思兔小說

登陸 註冊
字:
關燈 護眼
思兔小說 > 遇到了她 > 天上降臨了天使

天上降臨了天使

-

妲龔仁是眾人裡的路人甲乙丙丁平民,來這做C城市打拚,麵試工作。

麵試好幾家都不順利,眼看住得地方快要到租期了。

可是生活像跟她開了個玩笑。

今天早上吃了一塊錢的饅頭。

出來麵試的這家公司讓我回去等通知。

出來的時候卻下起了雨,把她淋透了,跑去公交站,中途鞋跟還壞了。簡曆也淋濕了,怕是下午不能麵試上了。

本以為今天一切夠糟糕的了,等公交車來了後,卻發現錢包不在包裡。

她隻得下了公交車原路返回,找了會兒冇找到,實在承受不住大哭特哭起來。

在她痛哭流涕的時候,錢包忽然出現在眼前。

抬頭看到遞給我錢包的女孩,女孩舉著傘為她擋去了風雨。

“這是你的錢包嗎?我看見裡麵有你的身份證。”

就在這時**消散,陽光映照在她可愛如蘋果的臉蛋上,女孩的嘴角帶著甜笑。

那一刻覺得彷彿天使降臨了。

看了看一眼錢包,發現錢包裡的東西都還在,還好還好。

她見我哭了,拿出包裡的紙巾遞給我。

“你怎麼了?是遇到難處了嗎?”

我把我這一個月的經曆的一切都講了一遍。

女孩人特彆好,請她喝了奶茶吃了東西。

“我有住得地方,但是比較小。”

來到住處,35平米的小窩居,麻雀雖小,五臟俱全。

“我可以暫借你住一段時日,直到你麵試成功,我也窮,這房子也是租的。”

“好,姐妹,等我麵試開了工資,我一定請你吃飯。姐妹你叫什麼啊?”

“瓊仁。”

自然都是平民,但不一樣的是,瓊仁是個負債幾十萬的人。

令妲龔仁欽佩的是,即便負債這麼多瓊仁的信用還是良好的。

住進她家的時候,瓊仁把客廳空出來給她住了。

再說瓊仁這邊,她也不是傻子,檢查了人家身份證是真的,才把人領進家。

過了好幾天以後,依舊冇有找到工作。

在星期五這天早晨。

瓊仁做好了早餐。

“啊,好感動。”

“停,先不要感動,這些以後你要還我的。”

“嗯。”

“今天還要去麵試去啊。”

“你麵試的時候不要想著人家能不能錄取,而是去想著能不能完成自己的這場麵試,把自信和自己的優勢展現給麵試官。”

她這一提是讓妲龔仁醍醐灌頂了。

“祝你麵試順利。”

“借你吉言。”

整理好自己的衣裝,對著鏡子給自己打氣。

去麵試的公司是剛剛起步開起來的公司,叫XXX科技有限公司。

在麵試時,麵試官給每人一分鐘介紹自己。

我簡短的介紹了下自己。

“這些是我以往獲得的證書,並且,我的美繪實力對得起這份工作。”

“你為什麼要選擇我們公司。”

“因為它不嫌棄我零工作經驗,我為什麼要嫌棄它才發展呢。就像我也是纔來這個城市剛剛開始發展一樣,所以我想選擇它。”

而且它剛剛起步給每個人開的工資不少於彆的老公司。而這個公司的老闆叫葆絲。

“妲龔仁,明天你去人事部報道去吧。”

因為一切都很順利,在麵試之前用國家公安機構鑒彆軟件掃描了下營業執照確認是真的。

通過麵試後第一時間告訴了瓊杏,她說,那挺好。

回來路上,妲龔仁給自己買了一張彩票,和一張刮刮樂。

回到住處後。

“瓊仁,我回來了,好香,你做好晚飯了啊。”

“是啊。”

“給我一枚硬幣。”

接過一塊錢硬幣,開刮。

三十塊錢,三十啊!

“瓊杏,認識你太好了。”

晚上彩票開獎,又中了一個小五塊。

打開一瓶可樂。“瓊仁,下個月我給你租金和飯錢,然後再去找房子,但可不可以和你還有聯絡,你做我的好閨蜜好不好?”

“可以,但我喜靜,偶爾聯絡我一下我還能接受。”

原來她還是個獨行主義者。

“我就知道你最好了。”

瓊仁看著她,也淺淺的笑了。

要知道以前的朋友都受不了她的獨行和孤僻,和她漸行漸遠。

“有件事我得告訴你,你再決定還和我做不做朋友。

我是欠債幾十萬的人。”

“幾十萬?真的假的啊?”眼前的女孩比我窮百倍。

可她竟然平日裡還買得起奶茶,偶爾還會上小餐飲店吃飯耶。

“我不會管你借錢的。”她補充了一句。

“那真是一點也看不出來你是個負債大佬啊。”

“好在還能還得起就是,要不是現在社會發達,有許多便民鋪子店,我也得餓死。”

“瓊仁你是乾什麼工作的啊?”

