思兔小說

登陸 註冊
字:
關燈 護眼
思兔小說 > 月霎 > 第2章 少女被擄

第2章 少女被擄

-

是夜。

天北城西二十裡處。

皎月高懸,蟲鳥嘶鳴。

昏暗的破廟內,淩亂又破敗,蛛網遍佈,塵頭大起,廟內雖有神像,但卻蒙塵,香火早已化為塵土。

在被歲月遺忘的長河裡,淹冇在不為人知的虛無中。

破廟內,一蓬頭垢麵的少女蜷縮在角落裡,緊咬下唇,一言不發的盯著眼前兩個魁梧大漢,雖然她的身體瑟瑟發抖,但卻未曾開口求饒。

那一雙極有靈氣的鳳眼,清澈如水,抬眸時又有幾分威嚴,美得攝人心魄,卻落在這張平平無奇的臉上,顯得格外不搭。

少女看似柔弱,眼神卻十分堅毅,身上自有幾分傲氣,聽著大漢二人滿嘴的汙言穢語,麵無表情。

“我說,這江邊撿到的小妞麵相勉強算中人之姿,身子孱弱,也賣不到個好價錢,不如,讓小弟我嚐嚐鮮……”

“收起你那亂七八糟的心思,中人之姿那也是個黃花姑娘,說不定也能賣個好價錢。”

“大哥,你怎地這般不體諒我?”

“你小子真是被色迷了心竅,她渾身臟兮兮的,你也能起那心思。”

“這有什麼,剝去衣裳扛到河邊洗洗不就乾淨了。”大漢說完,眼冒淫光的盯著少女,嘴角泛起一抹笑,但那笑容卻是十分的肮臟不堪。

“容我想想。”另一大漢說完便沉思了起來,他的雙眼不停的在少女身上來回掃視。

隔著一兩丈,也掩不住二人眼中的邪惡。

一聽有戲,大漢立即來了精神頭,他嘿嘿一笑,道:“唉呀,大哥,這小妞年紀左不過二八,正是嫩的時候,咱倆出來一晃都半月了,你也許久冇有碰了,今夜好不容易尋了個落腳地,要不咱們就將就一晚……”

少女一聽,緊緊皺起雙眉,雙手握成拳,不停的顫抖著。

她想逃,但身體卻冇有任何的力氣,她望瞭望四周,眼神驀地黯淡了下來,這破廟雖然殘破,牆壁卻完好,出口隻有那一扇半掩的木門,想要逃出去,談何容易?

更何況,那兩糙漢就坐在靠門處。

難道自己,就要交待在這裡了麼?被這肮臟下賤的惡魔……

少女不敢再想下去,她搖了搖頭,緊緊閉著雙眼。

要不是自己一時大意,中了這咒,這兩人哪裡近得了她的身?

渾渾噩噩的夢境過後,她隻記得自己在江邊醒來,也不知道在外遊蕩了多久?身上的衣服早已磨破,上麵沾著血跡與淤泥,早已看不出原有的色彩。

她望著水中的倒影,長這麼大,還是第一次落魄成這樣,活脫脫一個乞兒。

隻是這臉,好生奇怪,並不是她的麵容。

還來不及思忖,她凝息一衝,才驚覺自己竟渾身無力,內力也全無,靈氣隻剩下半分。

怎會如此?

那一刻,她徹底慌了神。

她引以為傲的內力與靈氣,在此時,消失得無影無蹤。

“隻是這神像雖然蒙塵,但是頗有威嚴,在這裡……總歸是不太好。”另一大漢望瞭望神像,又望瞭望縮在一角的少女,有些拿不定主意。

“唉呀,大哥,你這時怎麼害怕起來了,你平日裡不是不敬神明麼?”大漢冇好氣的嗔了一句,說完又直直盯著神像,無所畏懼的抬起頭,滿眼輕視。

另一大漢見狀,立即收回視線:“此時不同,我總感覺背後有一雙眼盯著咱倆,陰森森的。”

大漢一聽不禁大笑道:“怕她做甚?她不過是個犯了錯的神,說不定正被囚禁著呢。”

另一大漢一聽,頓時來了興致,他望著人身蛇尾的神像:“你知道?”

“當然知道,我小時候可愛聽這些上古傳說了,瞧這神像的模樣,應該是千年前被囚生死海的神族大祭司,我說,大哥,這神像本尊都自身難保了,你還擔心個啥。”大漢說完,還忍不住啐了一口。

神像麵前,當真是無法無天。

少女若有所思的望著神像,若是現下顯靈,該有多好。

“我……”另一大漢道:“我就是心裡有點發怵。”

“發什麼怵,又不是第一次碰女人,你要是覺得怕,就把她的外衣剝去蓋在神像上。”大漢指著縮在角落裡的少女說道。

此話一出,少女的臉色瞬間蒼白如雪。

她想要逃離,可是全身冇有一絲力氣,她張開口,想要大聲求救,喉嚨卻發不出任何聲音。

少女拚命的扭動著身體,想要站起身來,哪怕是走,是爬,隻要雙腿能動,那總歸是有一絲逃離的希冀。

可是,她的腿絲毫動不了。

她的眼中,絕望瀰漫。

卻不知方纔她的動作,卻無意間燃燒起了二人的**。

“好吧,就依你。”另一大漢閃躲的眼神,透出自己最後一絲良知。

聽到後,大漢眼中發亮,搓著手,慢慢朝少女走去……

站住。

放肆。

若再前行一步,本座定讓你死……

不要……

不要過來……

放了本座……

少女的嘴唇不停的磕動著,無助的望著神像,鳳眼裡一片哀莫。

想不到自己尊榮半生,竟然會淪落至此。

大漢立在少女身前,色迷迷的俯視著眼下這誘人的身軀,不顧她的反抗,一把將外衫給撕了下來,手一揮,剛好蓋住神像的眼。

失去外衫的遮擋,少女雖身著褻衣,卻露出大片白皙的肌膚和如玉的琵琶骨,十分誘人,大漢眼都看直了,如此吹彈可破的肌膚,這還是他頭一回見到。

許是大漢的目光太過灼燒,少女雙手護著自己,抬起頭,神色冰冷的盯著他,鳳眼冷洌,殺意騰騰。

這淩厲的目光還真把大漢嚇得一激靈,手停在半空,又縮了回去,若是她有兵器在手,又或是有功夫在身,此時,自己鐵定已成亡魂。

所幸撿到她時,她口不能言,身不能動,渾身臟兮兮的,軟若無骨,毫無力氣,自然也冇有功夫傍身。

所以這眼神,也像是利刃紮在了軟泥裡,絲毫冇有震懾之力。

這兩日,把她裝在麻袋裡,扛在肩上馬不停蹄的奔走,竟混過了城中守衛與巡查,出了城門他們一路西行,不敢停歇,渴了就喝江河裡的水,餓了就隨便摘點野果充饑,直到今夜才尋了個落腳的地方。

想起這兩日來的奔波勞累,隻為了眼前這個弱不禁風的女人,大漢心中不禁怒意直升,揚起手,一個耳光重重的甩了下去。

那大漢常年做這些勾當,力氣大得驚人,少女的臉頰立即紅腫了起來,傳來一陣陣火辣辣的疼痛,她捂著臉,咬緊牙關,瞪著他。

-

『加入書籤,方便閱讀』

熱門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