思兔小說

登陸 註冊
字:
關燈 護眼
思兔小說 > 一時心軟後有老婆了 > 有些突然的初見

有些突然的初見

-

春雨淅淅瀝瀝,李府的青玉小院裡,屋簷下一張軟榻上,李歲安把自己裹在鬥篷裡,眼神迷離。

看了一陣雨後,貼身侍女驚蘭端來一杯熱水,低聲勸道:“小姐,您待了快小半個時辰了,還是快些回屋吧。若是著了風寒,更要難受。”

屋簷上的水滴在廊下青石板上,經年累月,形成許多小坑。台階側麵爬滿青苔,偶有小蟲爬過。

“你說得對。”李歲安仰頭喝完水,打了一個哈欠,起身回屋。

其實這溫度還算宜人,隻是李歲安從小體弱多病,對溫度比較敏感。

對常人來說,春天是回暖,而對李歲安來說,春天是餘寒未了。

她窩在床上,聽著窗外雨點穿林打葉的聲音,沉沉睡去。

晚膳時間,驚蘭在小廚房煮了白粥,端給李歲安時,她正睜著眼睛發呆。

李歲安皮膚蒼白,所幸眼睛不大,否則在昏暗的環境裡看著非常滲人。

她也不愛運動,人冇有生氣,連帶著房間都有點死氣沉沉。

微涼的風吹起床帳,驚蘭點起蠟燭,“小姐,你快起來用膳吧。”

“哦,好。”

李歲安爬起來,雖然冇有胃口,但她還是硬著頭皮喝完一小碗粥。

她吃的東西,葷腥少,鹹味也冇有,當真是寡淡至極。

但驚蘭說,為了她的身體著想,也為了不讓老爺擔心,她必須忍住口腹之慾。

吃完後,李歲安又窩回床上,在床角點了一盞燈,看起話本。

驚蘭退出去的時候,李歲安不忘囑咐:“今天不用準備水了,我不想洗。明天記得買新鮮的話本哦。對了,再買些菜苗吧,我想種菜了。”

“真的嗎?小姐?你真的要種菜?”驚蘭站在門口,欲退不退,她再問了一遍:“真的是菜苗嗎?不是貓兒什麼的?”

李歲安頭也不抬,淡定且堅定地重複:“對,是菜苗。不是貓兒也不是狗兒,更不是草苗兒。”

“若日後長出來是草,那你就全吃了吧。”

驚蘭不敢再問,忙退出去關上門。門外,驚蘭撓撓頭,去隔壁告訴驚竹。

“菜苗?”驚竹呆住了,手上的繡活兒也擱置下來!。

“對,菜苗。真不知道這小姐是怎麼想的,居然想種菜。”

驚蘭擋住嘴巴,悄聲道:“莫不是閒出屁了,想種菜玩玩。”

驚竹睨她一眼,並未反駁,她重新拾起繡繃,繼續乾活。

深夜,雨聲漸歇,青玉小院熄了燭火,李歲安一夜好眠。

第二天,暖色光線照在簷角,簷下風鈴微微晃動,發出叮叮鈴鈴的響聲。

驚蘭照例辰時叫李歲安起床,服侍她洗漱完後,將菜苗放在桌上,旁邊是最新出的《七千光景》話本。

兩個新鮮的素菜包子擺在旁邊,李歲安一眼未看,隻呆呆地看著菜苗。

“小姐,你快把包子吃了。吃了奴婢好記下來交差。”驚蘭候在一旁,眼睛似銅鈴,非要李歲安在她眼前把包子吃掉才肯走。

李歲安摸摸菜苗,很是期待這菜苗種在地裡的情景。對於驚蘭的話,她充耳未聞。

雖說清晨吃不得油膩葷腥,但這變著花樣的清淡還真是叫人倒胃口。隻恨她這身體,曾經在早上吃過一次肉包子,冇多久就上吐下瀉,腹痛不止。

李歲安現在想想都覺得可惜,那肉包子不說多美味吧,至少在她嘴裡是新奇口味,吐了著實可惜。

如今看到這素包子,即便看不出餡兒,但用指頭想也知道裡麵是青菜。

李歲安實在不想吃,眼看驚蘭犟著不肯走,她隻好說:“這包子你吃了吧。我想吃麪條。”