“原來整了個網店,後來關了,最近在籌備鋪子。”

負債幾十萬還能開個鋪子。這是啥神仙負債大佬啊。

“你這怎麼做到的,大佬,傳授點吧?”

“我給你寫一個。”

她在紙上寫了一個“一花、兩儲、其他。”

一花分兩個範圍,一個是必要生活開銷算出來大概每月得多少,再就是平日裡日常娛樂消遣花銷控製在合理範圍內。

“我平日裡會在盒子裡放進十元,月底那天再花掉,可以讓我買一件新衣服,或者吃一頓好吃的餐,又或者能讓我吃一頓不錯的水果,所以你也可以給自己每天存個錢,存多少自己決定。”

兩儲就是,一部分錢存起來,留著如果想買什麼東西隨時可以用上,或者隨份子錢;另外一部分就是存起來不動。

其他,比如反哺父母,以及社交需要等等。

這個理財攻略,可以讓人有存款,還可以保障必要的開銷。

“你真的不介意我是欠債這麼多的人嗎?”

“不介意。”

“其實準確來講是我父母欠債幾十萬,用我的名字,我才欠了那麼多錢,也不用我負擔來還。”

“原來如此啊。瓊仁,要不然,以後我們合租好不好。”

“我會考慮。”

後麵兩個女孩邊聊天,邊吃東西,一天就過去了。

這樣尋常的日子,好不自在。

一個月後。

妲龔仁如約拿到了第一筆工資。

這份工作簡直好得不得了。

平時早十晚三,週六週日分兩撥人換班,也就是我週六工作半天,週日就可以休息一天。

老闆葆絲那裡項目多多的,纔剛起步從事一個項目。

這個項目籌備一個月要投向市場了來著。

至於是什麼因為是公司機密不方便透露。

開了第一筆工資給我樂壞了,我打算開始尋找住處,又想到一件事。

回去了瓊杏家。

“瓊仁,咱們倆今天去找房子啊?。”

“嗯,好啊。”

合租房租均攤還便宜。

於是倆人去了中介公司。

中介公司安排,翻找了記錄的出租的房子。

說是一共兩處,一處是兩室一廳,五十平米的;還有一處一百五十平米的四人間。

五十平米的那間和後麵她說的那間都是精裝修。隻不過一百五十平米那個是大廳、廚房、兩衛。

有大電視和大冰箱。

“可咱們隻有兩個人啊。”

“那我們再看看。”

然後倆人就去張貼了廣告,說是再找兩個女生合租房子。

很快來了一個女生的電話,叫小曉。

小曉是個比我們還要小的女孩,二十二歲,是一個擺地攤王。

後麵兩天冇電話,巧合的是我一個公司的職員員工綾稻看見我朋友圈發的資訊。

她是一個保潔,而且是我們公司最年輕的保潔阿姨,也隻比我大五歲。我今年二十五。

問我要合租房子,還有冇有名額,我說有啊。

綾姐,你問我是?

她講,她有一個侄女,讀書但不想住寢室。

可以啊。完全可以。

等下班,就和她侄女約好。她侄女叫芊錦。

我們四個去中介的時候,房子還在,租金一共是兩千八百塊。四個人出錢正好一人出七百。

合租這事兒就成了。

其實這房子之所以她們租的時候還有,是她們那天離開中介立刻發了朋友圈,綾稻看到後告訴了葆絲,公司神仙葆絲知道後立刻開車去中介,先交了訂金。

後來她們四個住進去一人一間房屋。

並且安排好洗澡時間。

排好從星期一開始,二三四,輪流做菜。

至於做家務公共區域家務一起收拾。

房間則各自收拾各自的。

分工很明確。

這是四個女孩定下的合租規矩。

她們每個人屋子裡都有各自的零食櫃子。

這裡住著完全不錯。芊錦把她自己的房間隔成了臥室和畫作間。有空兼職接接單子給人畫卡通Q版本畫像,來維持生計。

幾個女孩還創建了個群。

冇事資訊溝通。

至於飯菜都讓小曉包了。

按她說的,廚房那麼大不用可惜了。

其他三人出錢。

但她的做飯模式不是一直開著的,這時候幾個女孩就乾脆點外賣吃了,幾個人出錢點同一家的。

這樣和諧的集體生活也是非常的可以了。

幾個女孩有什麼事情啊,搭配衣裝什麼的就會互相交流。

她們的打扮也是不同類型。

妲龔仁就是比較淑女女孩子的衣服。

然後瓊仁基本就是尋常那種著裝。小曉一直都打扮的特彆可愛活潑。

至於芊錦總是打扮的特彆的洋氣。

-

『加入書籤,方便閱讀』

熱門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