思兔小說

登陸 註冊
字:
關燈 護眼
思兔小說 > 心理詢師張若水 > 第一章:同理心傾聽

第一章:同理心傾聽

-

2024年4月10號的一個清晨,一陣閃電猶如白刃一樣在黑暗的天空中疾速的劃過,接著就傳來了轟隆隆的打雷聲,一陣陣巨大的雷聲打破了當下市的平靜。巨大的雨點從天上極速的砸了下來,發出了劈啪啦的響聲,不一會兒的時間,雨越下越大,似乎冇有停止的意思,接著就是傾盆大雨一股腦兒的傾瀉下來。整個城市都受到了大雨的洗禮,以及雷聲的呼喚,不知道有多少人會被這巨大的雷聲以及雨滴聲從睡夢中驚醒。張若水迷迷糊糊的從睡夢中醒來,她拚命的把眼睛睜開,努力的把身體立起來,想看看剛纔發生了什事情,但是她睡意實在太濃了,不一會兒就閉上眼睛,又倒在床上睡著了。早上7:00左右鍾的時候,張若水的電話鈴聲響了,張若水懶懶散散的接了電話。隻見電話那邊傳來一個悲痛欲絕的而且非常熟悉的聲音。電話那頭有個女人用顫抖的聲音哭哭啼啼吞吞吐吐的說道:“若水,我爸爸剛剛打電話來告訴我說我媽媽今天早上上街買完菜準備回家的時候不小心在一個小水溝旁滑了一下,身體失去了平衡,重重的在地上摔了一跤,頭恰好摔在一個尖硬石頭上,正在醫院緊急搶救,醫院已經下了病危通知書。“爸爸讓我儘快到正念省人民醫院來。我現在非常著急,感覺自己內心已經支撐不了這大的衝擊了,整個人都要崩潰了,所以我現在打電話向你求援來了,我想我現在把自己的難受說給你聽,我的心或許會舒服一點點,或者說我現在能夠做些什事情讓我的內心平靜下來嗎?”張若水聽到這個訊息內心感覺到無比的震驚,她的睡意全無,她吃驚的說:“荷花你心先別太著急,我聽到你的聲音在顫抖,感覺到你太過於悲傷,我現在邀請你做一個短暫的放鬆練習,你可以先閉上眼睛,然後多深呼吸幾下,讓自己慢慢的從緊張的情緒之中放鬆下來,慢慢的說話,可以嗎?。”白荷花傷心的流著眼淚慌慌張張的說:“可以。可以。”張若說在電話中說道:“我們先慢慢的閉上眼睛,集中精神,將我們的注意力關注到呼吸上來,關注到我們的身體上來,關注到我們鼻子撥出與吸入的氣流上來,關注到我們腹部的運動上來,吸氣,吐氣,再吸氣,再吐氣,再來一遍,吸氣,吐氣……”於是白荷花閉上眼睛,深呼吸了一口氣,淚水不停的在眼角打轉轉,終於忍不住的嘩啦啦的流了下來,整個房間似乎都感受到了白荷花的悲痛與傷心,似乎房間也變得壓抑起來,這個房間頓時顯得極其的安靜。此時我們除了能夠聽到白荷花的一呼一吸的聲音之中還夾雜著少許的哽咽的聲音,差不多5分鍾之後,白荷花從極其悲痛的情緒之中慢慢緩過神來。這種感受如同是乾旱沙漠麵缺水的植物,獲得了甘露一樣的及時,乾渴難耐奄奄一息的植物,重新獲得生命一樣神奇。張若水說:“白荷花,現在怎樣?舒服一些了嗎?”白荷花說:“現在內心平靜多了,但是內心深處還是有一種說不出來的難受。”張若水說:“身體有什不舒服的地方嗎?”白荷花說:“我的喉嚨有點堵,胸有些悶悶的,我的手腳有些顫抖,我的淚水根本就忍不住嘩嘩啦不停在眼角默默的流著。”張若水說:“我們現在倒一杯溫開水喝一下,然後我們找一個柔軟的椅子坐下來我們慢慢的聊聊天,這樣可以自己緊張的情緒放鬆一下好嗎?”白荷花說:“好的。”張若水說:“現在怎樣呢?舒服一些了嗎?”白荷花說:“剛剛喝了一點溫開水,然後坐在柔軟的椅子上來,現在舒服多了,謝謝你。這是什原因呢?剛纔人差不多都要崩潰了,現在內心深處開始慢慢的平靜下來了。”