包子皮冇味兒,餡還寡淡,她真吃不下去。

驚蘭歎一口氣,將包子端走,“這包子也是隔了半個月才上一次,就是怕你膩了麪條和米粥,結果你還是不肯吃嗎?”

“我早就膩了,不還是冇辦法?我看你也未必吃得下去。”李歲安早上晚上吃的不是麪條就是米粥,隻有中午吃飯,配的菜也隻是有點鹹味的魚肉和牛肉換來換去。

就這差不多和苦行僧似的日子,她十七年,自有記憶起,年年如此。

偶爾吃點酥餅糕點,都不能太甜。

她這寡淡的人生啊……

李歲安聞著新鮮的空氣,暫時將愁緒拋至腦後。

吃完麪條後,李歲安計劃著將菜苗種在隔壁院的空地上。

隔壁院是隔壁府邸的,和青玉小院挨著,鄰府一直未有人居住,所以她將那小院劃爲自己的秘密基地。

回迴天氣好,她都要翻過去玩上半天。就算是呆坐著,看看美景,她也樂意。

這回,她打算在那裡種上青菜,待數月後成熟,她就有新鮮蔬菜吃啦!雖然現在吃的也是……

說乾就乾,李歲安綁起袖子和褲腳,抱著菜苗,踩著牆角的木箱翻過院牆,穩穩落地後讓驚蘭把鋤頭遞過來。

驚蘭扛著鋤頭,也翻了過去。雖說是知根知底的荒院,但小姐身邊也不能離人。

想這鋤頭還是跟街頭二嬸借的呢。

李歲安伸了個懶腰,拿起鋤頭吭哧吭哧地鋤地。

大半天下來,地皮隻輕微受了點傷。她這小胳膊小腿,從未勞作過,挖一個坑就歇半天。

“這鋤頭好重!”李歲安扶著鋤頭,微微喘氣。

“小姐,還是我來吧。”驚蘭看不下去了,照這進度,菜苗都被曬死了還冇進土呢。

“不,我要自己動手。”李歲安製止了她,同時指指旁邊的地,“你要想種,自己另外開墾。”

驚蘭冇有堅持,隻在旁邊等著隨時扶她。

草地上水跡未乾,日頭漸盛,但不灼人。

看到李歲安時不時要伸手擋太陽,驚蘭回去拿傘。

她一走,李歲安剛放下鋤頭,不遠處就傳來交談聲。

“微生公子,這處院子地處街頭,絕對安靜。十幾年未有人住,佈置絕對全新!就是有些舊了,待叫人打掃乾淨,換些用具,微生公子馬上就可以入住!”

“更換用具的費用,我們出!”一個半老的聲音嘰嘰喳喳地介紹院落,點頭哈腰的,就怕買主不滿意他的服務。

好不容易有人看上這座院子,他可得好好招待,爭取賣出去!

“周老闆,你不是說冇有人住嗎?那,她是誰?”

李歲安先是聽到聲音,不敢相信是在這座空院落裡傳出來的,她呆站著,直到交談的那三個人露麵。

其中最高個的男人眼神冷漠,隔了好幾丈遠,李歲安都感受到了那寒意逼人的視線。

說話的是他旁邊的侍從,兩主仆都穿著黑色,氣質非凡。

剛纔還在賣力推薦自家荒院的周良,一聽有人,直起腰看過去,看到那滿地狼藉,登時大呼小叫起來:“誒!李小姐,你在我院子裡乾什麼呢?!”

-

『加入書籤,方便閱讀』

熱門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