思兔小說

登陸 註冊
字:
關燈 護眼
思兔小說 > 原神:從蜀山到提瓦特的修仙曆程 > 第1章 代七脈收徒

第1章 代七脈收徒

遙遠的修仙界,蜀山破碎於一場浩劫之中,曾經輝煌一時的七脈近乎覆滅,隻留下掌門江衍以煉神返虛之身艱難支撐。

然而,命運弄人,江衍卻在一次探索多元宇宙時意外穿越到了提瓦特大陸。

初至提瓦特的江衍,不僅發現了這裡濃厚的元素之力,還遇見了諸多擁有獨特體質和強大潛力的原住民——如武神鐘離、璃月七星中的凝光、降魔大聖魍以及留雲借風真君等。

在得知提瓦特世界無法自行修煉成仙後,江衍決定重建蜀山,將修仙之道引入此地,並開始尋找有緣之人,傳下修仙法門,以期恢複蜀山昔日榮光。

經過一番努力,江衍成功在提瓦特大陸上重塑蜀山洞天福地,引得眾多擁有特殊體質和卓越才能的能人誌士紛紛投奔。

他按照蜀山七脈的傳承,分彆對應眾人的天賦與能力,將他們分配到合適的脈係中,同時也向眾人解釋了蜀山各脈所長及修仙宗旨,消除了大家心中的疑惑與顧慮。

隨著蜀山七脈逐漸成型,江衍開始代七大長老進行收徒儀式。

鐘離因其剛正不阿與強大的實力被任命為龍首峰代理首席,執掌執法堂;凝光、申鶴、刻晴等人也根據各自的特長與潛力分彆拜入蜀山各脈,開始了他們的修仙之旅。

在江衍的帶領下,蜀山再現生機。

藏經閣、靈田、九幽秘境等諸多設施相繼現世,先祖遺留的力量化作各種神奇景象,給予新弟子們無儘的驚喜與挑戰。

同時,江衍也揭示了靈石這一修仙界的通用貨幣及其重要性,讓眾人對未來的修仙生活有了更深入的認識。

隨著蜀山的日漸興盛,江衍與一眾弟子共同應對著來自各方的挑戰與機遇,他們在磨礪中成長,在戰鬥中提升。

而鐘離等人也開始逐步適應併發揮自己在蜀山中的作用,不僅守護著蜀山,也在用自己的力量改變著整個提瓦特大陸。

隨著故事的發展,蜀山在提瓦特大陸上崛起,成為一方修仙聖地,吸引了越來越多的有識之士前來求道。

江衍與他的弟子們在曆經重重考驗後,攜手走向更為廣闊深邃的修仙之路,向著那飄渺無垠的仙途進發,共同譜寫了一曲蕩氣迴腸的修仙史詩。

“代七脈收徒?”眾人有些茫然的對視了一眼。

“何為代七脈收徒?”凝光好奇的問道。

江衍溫聲道:“蜀山七脈,你們也己有所瞭解。”。

“但蜀山七脈各自擅長,你們怕是還不清楚。”

“在座各位各有其能,而蜀山七脈,雖同為修仙,但也各自有所擅長之處。”

“因此,我要一概將你們收入通天峰,未免不負責。”

“因此,擇其能者而應其去所,纔是最好的選擇。”

“如今蜀山隻剩我一人,如此說雖然有誇功自大之嫌,但我的確在當初蜀山之中, 七脈之長,我都有涉獵。”

“勉強來說,應該可以代七脈擇徒。”

眾人若有所思的點了點頭。

江衍繼續道:“在此之前,我應該先給各位講述一番七脈所長。”

“通天峰曆來乃是蜀山最為出名的一脈,通天峰之人尤擅用劍,禦劍決出神入化, 弟子更多是以劍為能。”

“因此,蜀山又被稱為蜀山劍派。”

“龍首峰司掌刑罰,執法堂便由龍首峰首座掌管,其下弟子皆是執法堂人員。”

“龍首峰包羅萬法,不單於劍,刀槍棍棒皆有涉獵。”

“入主龍首峰,需有執法之能,與主戰之力。”

聞言,鐘離眼前一亮,似乎心裡有了打算。

“大竹峰不善武鬥,但大竹峰卻掌管著蜀山最重要的部門之一,煉丹閣。”

“大竹峰的弟子,皆有煉丹之能。”

“小竹峰以清徽一脈為主,掌蜀山符篆之法,以咒法聞名。”

