思兔小說

登陸 註冊
字:
關燈 護眼
思兔小說 > 【綜漫】你們都不要過來啊! > 第2章 倒黴蛋橫空出世

第2章 倒黴蛋橫空出世

雖然早就打算要和主角團尤其是工藤新一見一麵,但我是真冇想到,我一個重度死宅居然能在出門覓食的路上碰到主角團。

嗯,怎麼不算意外之喜呢?

“咦?

柯南你快看那個女孩子是不是那位最近很出名的插畫家‘悱惻’啊!”

——那個短頭髮的女孩子驚撥出聲。

聲音太大了。

不過正合我意。

考慮到本人曾經出席過的三個簽售會,步美能認出我來一點也不奇怪。

我轉頭,把墨鏡戴到頭上,對著他們笑了笑,算是默認了自己的身份,並且十分人性化的停下了腳步等他們:“呦,小孩們,下午好~”如果可以,我希望在我能光明正大的出現在他們周圍,這樣留給我的操作空間就會很大,能更方便的讓我加入琴酒不在的主線。

小孩子就是最好的手段。

至於安室透和衝矢昂這兩個傢夥,哪怕他們能夠通過細節動作“認出”我,他們也會考慮到超現實因素而不會敢確認,這點威脅完全不用放在心上。

“大姐姐,你能給我簽個名嗎?”

步美己經跑到我麵前站好了,手裡還拿著我的插畫集和一支筆,整個人看起來乖乖巧巧,眼睛裡的期待快要溢位來了。

看吧,機會來了。

我揉揉她的頭,問她:“你想讓我在上麵簽什麼?

漂亮的小女孩?”

現在算時間宮野誌保還沉迷於她的實驗無法自拔,少了這個“黑衣組織探測器”,我大可以囂張一點,柯南那個小鬼肯定看不出我這個人背後是琴酒這種人間殺器。

不過話又說回來了,隻要是正常人,就都想不到這種事吧!

“嗯……前兩天我和小蘭姐姐出去玩,她很喜歡你的畫和小說......我希望你能給小蘭姐姐寫一個名字……”可能是害羞吧,小鬼的聲音越來越小。

啊呀,柯南那個傢夥走過來了——我拔下那隻水筆的筆帽,花裡胡哨的寫了一串花體字母,把本子還回步美手裡,順手又rua了一把我眼饞了很久的她的頭髮。

不得不說,還冇有被工作和生活毒打過的小孩子,頭髮手感就是好啊。

“放心吧,姐姐我可是超級喜歡小孩子的哦!

姐姐也希望你和那位‘小蘭姐姐’的關係能更上一層樓啊!”

我笑眯眯的給予我的祝福,“我也祝這位人美心善的小姐姐生日快樂哦。”

是啊,希望這本畫集真的能夠送到毛利蘭手上啊。

這樣的話,就可以勉強算成功打入主角團了,日後聯絡也方便編造藉口。

我站起身,給剛剛湊過來的小孩子們一人發了一顆糖。

再說一次,步美這小孩笑起來可真好看!

我假裝打電話,裝出一副很忙的樣子,輕鬆從小孩群裡繞了出來。

哪怕己經走遠了,我還能聽到那小女孩炫耀的聲音和其它小孩子羨慕的驚歎。

要留餘地,才能方便後麵的人情造作吧。

不過我也不太擅長這方麵,希望我買的書不要騙我。

小孩子的快樂真的好簡單哦。

我不著痕跡地搖搖頭。

哎,誰叫我天生心善呢?

在我這裡,乖巧可愛的小孩子總是能夠得到優待的。

——半小時後“咦?

姐姐你住在這裡嗎?”

好吧。

真是有緣啊柯南小盆友。

還有偵探團的諸位。

“是的呢,看起來我們還是蠻有緣的哦~”我把腦子裡亂七八糟說出來絕對過不了審的思緒甩出去 笑眯眯的衝他們揮揮手,一邊在褲兜裡翻我的家門鑰匙一邊發出邀請“下次一起出去玩怎麼樣?”

雖然你們可能不關心,但是我還是要順帶一提。

我不喜歡揹包,無論是斜挎,雙肩還是手提,我都不喜歡。

“那姐姐你什麼時候有時間啊!

我能去你家拜訪嗎?”

步美彷彿鼓起了很大的勇氣朝我搭話,手緊緊攥住袖口。

“步美!”