張如水說:“剛剛你給我打電話之後,或許是你緊張的情緒得到了釋放,你緊張的情緒得到釋放之後,慢慢的你的心理壓力就變小了,心理壓力變小之後,你就可以慢慢的讓自己的心靜下來。”白荷花說:“原來是這樣呀,怪不得剛纔特別難受呀!”張若水說:“剛剛聽你說你爸爸要你馬上到正念省人民醫院來,那你什時候回老家呢?”白荷花說:“今天坐飛機回老家,若水,你今天有時間陪我一起回老家嗎?,然後一起到正念省人民醫院看看我媽媽?我怕我看到了我媽媽之後,會經受不了這個沉重的打擊。如果有你在,我相信我能夠熬過這個令人痛苦難受的時期。”張若水說:“可以的,這段時間我都有很多自由的時間。這幾年剛剛大學畢業,總是在外麵漂泊闖蕩,實習,找工作,又實習,又找工作,學習探討交流,又學習探討交流,每個星期大部分時間都在做心理詢,雖然人比較充實,收入也慢慢的在增加,但是在內心深處總感覺缺少一些什東西似的,讓人無法真正的完完全全的把心靜下來,很難回到我們童年那種無憂無慮的心理狀態了。“有時內心深處也會產生許許多多莫名的煩躁與不安,儘管我覺察到這些煩躁與不安還比較輕微,儘管我非常喜歡當下市四季如春的氣候,而且我的工作也在當下市,但是我還是非常想念家鄉,想念家鄉的左鄰右舍,想念家鄉美食的味道,我也想回家看看我的父母了。”白荷花說:“若水,你是一名優秀的心理詢師,怎你也還會有煩惱與困惑嗎?”張若水說:“怎會冇有呢?是人總會有煩惱,是人也總會生病的,隻是我們受到過一些特殊的訓練,調節心理壓力與疏導心理情緒的方法多一些而已。我們照樣是人,照樣也有七情六慾。”白荷花說:“你說得對,是人總會有他們的煩惱與困惑,如果這次去看生病的媽媽有你在我的身邊陪伴,那真是太感謝你了,這也是屬於我的幸運與幸福。”張若水說:“我和你之間還用說這些客套話嗎?你也太見外了。你忘記了我們在內心深處總是彼此相互支援彼此相互理解的嗎?”白荷花說:“這些不是客套話,我是從內心深處真的太感謝你了,剛剛我真的受不了,人好像要崩潰發瘋一樣,完完全全找不到方向感了,完完全全的不知所措了。”張若水說:“哪一個父母不為兒女著想的呢?哪一個兒女又不牽掛父母呢?可憐天下父母心,可念天下兒女情。每個人難受與憤怒的時候,都不知道怎辦,都總是會感到手足無措。”白荷花說:“是的,我媽媽對我和我爸爸實在太好了。我爸爸在村委會上班,事情特別多,工作又忙,工資又低,一切的家家外的事情就都落在我**擔子上了,我們家還種著幾畝地,大多數時候都需要我媽媽來管理,我媽媽從來冇有什怨言,總是任勞任怨,識大體,顧大局。記得我剛剛讀大學的時候,我想買一台電腦,家實在冇有錢了,媽媽東拚西湊的去借錢,自己和爸爸省吃儉用的生活,還是湊足了買電腦的錢。”說著白荷花的眼淚又簌簌的流了下來,但是心情比之前剛剛通電話的時候還算是平靜了不少。張若水說:“小時候我去你家玩的時候,你媽媽總是把你們家最好吃的東西拿出來給我們吃,她還很會做酸菜包子,她做的包子非常好吃,她炒的菜也最好吃,她就像我媽媽一樣來照顧我,我時常在她身上看到了我**影子,我也時常在她身上感受到母親的溫暖。你看時間過得好快,轉眼之間我們就都已經長大成人了,而我們的父親母親都已慢慢的老去了。”白荷花說:“是呀,父母都已經慢慢的老去了,我多希望母親這次能夠平平安安的闖過難關呀。”張若水說:“是呀,我也希望你母親這次身體能夠慢慢好起來。等一下我開車過去接你,然後我們一起到當下市巫家壩機場坐飛機,怎樣?”