“風回峰以煉器聞名,朝陽峰擅長陣法,落霞峰擅長禦使靈獸妖獸。”

“各脈各有其能,卻又融洽唯一,這纔是蜀山興盛的秘訣。”

“當然,並不是說你們加入哪一脈之後,隻能研習那一脈的術法。”

江衍頓了頓,又補充道:“蜀山從不禁止弟子多學旁門外道,丹陣符獸器皆是修仙中最重要的旁門之一。”

“在不懈怠自己修仙進度的前提下,蜀山一向鼓勵弟子多學。”

“哪怕你們全都學會了,蜀山也隻會讚歎你們是天才,提高你們的待遇“”。”

“真正需要在意的,是能拜入七脈的,無不是天資卓越的內門弟子。”

“蜀山不願如此多天才,在超出自己能力範圍的情況下,學習其他旁門,分散注意 力,浪費天賦。”

“因此,即便你們有心學習其他旁門,也要先考慮到自己的精力問題。”

“須知,貪多嚼不爛。”

聞言,眾人深以為然的點了點頭。

雖說如此繁雜的修仙體係,讓人聽的有些嚮往,但要是真要全都學,也屬實不現實。

眾人各自陷入沉默,思索著自己擅長什麼,對什麼感興趣。

留雲想了半天,歎息道:“難道就冇有什麼研究機關的流派嗎?”江衍愣了一下,恍然道:“你想說的是,那些傀儡仙兵?”“傀儡仙兵?”留雲來了性質。

江衍微微頷首。

“在風回峰,有一鎮脈之術,傀儡仙兵,便是以煉器手法凝練傀儡,繼而操使其對 敵。”

“風回峰昔日有一堪比煉虛合道巔峰修士的傀儡仙兵,威震八方。”

留雲大喜, 一拍手道:“那就風回峰!我決定拜入風回峰!”江衍莞爾一笑,輕輕點頭。

“你的意見,我會吸取的。”

旋即,又看向眾人,見他們各自都有些明悟,索性輕聲道:“如果你們己經做好了準備,那我便正式開始代七脈收徒了。”

“在此之前,我想最後確認一遍,拜入蜀山後,若非有足夠必要的理由,任何人不 得退出蜀山。”

“否則,以叛宗之名處置,天涯海角,格殺勿論,你們確定嗎?”眾人思索一番,點了點頭。

反正這個世界上隻有蜀山一個修仙宗門,而且,麵對蜀山這種修仙寶地,他們也冇 有退出的必要。

蜀山又不禁止他們管理國度,仔細想來,倒是冇有什麼影響。

見眾人再次確定,江衍也不再猶豫。

正打算開始收徒,忽然察覺到袖中有些動靜。

這纔想起來還有諸多動物冇有安排。

雖說看起來他用的是袖裡乾坤,但真正的袖裡乾坤,是在袖中開辟一獨屬於自己的 小世界。

江衍的,無非是以真元縮小那些動物,強行收入袖中。

頂了天就是個變化之術,屬於基礎咒法的一種。

反應過來,江衍輕聲道:“抱歉,差點忘了還有一件事要處理。”

說罷,江衍伸手一揮,麵前出現一麵巨大的水鏡。

上方諸多畫麵分割,展現出了洞天各地情景。

眾人有些好奇,鐘離倒是目光緊盯著海邊。

在哪,他冥冥中感覺到了有生死危機。

果不其然,下一刻, 一隻巨大而猙獰的魔神從海麵鑽出,似乎是換了口氣,旋即又 鑽下去。

鐘離瞳孔微縮。

比他強的魔神!不過想到自己即將修仙,也不在乎這些了。

江衍仔細檢視一番畫麵,旋即輕輕點出。

每一次,都有不少動物穿透水鏡,落在相應的畫麵中。

那長達三西公裡車隊的運輸馬車隊伍,便轉眼間全都被江衍投放出去。

相比於龐大的蜀山洞天來說,算是九牛一毛吧。

但勝在這些動物種類繁多。

興許過幾年時間,更繁華的生態圈就建立了。

而且,這幾年時間,也足夠進化出一些妖獸靈獸。

到時候,禦獸那邊就有著落了。

見那些動物生活的很好,還有魔神幫忙放養,江衍也滿意的揮散了水鏡。

這一手隔空投放,倒是讓眾人大開眼界。

不過,這也就是江衍是洞天之主罷了。

“好了, 一些小事,耽誤時間了。”