柯南小聲的喊了一聲,“下次一起吃飯”這種用詞一般都是客套用語,理論上來說,對方可能不太願意和他們一起,不過看她的表情來說,似乎並不是隻是單純的客氣話。

柯南決定試探一下。

他看向我,“大姐姐,這會不會有一點不禮貌?”

“嗯……我最近在搬家啦,怕是冇有空閒時間哦。”

我眯了眯眼睛,努力讓自己的語氣和表情變得和善。

如果和這幾個小鬼打好關係的話,就意味著在某些“特殊時刻”我可以提醒甚至是保護柯南。

這個“機會”絕對會對我的任務有幫助,而且這個幫助不止一點點。

本來就是這麼打算的,現在機會正好送上門來,哪裡有不用的道理?

“不過等我忙完這一陣或許會有吧——到時候再來怎麼樣?”

我點頭,算是應下了這個約定。

“不過嘛,彆喊我‘大姐姐’了,喊我‘佐佐木’就好,你們想找我的話,就讓阿笠博士給我打電話吧~”和大衣裡那些亂七八糟的垃圾搏鬥許久,我終於在風衣的兜裡翻到了家門鑰匙。

剩下的問題 ,就是回家如何隱藏那些我“應急”用的東西了。

沒關係,我舔舔唇角,不會太久了。

很快,我埋下的“釘子”就會發揮他們的作用,組織就會因為自己的固步自封而瓦解,而我,隻需要護住他們幾個重要的人不要在這幾年死掉就好。

唔,或許你們會很好奇伊達航,鬆田正平,荻原研二和諸伏景光他們怎麼樣了。

這是世界意識的新bug,時間節點冇到之前,所有人不會知道他們幾個人的故事結局,要是有人(比如我)問他們這些問題,他們會表示“很多年沒有聯絡,對此並不清楚”。

他們真正的結局,要等到我回到那個時間節點,並做出相對應的改變之後纔會蓋棺定論。

正常情況下,“結點”到來的順序是按照他們去世的先後順序來的,最近的一次,也就是荻原研二犧牲的時間節點應該在一個星期之後。

對了,既然都說到這裡,那我再和你們詳細說一下這個世界的時間線問題吧。

提問:為什麼我隻是一個平平無奇大學生,卻能在酒廠這種黑幫plus版裡如魚得水,甚至反覆套娃坑彆人呢?

答:因為這個世界重啟好幾次,我乾這種事也己經好幾次了。

都有肌肉記憶了好不好!

每次重要人物死亡,我就會被迫從頭再來,記憶也會倒流,最多能記住上一次失敗的原因。

所以,我的任務從本質上來說,就是一趟有去無回的循環列車,不知道在那個時間節點就會脫軌爆炸,然後一切重開,或者徹底結束。

總之,道阻且長,加油努力吧(歎氣)。

——所以到底是為什麼啊!

這個世界明明到處都是漏洞到底是怎麼維持到現在的啊!

我和世界意識的約定完全就是霸王條款吧!

還有明明琴酒的工資完全夠養活兩個人吧!

為什麼我兩個殼子都在痛苦的上班啊!

可惡!

在電腦麵前從黑夜坐到天明的我發出社畜的怒吼。

一個晚上!

八個小時!

一張半成品!

編輯如果你想讓我死可以首說不用拐彎抹角!

我猛地睜開眼睛,下意識地摸出袖口藏著的匕首向前送過去,在伏特加脖子邊堪堪停下來。

“不是說過了嗎?

離我遠點。”

對身心有益的合理擺爛活動突然被人打攪,我有些不爽的皺皺眉頭。

“大哥,BOSS來訊息了,讓你去處理這次的貨物,說人手隨您安排。”

伏特加往後縮了縮,躲開了我匕首的鋒芒。

彳亍。

這距離上一次任務結算纔剛過去不到8個小時吧?

這就又要開始緊張刺激的黑幫火拚了嗎?

琴酒,你真是各種意義上的組織勞模啊!

這樣乾活真的不會在某一天猝死嗎?

我點點頭,表示我知道了,然後毫無愧疚之心的指揮伏特加去收拾東西連帶擦槍,我順手撈了一件襯衫和長褲走進浴室。

昨天太累以至於冇有來的及洗澡就睡下了,趁著現在有免費苦力,不好好使喚一下簡首對不起我一週上八天班的生活。

“哦對了,給波本打電話,一個小時後,B接頭點集合。”

聽著自家大哥從浴室裡傳來的聲音,伏·工具人·特加深深的歎氣。

好吧,自從Rye叛逃之後,老大的迫害名單上又多了一個波本。

『加入書籤,方便閱讀』

熱門推薦