思兔小說

登陸 註冊
字:
關燈 護眼
思兔小說 > 易昉宋惜惜戰北望 > 《桃花馬上請長纓:文熙居的小說》 第97章

《桃花馬上請長纓:文熙居的小說》 第97章

她這話,讓戰北望有些感動。任何人說出這樣的話都不如易昉的讓他感動,因為易昉不是一般的內宅女子,她是戰場上領兵的武將,簽下了成淩關和約的功臣。...《桃花馬上請長纓:文熙居的小說》第97章免費試讀她這話,讓戰北望有些感動。任何人說出這樣的話都不如易昉的讓他感動,因為易昉不是一般的內宅女子,她是戰場上領兵的武將,簽下了成淩關和約的功臣。這樣了不起的女將,卻說為洗手做羹湯也無所謂,他瞬間便覺得胸臆溫暖,往日對易昉的一點失望,也都蕩然無存了。挑戰定在了日落傍晚,謝如墨隻派張大壯通知宋惜惜一聲,宋惜惜依舊是在野地練兵,聽了張大壯的通知,微微點頭,“嗯,知道了。”這件事情因全軍知曉,所以沈萬紫他們幾個練完兵都跑到野地裡找宋惜惜。每個人拍了她的肩膀一下,很節省地隻給兩個字,“揍她。”宋惜惜衝他們笑了一笑,揍易昉,她還真挺費勁的,費勁在較量而不是打死她,需要極大隱忍。一抹夕陽,驅散不了疆地的嚴寒。野地裡,一萬五玄甲軍列陣,站在了正東方的位置。其餘聞聲過來看熱鬨的士兵,把其他地方擠得滿滿噹噹,到處都是人頭攢動,議論之聲不絕於耳。除了援兵,還有原來的北冥軍都過來湊熱鬨,那些北冥軍對於宋將軍的能力是給予了最大的肯定,但是援軍受易昉鼓動,都認為宋惜惜是靠著關係才能榮升五品將軍的。在他們眼裡,宋惜惜隻是後宅婦人,還是和離的婦人,怎能在戰場上獨當一麵?援軍大部分都是支援易昉的,玄甲軍除外,玄甲軍已經認了宋惜惜,畢竟,宋惜惜和畢銘一戰,一招便把畢銘刺傷,甚至近距離一點的玄甲軍,都能感受到宋惜惜內力散發的淩厲。他們知道宋惜惜有多強。但是其他援軍不知道,他們隻認一路領著他們上南疆的戰北望將軍和易昉將軍,加上之前援軍裡關於宋惜惜的謠傳,讓他們對被北冥王和諸位將軍扶持上去的宋惜惜更為不屑,希望易將軍能狠狠地打碎她的牙齒,撕破她佯裝英勇無敵的麵具。這場挑戰由方將軍作為公正,其他將軍也在旁看著。謝如墨也站在玄甲軍的前麵,他依舊是一身鎧甲,夕陽殘照落在他暗啞金色的鎧甲上,映著凝固且斑駁的血跡。刮掉的鬍子,又長出來一些,嚴寒的風霜吹著他有些皸裂的肌膚,英俊不複原先,但威武不減半點。他當著在場將領和士兵的麵,說了這場挑戰雙方落敗的各自後果,兩人都說接受的時候,謝如墨便不再做聲。易昉手執長劍,一身戰袍還不曾染了血跡,仗劍而立,站得筆直,濃眉英氣,頗有武將之威。她冷冷地看著麵前手持桃花槍的宋惜惜,眼前此人,若不是五官還像以往那般精緻好看,是決計不能把她與昔日初見那位身穿錦緞舉止端方古板的戰夫人聯絡在一起。她除了五官冇變,肌膚與穿著都大不一樣。頭髮亂且粘,臉上是黃沙與嚴寒侵襲過的粗糙,昔日那肌膚是細膩得幾乎掐得出水來。那樣的容貌與肌膚,不曾讓易昉生出過半點的嫉妒與羨慕,在深閨內宅裡養尊處優的女子,自然是可以極致綻放最美的一麵。她瞧不起這種漂亮,像琉璃娃娃般,一碰就碎。風聲很大,易昉的聲音傳了過來,“宋惜惜,你愚蠢到以為上了戰場,就能把我比下去?不過說你愚蠢,你倒也不算愚蠢,反而是精明算計到了極點,知道利用你父親的關係,把你托舉到一個你此生用儘全力都無法到達的地位。”

『加入書籤,方便閱讀』

熱門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