江衍收回目光,看向眾人。

“你們誰先來?”眾人對視一眼,最後將目光放在鐘離身上。

鐘離也知道自己肯定是第一個,索性起身看向江衍。

後者微微頷首,眉宇間紫金色雲紋泛起光澤, 絲絲縷縷的雲霧鑽入鐘離體內,半晌後,江衍眼前一亮,輕聲道:“摩拉克斯,你為土係天靈根,並執提瓦特契約之道,剛正不阿。”

“我意代龍首峰首座,蜀山執法堂長老酒劍仙莫一兮收你為徒。”

“自此,在蜀山重建中,你暫理執法堂,為龍首峰代理首座,你可願意?”鐘離愣了一下,這倒是讓他冇想到的結果。

代理首座,暫理執法堂?他纔剛剛拜入蜀山,就能乾這事?而且,按照修仙來說,他的實力,無非是煉氣化神後期,在全盛時期的蜀山,隻是 個普通內門弟子。

如何可以代理首座?一時間,鐘離有些遲疑。

江衍倒是一眼看出了鐘離的猶豫,輕聲道:“你可是覺得實力不濟,無法勝任代理首座之任?”鐘離微微頷首近。

“我如今按照修仙所言,不過一煉氣化神修士,如何能勝任代理首座之任?”江衍有些無奈的歎了口氣。

“可是,如今的蜀山,並非全盛時期的蜀山。”

“如今,我以煉神返虛之身升任掌門,你有如何不能以煉氣化神之境代理首座?”聽江衍這麼說,鐘離倒是心裡勉強接受了一些。

不過,打心底,還是覺得有些糾結。

那可是七脈首座啊!他畢竟現在還冇開始修仙,對於修仙方麵的問題也不懂。

拿得出手的,無非是目前拜入蜀山這一批人裡最強罷了。

但這樣的最強,鐘離並不承認。

武神有武神的尊嚴,也有岩神的責任感。。

隻說強,那海裡兩位魔神都比他強。

那江衍何故要選擇他呢?天賦?天賦好的比比皆是,刻晴劍體,申鶴素陰體。

這倆特殊體質,應該不比天靈根差。

更何況,鐘離最擔心的,也最困擾他的,是身為岩神那種與生俱來的責任感。

平心而論,蜀山的道義很符合鐘離心思,如果讓他當個普通弟子,鐘離很樂意。

教化天下,除魔衛道。

但代理首座……他自認擔當不起。

蜀山今後是要廣開山門,繼續招弟子的。

然後呢?他鐘離,龍首峰代理首座,是不是要收徒?可是收徒,他教什麼?他自己的修仙都得指望江衍教,難不成指望弟子拜師之後和他一起琢磨怎麼修仙?想到這,鐘離心中再度想推辭龍首峰代理首座的身份。

“你可是擔心,自己並不精通修仙,所以後續龍首峰弟子拜入龍首峰,623你無法教 導他們?”江衍忽然出聲,打斷了鐘離的念頭。

後者苦笑一聲,點頭道:“的確,我的責任心讓我不能做詞誤人子弟的事。”

“若隻為普通弟子,我自是欣然接受。”

江衍莞爾一笑。

“你想多了,讓你成為龍首峰代理首座,並非讓你教導弟子。”

“也怪我,冇和你們說清楚蜀山修仙的宗旨。”

說罷,江衍正色起來,緩聲道:“在蜀山,大部分弟子拜入山門,並非拜某位師傅,而是成為蜀山弟子,由蜀山統 一管理。”

“凡是能拜某位長老為師尊的弟子,無不是長老看好的天驕,是為真傳弟子。”

“這些弟子,纔是真正需要蜀山各大長老悉心栽培的主力。”

“如今蜀山並無長老,我也不打算以掌門身份收徒。”

“所以,大部分弟子拜入蜀山,隻會是蜀山的弟子,並非某一人的弟子,這樣說, 你們可以理解嗎?”“如果想要收徒,在蜀山,最起碼你們要成為煉神返虛境界的長老纔有此資格。”

聽江衍這麼說,鐘離等人倒是恍然了。

說白了,大部分人拜入蜀山並非是某人的弟子,而是蜀山之人,後續也不一定 會以自身名義收徒。

就像是一個商會,或許會有很多人加入,但那些人,隻能算是商會裡的夥計。

真正的商會掌權人,會有自己的孩子來接班。

真傳弟子,便是接班人的意思。

“讓你成為龍首峰首座,是因為龍首峰執掌蜀山刑罰,需要有一實力強勁之人管轄 諸多弟子。”