白荷花說:“等一下我預定兩張12:00左右的飛機票,你如果到了學校停車場就打電話給我。”張若水說:“好的,就這定了,那我先掛電話了,一會兒見。”白荷花說:“好的,一會兒見。”於是張若水就開始起床了,她輕鬆的把自己那烏黑亮麗的長頭髮挽了一個髮髻,穿了一件米白色的T恤衫,然後穿了一件淺灰色的薄外套,一條黑色的牛仔褲,之後穿上一雙寬鬆的拖鞋就去了一下洗手間,在洗手間麵她拿了一個粉紅色的杯子,然後在水龍頭那接了一些水,她拿起一把白色的牙刷,拿起雲南白藥牌的牙膏。擠了一點牙膏在牙刷上,然後把牙刷放到嘴刷起來,她先是刷了一下左上方的牙齒,然後又刷了一下左下方的牙齒,接著刷了一下右上方的牙齒,最後刷了一下右下方的牙齒,牙刷完之後,她在水龍頭那又接了一點水,然後又把口漱了一遍,最後把牙刷與杯子洗乾淨之後放好了。她照了一下鏡子,看見自己的臉有些憔悴,似乎晚上覺冇有睡好一樣,她用洗麵奶洗了一下臉,然後用清水把臉上的泡沫洗乾淨,她又塗抹了一些保濕的精華液在臉上揉了一下,然後又拿眉筆把眉毛畫了一下,然後用淡紅色口紅把嘴唇塗抹了一下,最後用梳子把頭髮梳好,最後用一根灰色的頭繩把頭髮紮了起來。她又照了一下自己的臉,感覺現在精神多了,人也漂漂亮亮的,她對著鏡子笑了一下,鏡子中的自己也回過來給了她一個笑臉。她從洗手間出來,然後從櫥櫃麵拿了一個透明的玻璃杯出來,她往玻璃杯麪倒了一些維維豆奶,然後又倒了一些白開水在這個玻璃杯麪,她用湯勺把玻璃杯麪的豆奶攪拌均勻,然後她把裝豆奶的玻璃杯輕輕的放在桌子上了。她走到陽台旁邊,看了看外麵的天氣,天空中已經冇有下雨了,天空中的烏雲早已散去,遠遠望去天上還出現了一個半圓形的彩虹,這彩虹極其的鮮豔漂亮,它由很多顏色的條紋組成,有綠色的條紋,有紅色的條紋,有紫色的條紋,她看了幾眼彩虹,似乎有一些驚奇與詫異,因為她已經有好多年冇有看見過彩虹了,上一次看到彩虹的時候還是她小的時候。突然二隻麻雀從天空中飛了過來撲通一下撞在了窗戶玻璃上打斷了她的思緒,接著一陣微風吹過來,門窗上的水滴順著微風的力量慢慢的流動起來,她打開窗戶,一股清新的空氣撲鼻而來。因為晚上雨水的滋潤,陽台上的多肉植物越發顯得精神了,陽台上的蘆薈也顯得精神飽滿,多肉與蘆薈似乎想要邀請室內的吊蘭也看看它們精神飽滿的狀態以及陽台上的風景,於是張若水把室內的吊蘭放到了視窗,她順便給吊蘭花澆足了水,她又看了看天空之中剛剛出現的彩虹,這彩虹居然已經消失了。最後她拿起桌子上的豆奶,用湯勺品味起來。這豆奶味道有點淡,她就拿了一點糖放在豆奶麵。喝完豆奶之後,她把玻璃杯和湯勺拿到廚房麵都洗乾淨了,然後把玻璃杯和湯勺放在櫥窗了。她在鞋架上找了一雙白色的運動鞋換上,她把拖鞋放在鞋架上,然後她拿起她的白色VIVO手機,型號是Y100,然後找了一下這款手機充電器。她把車鑰匙和房門鑰匙放進了她的黑顏色的包包,她在衣櫃麵拿了3件短袖T恤,3條褲子,一條白色的裙子,一條紅色的裙子,她把她的化妝品盒也一起帶上了,她還順便帶了幾本書。她把這些東西都裝進了一個大大的紅色的行李箱麵。她把家的清潔衛生打掃了一下之後,把家的電燈都關閉了,她回頭看了一眼房間之後,打開房間的門,準備乘坐電梯往地下車庫入口方向走去。

-

『加入書籤,方便閱讀』

熱門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