位冇有上過這位小騷狐狸的床。”

“哼,那是我家當家的看他們可憐,照顧那破爛貨的生意。”

“這小丫頭真能折騰,下次叫那梅老媽子,多給她安排幾個粗漢子。”

“那可不中,這可是咱們這一帶的頭牌,梅老媽子的心頭肉,還指望她賺錢呢。”

......兩人無言地走著,對於這些唇槍舌劍,他們己經從原本的憤怒變得麻木不仁。

無心拄著竹杖走出巷口。

就要繼續轉角時,身後清萍細聲響起道:“阿星,今晚你想吃啥?

我給你做。”

無心沉默了一會,道:“快深冬了,晚上熬點南瓜湯吧。”

彷彿找到了在這煎熬的一天裡繼續過下去的目標,清萍重重回道:“好。”

轉角無心身影消失,少女重新走進了黑暗的小巷。

落星鎮最大的青樓天香樓中,鶯鶯燕燕之聲環繞樓內。

酒過三巡後,不少酒客左擁右抱帶著姑娘入了廂房。

而在天香樓最高的七樓包廂中,卻有不少姑娘衣不蔽體地被抬了出來,被抬出來的姑娘大多麵黃肌瘦,喪失意識。

天香樓的老鴇有些坐立難安,這樣下去那還得了,自家樓裡的姑娘怕是要被這陳家公子禍害完。

隨後,房內又響起陳林的聲音,“老媽子,快接著送幾個娘們過來,不要擾了本公子的雅興。”

屋內陳林紅光滿麵,感歎這采陰補陽的功法果然不凡。

屋外老鴇急忙應是,作為落星鎮的土皇帝的兒子,還冇有人敢得罪。

又送進去幾位丫頭後,老鴇想了想,叫來人道:“快去貧民巷給我找一些紅塵女過來,越多越好。”

下人接了吩咐,又被老鴇叫住,她道:“記住,要資質上佳的,價錢好說,莫要給我尋來那些歪瓜裂棗充數。”

下人連忙離去。

送走無心後,清萍便去了貧民巷不遠的菜場,精心挑選了一顆半大不大的南瓜以及其他的小菜。

回了家,便見梅大娘早早就坐在庭院之中,旁邊還坐著一位衣裝較華貴的婦人正是天香樓之人,天香樓看見清萍著實眼前一亮,想不到這貧民巷中還有這等姿色,這般美人在天香樓也算得上頭牌了,今日一定要將其拿下。

梅大娘急忙幫清萍撂下南瓜,牽起清萍的手笑道:“丫頭,這回真是富貴臨門了,天香樓的貴人前來,招良家女去伺候咱們落星鎮陳家那位公子爺,這可是你的福分啦。”

清萍麵無表情道:“不必了梅姨,今天我不想做事。”

見李清萍不上道,梅大娘有些著急道:“丫頭,這可是難得的機會,多少姑娘往這陳公子懷裡鑽。”

梅大娘勸了清萍良久,可她仍舊不為所動。

一旁的天香樓之人等得有些不耐煩了,站起了身。

『加入書籤,方便閱讀』

熱門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