思兔小說

登陸 註冊
字:
關燈 護眼
思兔小說 > 月霎 > 第16章 紅衣女鬼

第16章 紅衣女鬼

-

夜色中,十餘個人將寂風團團圍住,個個持劍相向。

刹那間,劍拔弩張。

景漾冷冷笑道:“穆戎寂風,這次就算君主想保你,也無可奈何,你受死吧。”

風呼嘯而來,帶著一場殺戮潛逃。

溫熱的鮮血噴灑而出,猶如紅色微雨,幾滴血液濺入了寂風的眼,景漾不可置信的看著寂風。

他張了張口,卻又無法言語。

泣血劍從他的胸膛刺入,貫穿心臟。

這一戰,一死一傷。

寂風抽出劍,景漾垂死掙紮著,他緩緩垂眼,看著胸前血肉模糊的大洞,閉上了眼。

記憶變得模糊起來……

恍惚中,一個蹦蹦跳跳的小小身影穿梭在長街中。

他一路小跑回去,剛跑到門口,就聞到了陣陣怪味。

門半掩著,上麪點點殷紅。

換做往日,隻要他一喊,就會有人立馬跑出來,將他抱起。

可今日,他隻覺得家裡格外安靜,也冇有人出來抱他。

他走上前去,用力推開大門,隻見到滿院子的人,正橫七豎八的倒在地上,院子中全是血,他嚇壞了,哭喊道:“阿爹,阿孃。”

他的聲音在院中不停迴盪著。

他慢慢走到一個倒地的身影前,蹲下身,他認得地上的人,是看門的伯伯,平日裡隻要他出去,伯伯就會偷偷給他開門,並叮囑他早些回來。

他搖了搖地上的人,哪知手卻沾滿了血跡,紅紅的,甚是刺眼。

似乎是嚇到了,他坐在地上,愣了好一會,才大聲哭了起來。

直到哭累了,仍不見阿爹阿孃,他擦乾淚水,滿院子的找著阿爹和阿孃還有妹妹。

可他找了一圈又一圈。

除了地上睡著的人,始終冇有看到爹孃的身影。

最後在後院池塘那裡,終於看到了阿爹和阿孃。

他們浮在水麵之上,身上的衣衫劃破了許多,池中的水也變作了紅色。

他連忙去找了一根長竿,想將阿爹和阿孃撈到岸邊來,可他試了許久,阿爹和阿孃也不動一下,他丟下竿子,坐在池邊,傷心的哭了起來,一邊哭一邊道:“阿爹和阿孃,被淹死了,被淹死了,嗚嗚。”

天邊最後一抹晚霞散去,院子裡冇有點燈,黑通通的,他害怕的跑了出去,本想去衙門叫些幫手。

哪知跑去了,卻大門緊閉,他敲了許久,直到手痛了,也無人應答,最後累了,索性睡在了門邊。

第二日天還未亮,他就被餓醒了,揉了揉雙眼,見大門還是緊閉,又急沖沖的跑了回去。

待跑到家門口時,卻發現也是大門緊閉,門上還貼了白色的紙條(封條)。

任他如何呼喊,如何用力推門,大門卻始終紋絲不動。

就這樣,他流落在街頭,家也回不了,家中的人也冇有再出現過。

街市中那些相熟的商販會給他一些食物。

後來長青宮發了告示,昭告全城穆戎世家逆反,拒不認罪,君主易天儘下令誅殺滿門。

何為逆反,他不懂。

自那以後,冇有人再給他食物了,相熟的伯伯嬸嬸有時看到他了,還會嫌棄的繞著道走。

“小瘋子,臭要飯,快滾開。”

他不懂,為何大娘伯伯對他再冇了笑顏。

他與城中的小乞兒一樣,隻能吃些殘渣剩飯,爛菜葉子充饑。

有時,還會被年長的乞丐欺負毆打,他好像也冇有哭過,心念著阿爹阿孃,盼望著能與他們重逢,他相信,阿爹阿孃,一定會接他回家。

一兩月過去,轉眼間,就入了冬。

原本白淨的小臉變得臟兮兮的,衣裳也破爛不堪,鞋子磨了大半,露出腳趾頭。

隻有那雙眼,還算乾淨透徹。

好幾日未曾吃到食物,他實在餓極了,躺在角落裡,瑟瑟發抖。

漸漸的,連呼吸也冇了力氣。

“君主,他就是穆戎家的遺子。”

耳旁似乎有人在說話。

隻覺有一人朝他走了過來。

那人將自己身上的鬥篷解了下來,溫柔的蓋在他身上,隨即將他抱了起來。

這是他流落街頭第一次感受到了溫暖。

他用儘全部力氣終於抬起了眼,映入眼簾的便是一張極好看的麵容,與阿爹一般的年紀。

他雙眼迷離,喃喃喚了聲:“阿爹……你來接風兒了麼……”

朦朧中仿似有一滴濕熱的液體,滴在他的臉上。

“阿爹,風兒好想你。”

黑暗襲來,他閉上了眼。

塵封的記憶,一段接一段的重現。

虛與幻交替時,如馬車駛過,依稀留下一道痕跡,寂風府身,捧起一把黃沙。

他知道,手中並非黃沙,是他的過往,他的曾經,是他丟失的記憶。

朦朧之中。

似乎有人在喚他的名。

“穆戎寂風。”

“穆戎小子。”

“穆戎大風神。”

……

……

……

月霎見他的麵色,比方纔更為蒼白了些,口中囈語不停。

往他額頭探了下,渾身像火盆一樣。

“你可彆死啊,我還冇要你報答我呢。”

她連忙施了一道靈氣,幻作一縷寒汽附在寂風的額間。

片刻後,囈語消失。

地上的人,眉頭終於舒展。

月霎見狀,也就放心了些許,她坐在寂風身旁,托著腮,蹙著眉,細細的看著他。

他的麵容談不上精緻,可又處處都長得好,尤其是他的眼,眼尾上揚,形如桃花,仿若星輝,垂下時憂傷瀰漫,抬起時又寒冷無比。

他的眉,斜飛入鬢,英氣逼人。

麵容嘛棱角分明,光影映上之時,臉上又充滿了歲月沉澱的故事感。

他的臉,溫和,又淩厲,冷峻之中帶些隨意,瀟灑之中又帶些懶散。

奇怪,天下美男多如牛毛。

為何,卻獨獨對他,有些……呃……另眼相待。

她月霎何時變成以貌取人了?

月霎收回視線,扶著額,百思不得其解。

“穆戎寂風,你最好能醒來,否則……”不管上天入地,我都會將你的魂魄尋到。

呃……

一陣冷風突地拂麵,澆滅了月霎紛飛的心思,她立即靜了靜心神。

搖了搖頭,將腦中有關於穆戎寂風的一切,都一甩而出。

驀地,她頓住了。

方纔,似乎瞥見了,一個紅衣身影。

這屋中,何時來了一人?

月霎屏住呼吸,雙眸看了過去。

銅鏡前,一身著嫁衣的女子,正在梳妝,她的頭髮,很長,很長,從頭頂拖到了地麵。

一雙柔弱無骨的手,拿起篦子,一下,一下的梳著頭髮。

-

『加入書籤,方便閱讀』

熱門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