思兔小說

登陸 註冊
字:
關燈 護眼
思兔小說 > 月霎 > 第15章 寂風重傷

第15章 寂風重傷

-

“穆戎寂風,你醒醒。”

“醒醒。”

“哼,你不是要暗殺我麼?你不是挺能耐麼?殺我不成,自己先受了重傷。”

“我本不欲追究,還以禮相待,你卻不知好歹,從我眼下逃走。”

“穆戎寂風,你現下落入我的手中,哼哼……”

一想起那場暗殺之行,月霎心中就怒意直漲。

“穆戎寂風,我可以救你,不過先說好,以後你的命,就是我的,誰也拿不走。”

“從今往後,你要以我馬首是瞻,聽到了麼?”

昏睡中的寂風,不禁皺了皺眉。

聒噪。

……

月霎將寂風翻過身來,細細檢視他的傷口,胸膛有三處劍傷,一處深入心口,另兩處隻劃破了皮肉。

“失血過多,又傷了肺腑,就算勉強救活,怕也會沉睡不醒。”

過了會,月霎凝重而道:“穆戎寂風,你被人一劍貫穿胸腔,是誰傷了你?”

他的仇家可真多。

真是棘手,這個傷太重了,她也不知能不能治得好。

罷了,死馬當活馬醫。

月霎把他的前襟褪開,露出傷口,又從包袱中拿出焦桐專為她配製的萬傷靈膏,將三成藥膏敷於傷口處,餘下的每日再敷一個時辰,這血應該會止住。

她又拿出一瓶丹藥,給他服下。

心想:若他命硬,熬過今晚,再睡上兩日,許會轉醒。

不過他很虛弱,須用靈氣護住心脈。

月霎輕歎,收斂氣息,將一道靈氣運於指尖,慢慢覆上寂風的額頭,紫光從掌間溢位,染了寂風整張臉。

刹那間,屋內詭譎雲湧。

月霎閉眼凝住心神,又將一成靈氣灌入寂風體內。

“你這又是何必?竹國容不得你,投奔我便是,何苦拚命?”

寂風麵容痛苦,臉上汗如雨下,隨著記憶漸漸湧現,紫色光暈也漸漸暗了下去。

兩道靈氣漸漸修複著受損的心脈。

半晌,月霎收回靈氣,疲倦的扶著頭。

寂風臉上的痛苦漸漸退去,變得沉靜。

蟲聲陣陣,風聲徐徐,黑夜再次席捲而來。

像沉睡了千年似的,無數冗長繁重的記憶接踵而至,一幕一幕,如走馬觀花般,眨眼即逝。

曾經刻在腦中的東西,如同打爛的陶瓷,支離破碎,空白散亂。

“逍遙……”

“逍遙,我不要你死……”

“逍遙,不要離開我……”

記憶裡,逍遙的臉哀傷瀰漫,他平靜的笑著道:“風使,自洳湮死後,我已痛不欲生,今日,就讓逍遙最後為風使做一件事。”

“逍遙,不要。”

寂風掙紮著身體,無奈寒鏈牢牢的嵌入背後的皮肉。

這一刻,他動不了,再多的掙紮都是徒勞。

他怒吼著。

“風使,跟了你許多年,第一次見你緊張。”逍遙微微笑著,那笑容心滿意足,說完他舉著泣血劍,刺入心臟,血汩汩而出,流入寒鏈之上,漸漸地化開了鏈子的介麵。

寂風失去束縛,摔倒在地。

“風使,從今往後,離開長青宮,離開竹國,永遠不要再回來。”

說完,逍遙毅然拔出泣血劍。

寂風扶住他搖搖欲墜的身體,頓時心如刀絞。

“逍遙……”寂風大喊。

“逍遙…你撐住…我替你療傷…你撐住…不要睡……”

“……逍遙……彆睡……”

“你相信我……”

寂風此時已六神無主,他看著逍遙胸口浸濕的衣襟,那不是水,而是鮮紅的血,而那血,那傷口,狠狠刺痛他的心。

……

“風使,我從未對你有過逆行,隻是洳湮,洳湮…”逍遙悲愴。

原來,逍遙心中始終不曾放下洳湮的死。

寂風愧疚:“逍遙,是我的錯,我不該…”

“罷了,風使,我不怨你。”

逍遙嘴邊泛起一抹嚮往的笑容,眼神渙散,似乎在期盼與洳湮的相逢。

“雪使的泣血劍你要隨身帶著,你不擅兵器,這對你來說很不利。”

“我答應你……逍遙……我們一起離開竹國,離開長青宮。”

寂風捂住逍遙的傷口,心腔處絕望悲痛瀰漫,抬頭時,已淚流滿麵。

風聲自耳邊呼嘯而過,繁星滿天的夜空下,泫鳥背上人影飄動,衣衫飛揚。

星輝灑下來,落滿了寂風的肩頭,他坐在泫鳥背上,手握泣血劍,一陣鑽心的疼痛突然傳來,他慌了心神,回過頭,才察覺身後已冇有逍遙的身影。

他急忙向下望去,隻見景漾站在禁司淵外,對著他燦爛高傲的笑,刹那,景漾臉上的笑容煙消雲散。

“逍遙。”寂風喊道。

他伸手欲拉住逍遙

下墜的身體,碰到的卻是掠指而過的疾風。

逍遙臉上的笑容,久久映在寂風眼中,不曾消散。

他的身影慢慢變得模糊,唯一清晰可見的便是他眼中的從容與滿足。

直至他跌落在地,摔得麵目全非時,才散去。

“逍遙……”

這世上唯一的逍遙,卻還是離他而去。

是他命運本該如此?

還是他天生煞氣橫生,克人克己。

原以為,他們會平安離開竹國,尋一個不起眼的小鎮,過平靜的生活。

當他看到逍遙將泣血劍刺入心臟之時,他才真正感受到那種體無完膚的痛,親眼看著逍遙生命殞去。

他的心,空了,撕裂了。

景漾手握弓箭站在洞口,他此時的麵容或是神情,連同他平日裡的那笑容,千刀萬箭般直入寂風的心臟。

那張臉格外使他憎恨與噁心。

寂風握緊手中的泣血劍,斜眉倒豎,黑絲張揚。

“穆戎寂風,你就是一個剛愎自用心高氣傲的爛人,到頭來卻連自家兄弟都保不了。”

他要手刃景漾,與竹國為敵又如何。

風聲呼嘯,刹那間天旋地轉,寂風躍下泫鳥,拔劍而出。

涼風入眼,而他的眸子裡不再帶有任何東西。

那些在他心上最柔軟的情義,終究會慢慢隱藏,那些在他腦中銘心的感情,終究會一睡不醒。

那些所謂的恩情,所謂的忠義,所謂的良心,都去死吧。

景漾拉開弓,箭飛快離弦,猶如流星隕落,劃破蒼穹一道觸目驚心的傷痕。

泫鳥極速而下,接住寂風下落的身體,然後衝向雲霄,飛往未知的茫然。

記憶是把尖銳的刀子,一刀刀插進寂風的胸腔裡。

“穆戎寂風,醒醒……”

耳旁似乎有人在喚他的名,

……

-

『加入書籤,方便閱讀』

熱門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