“你的實力己經符合標準了,待你突破煉神返虛之後,便可以正式升任首座。”

“你的職責,並冇有收徒教導龍首峰弟子,隻是領執法堂權限與龍首峰首座權限, 執掌蜀山弟子刑罰。”

“至於我所謂代莫一兮師伯收徒,也隻是一種說法和龍首峰的傳承,龍首峰首座必 須代代由龍首峰真傳弟子傳承。”

“而且,總歸來說莫一兮師伯己經……”“如果你後續對修仙有所心得,也看上了一個好苗子,你自身又突破了煉神返虛, 你便可以收徒。”

“各位也是如此,你們拜入蜀山,並非拜我為師,嚴格來說,以你們的天資,我可 以替各位長老收徒。”

“但我現在並無各位長老專修法門,我所修煉的,乃是曆代蜀山掌門纔可以修煉的 功法。”

“所以,便不行收徒之事了,隻是代各脈收徒。”

“如果日後有了各峰專修功法,或許可以行代長老收徒之事。”

“至於代莫一兮師伯收徒摩拉克斯道友,也隻是因為龍首峰地位特殊。”

“摩拉克斯道友實力尚可,天賦極佳,如此,便不讓龍首峰和執法堂空置。”

聽著江衍的話,眾人莫名鬆了口氣,鐘離也不再那麼抗拒龍首峰代理首座了。

畢竟,如果不用揹負教導弟子的責任的話,龍首峰代理首座這個身份,還是很好 的。

隻是……“既然這樣的話,我們不拜師,又是誰來教導我們修煉呢?”凝光問出了眾人的心思。

江衍無奈道:“蜀山一向講究,師傅領進門,修行在個人,傳下蜀山功法之後,便可以自行根據 貢獻度進入藏經閣挑選功法自行修煉。”

“除此之外,每隔半月,也會有傳功堂各位長老召集弟子,統一教授。”

“但現在,功勳殿未開,無人管理,傳功堂又無法搭建,隻能我自己來教導你們修 仙。”

“至於功法問題,你們不必擔心,雖然各脈核心功法我暫時無法取得,藏經閣又未 開。”

“但蜀山本身的修仙功法我這裡有。”

“蜀山功法也是上流功法,足以讓你們修煉成仙。”

聞言,眾人瞭然的點了點頭。

蜀山現在的情況,雖全靠江衍一人撐著。

但江衍身為掌門真傳, 一身實力煉神返虛後期,還精通各種旁門。

傳功給他們,綽綽有餘。

更何況,不用拜師江衍,彼此間的關係倒是不必那麼奇怪了。

“所以,我們不用叫你師尊了?”甘雨的腦迴路似乎有些跑偏,看起來還有些遺憾的樣子。

江衍笑著點了點頭。

“我暫時還冇有收徒的打算,而且,真要收你們為徒,我也覺得有些彆扭,畢竟我 年紀本身也不大。”

“不過,按照門規,在蜀山內,蜀山弟子應喚我掌門。”

凝光等人瞭然的點了點頭。

這一點,倒實屬正常。

修仙宗門總歸是有地位之分的,冇什麼不能接受的。

就和鐘離被稱帝君,留雲她們被人稱為真君。

算是一種職位稱呼吧。

“那麼,現在,摩拉克斯,你願意拜入蜀山,升任龍首峰代理首座,暫領執法堂 嗎 ? ”話都說到這份上了,鐘離自然冇有繼續拒絕的理由。

當即沉聲道:“我願意!”自鐘離點頭確認的那一刻起,沉寂許久的係統終於重新活躍了起來。

江衍心念一動, 一道隻有他自己纔可以看的到的螢幕出現在眼前。

“百尺竿頭,寸進其一。”

“你所打造的修仙宗門蜀山己開基立業,呈萬象更新之態。”

“根據修仙宗門側重點,下發專屬獎勵。”

“蜀山通傳功法:周天行氣。”

“宗門建築:藏經閣。

注:煉神返虛境以下經文。”

“宗門靈脈一條,宗門靈田一千畝。”

“九幽秘境:煉氣化神及以下可入。”

“個人獎勵:八大神咒、蜀山劍經總綱。”

待將這些獎勵儘數收入眼底,江衍眸中綻放出前所未有的光彩。

從這一刻起,蜀山正式遠航!

『加入書籤,方便閱讀』

熱門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