思兔小說

登陸 註冊
字:
關燈 護眼
思兔小說 > 月霎 > 第17章 陷入幻境

第17章 陷入幻境

-

薄霧突起,塞滿了破舊的小屋。

視線變得模糊起來。

此時,屋裡噤若寒蟬。

片刻,屋中似有人在低語、哭泣、吟唱。

聲音忽遠忽近,辨不出方位。

……

隻聽得一女子泣道:“將軍此去,切勿掛念奴,願你平安歸來,奴定嫁與將軍做妻,絕不食言。”

男子迴應:“阿陵,等我。”

女子不捨:“將軍歸來之日,便是奴披上嫁衣之時,此生此世,隻做將軍的新娘。”

……

女子歡喜的聲音傳來:“阿孃,將軍來信了,這場戰役,將軍勝了。”

……

憧憬的聲音傳來:“將軍,近來可好?怎還不歸來?阿孃親手為奴縫製了嫁衣,奴心中歡喜不已,此刻就想穿上身。”

……

聲音漸消,又突地傳來一陣淒厲的哭喊。

帶著求饒、無助、絕望,不停迴盪。

“肖二郎,你不得好死……”

“來日,我必化作厲鬼,也要將你拖入冥府……”

聲音戛然而止。

……

銅鏡前的身影,停止了梳頭。

她緩緩轉過臉來,薄霧裡,她的麵容看不真切,可詭異的是,能切切實實看到她麵上的悲傷與絕望。

她的眼裡盈滿了淚花,漆黑的眸子裡,幽怨叢生,楚楚可憐。

梨花帶雨,我見猶憐。

令人忍不住前去關懷。

……

薄霧散去,銅鏡前的身影清晰了起來。

月霎鳳眼一震。

她的臉……竟……七竅流血……

那雙眼隻見白珠,不見黑睛。

她的脖子上,一條白綾,正飄來蕩去……

她笑著,張著血盆大口,正緩緩向月霎飄來……

她的手指慘白,指甲紅燦,指尖不停的滴著血……

猙獰可怖的麵容,詭異燦爛的笑著……笑著,露出裡麵翻滾的血液……

那血液又似無數雙紅手,正向月霎招著……

彷彿要將她拖入血淵之中。

一陣奇香傳來。

月霎陷入了幻境。

一張年輕女子的容顏漸漸出現在月霎眼前,那張麵容秀而不媚,身形弱不勝衣,叫人憐愛不已。

時而巧笑嫣然,時而梨花帶雨,時而憂色愁眉,時而哀傷黯然,一顰一笑間,仿若仙子。

夕陽西下,倦鳥歸巢。

無邊無際的蒼穹下,一群黑色飛鳥匆忙的往雲層深處飛去。

女子在溪邊浣紗,嘴裡哼著不知名的曲子。

一男子來到溪邊,眼底的笑意漸漸蔓延,淡然優雅

飄逸寧人。

他輕輕喚道:“阿陵。”

晚風吹起女子素白輕盈的裙襬,一頭黑如墨的青絲在夕陽下,愈發耀眼,她轉過頭,霧鬢風鬟,容顏秀美無雙,如清酒讓人著迷與嚮往。

溫曖的餘暉照耀在她長長的睫毛上,女子輕輕轉動著眼眸,顧盼流轉,漣漪如水,溫柔的泛起層層波瀾,

她放下手中未浣完的紗,滿眼欣喜,舉步輕搖來到男子身前,朱唇輕啟:“將軍,你來了。”

一抹刺眼的亮光打在月霎的眼上。

她瞬間從幻境中醒了過來。

此時,天已大亮。

幾縷陽光正透過門縫照射進來。

月霎站起身,細細看著桌上陳舊的銅鏡,柳眉輕蹙。

她的手指在玉骨笛上來回摩擦,沉思著。

她自小有靈氣護身,如今又有玉骨笛在手,為何昨夜會身陷幻境?

那幻境的女子,是誰?

難道昨夜所見種種,是此屋主人的生平?

可恍惚所見的紅衣厲鬼,又是誰?

似乎,她與此屋主人有著千絲萬縷的聯絡。

寂風平緩的呼吸聲傳來。

月霎收回思緒,將萬傷靈膏倒了些出來,敷在他的傷口處,又將丹藥給他服了一粒。

她探了探寂風的脈象,雖然虛弱,但是已複生機。

再睡個一兩日,應會轉醒。

月霎起身,又將水囊拿了過來,滴了幾滴在寂風乾燥的唇上。

就這樣,每隔一會兒,她就少許滴些水給他。

她掰了半塊乾糧,就著水,將就果了腹。

白日裡,這小屋中倒也還算安靜,月霎本想還是尋棵樹歇息半刻,但看了看躺在地上昏迷不醒的人時,又打消了這個念頭。

一日光景悄然而過。

夜色爬了出來,巨大的身影將世間萬物都籠罩其中。

月霎坐在寂風身旁。

她望著寂風平靜的麵容,破廟初遇時的記憶湧上腦中。

那時,他背靠神像,閉目養神,麵容冷清,笑容懶散。

他說:“你若害

怕,就睡我身旁,放心,我對你絕無冒犯之意。”

曾幾何時,他救她於水火,給了她重新燃起的希望。

如一道明媚的陽光,直直照進了她的心中。

“穆戎寂風啊穆戎寂風,你究竟是何人派來的?”

派來擾亂她的心神。

倦意襲來,月霎索性靠著牆壁睡了。

午夜。

叢林深處的鴞聲傳來。

淒涼而尖銳,如亡靈呼喚。

飄忽不定的叫聲,陰森而驚恐。

令人不寒而栗。

樹葉婆娑,伴隨著低語而至。

一陣陰風突地襲來,將門緩緩打開。

冷月下,一抹身影踏風飄然而至。

屋中,一股令人作嘔的**氣味傳來,夾雜著血腥味與淤泥味。

身影披著紅嫁衣,青絲傾斜如瀑,完全蓋住麵容,長長的拖在地上,月下光,青絲所過之處,無數雙鬼手紛然而至。

薄霧又升了起來,朦朧中,身影停在月霎身前。

她慢慢附身,伸出乾枯的手指,紅甲長而鋒利,猶如猛禽利爪。

隻要輕輕一抓,便會血肉模糊。

枯手停在月霎的頸前。

被青絲遮住的漆黑眸子裡,閃著貪婪之輝。

她細細觀賞著,如看一件奇世珍寶般。

這一具軀體著實完美,年歲又輕,若食了她的魂魄,占據她的肉身,這倒也不失為一個萬全之策。

瞧這氣息,還是個練家子,功力不錯,內力渾厚。

萬不能破壞了這具完美的身體。

枯手上移,停在月霎的發頂上方,張開手掌,森森陰氣正不斷從掌中溢位。

今日,她便要食其魂魄,取而代之。

月霎身上的玉骨笛突然亮起,那亮光正照在厲鬼之眼。

“啊——”

一聲淒厲的哀嚎傳來。

厲鬼身影隨即飄開幾步之遠,立於門口。

她的身後,陰風不斷,吹得衣衫翩飛如浪。

-

『加入書籤,方便閱讀』

熱門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